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新时代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的省思
2020年01月21日 14:36 来源:《成人教育》2019年第4期 作者:张钧 字号
关键词:学习型社会;终身教育;体系建设

内容摘要:我国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必须充分借助信息化技术,推进体制机制改革、技术平台创新和保障支撑优化等系统改革。

关键词:学习型社会;终身教育;体系建设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钧(1978- ),男,呼和浩特人,铜仁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方向为教育信息化,教育传媒技术。贵州 铜仁 554300

  内容提要: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是新时代教育改革的重要战略目标之一。然而,在理论上,社会大众对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客观存在教育对象“特殊论”、教育内容“职业论”、教育形式“时序论”、教育体系“对立论”和教育价值“功利论”等认识误区。在实践上,我国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存在着发展基础条件羸弱,政策法规建设进程缓慢,组织机构发展不足,人力资源配置比例失衡,现代化技术支持不到位等问题。因此,我国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必须充分借助信息化技术,推进体制机制改革、技术平台创新和保障支撑优化等系统改革。

  关 键 词:学习型社会 终身教育 体系建设

  标题注释:贵州省区域内一流建设培育学科“教育学”,黔教科研发[2017]85号,主持人:张钧;贵州省教育科学规划项目“贵州省农村中小学信息技术与学科教学深度融合的有效性探究”,项目编号为2018B083,主持人:张钧

  【中图分类号】G7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794(2019)04-0001-05

  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人类社会生产方式已经发生了系统性的变革,社会对人类知识和技能更新的要求在不断加快。过去以知识传授和为职业做准备的传统教育已经无法适应这个高度信息化、智能化、个性化的新时代;[1]同时,学习也已经超越学校场域空间的限制,转变为人人学习、时时学习、终身学习的社会活动。因此,建设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是新时代教育变革的必然战略。《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就提出了“到2020年基本形成学习型社会”的伟大目标。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明确了建设“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学习型社会的教育“中国梦”。党的十九大则正式提出“完善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学习型社会”。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本研究对当下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的相关认知误区进行了批判与解读,基于国家教育、文化、科技等多方面统计来省思我国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的现实问题,最终从国家战略的角度探讨我国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的建设思路。

  一、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的认知误区

  1.“特殊论”狭义认知: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对象“全员性”被分解

  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对象的“特殊论”是指把终身教育的对象狭义地理解为成人、老人或者职业人等某一“特殊人群”的论断。[2]显然,这种论断把终身教育看成一种补偿教育和继续教育,过分关注成人、老人等特殊对象。事实上,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包括各年龄阶段的人,婴幼儿、青少年、中年、老年,是一个人的整个生命期的全部教育历程。因此,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是全体社会成员的全部教育,绝对不是少数“特殊对象”的某一类教育。

  2.“职业论”单一推断: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内容“多样性”被窄化

  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内容“职业论”是基于教育对象“特殊论”的狭义判断,继而错误地认为教育内容主要是职后培训,或者是满足职业所需的基础知识与技能补偿教育。[3]这种判断错误理解了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的初衷。事实上,作为一种伴随人们终生的活动过程,终身教育是工作、生活甚至生命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个人“生存”的基本权利。因此,终身教育的内容应是多样的,既包括专业性的教育,也包括社会的、文化的、生活的等多方面的教育。

  3.“时序论”固化思维: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形式“自主性”被否定

  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形式“时序论”跳出了前两种认识误区的概念框架,但依旧存在局限。具体而言,第一,拘泥于学校教育形式和过程影响,过分强调教育形式及其时序。第二,忽视自主“学习”,关注被动“教育”,固化人的发展与受教育形式。事实上,在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中,学习的形式和途径是多元的,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身需求和愿望去“自主”选择。而且,从人的全面发展来看,各级各类教育的运行必须相互协调、相互统整,并非几个模块的机械相加,或者简单的阶段式“适应”。

  4.“对立论”二元假设: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兼容性”被忽视

  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对立论”分为两种,一是把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作为两种不同的教育体系,互不兼容。二是把学习型社会和终身教育体系行业、产业等经济社会体系相对立。这是典型的“二元论”思维假设,忽视了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是学校教育、非学校教育、正规教育与非正规教育的总和。事实上,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是大教育观在哲学视野下,各种教育形式、教育过程、课程内容、教学方法的有机融合,是一个和谐共生、协同发展的教育系统。

  5.“功利论”价值判断: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功能“社会性”被误读

  教育功能“功利论”错误地认为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是出于经济社会发展转型的“无奈选择”,是“功利性”的行为,甚至有人认为国家推动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就是扩大招生、多办学校。[4]这种主张忽视了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促进个体成员全面发展和促进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两个目的”,是基于利益分析框架的过度解读。学习型社会与终身教育体系建设的最终目的不是“功利的”,而是“社会性的”“可持续的”,其最终目的在于全面提高人的素质,改善人的生活质量,促进社会和谐进步与可持续发展。

作者简介

姓名:张钧 工作单位:铜仁学院

课题:

贵州省区域内一流建设培育学科“教育学”,黔教科研发[2017]85号,主持人:张钧;贵州省教育科学规划项目“贵州省农村中小学信息技术与学科教学深度融合的有效性探究”,项目编号为2018B083,主持人:张钧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