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吴遵民 赵华:我国社区教育“三无”困境问题研究
2019年07月25日 08:55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2018年第10期 作者:吴遵民 赵华 字号
关键词:社区教育;法律定位;专项经费;师资队伍;教育规划

内容摘要:尽快完善社区教育法制建设的进程,健全社区教育专业化队伍的培养途径,形成固定的社区教育专项拨款机制,已经成为突破困境,精准解决社区教育“三无”发展难题的必由之路。

关键词:社区教育;法律定位;专项经费;师资队伍;教育规划

作者简介:

  原标题:我国社区教育“三无”困境问题研究

  作者简介:吴遵民,博士,博士生导师,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赵华,硕士,上海市徐汇区社区学院。上海 200062

  内容提要:社区教育作为我国当前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要战略与方针,已经日益受到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加快社区教育的发展,深化社区教育的改革,对于提升全民素养、创新社会治理手段乃至净化社会环境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然而,社区教育迄今仍然面临无国家立法的明确定位、无健全财政机制的有效保障、无专业化队伍建设的基本途径的所谓“三无”困境,已经形成影响社区教育进一步发展的重大障碍与瓶颈。对此,尽快完善社区教育法制建设的进程,健全社区教育专业化队伍的培养途径,形成固定的社区教育专项拨款机制,已经成为突破困境,精准解决社区教育“三无”发展难题的必由之路。

  关 键 词:社区教育 法律定位 专项经费 师资队伍 教育规划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重点研究课题“中国终身教育体系构建的路径与机制研究”(课题批准号:AKA150013)。

  [中图分类号]G64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458x(2018)10-0063-07

  为贯彻落实《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所制定的宏观战略,成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目标,国务院在2017年1月出台教育“十三五”整体规划,把教育的总目标设定为“到2020年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与学习型社会”,同时提出“提升质量”的发展主题与“结构性改革”的推进目标。社区教育作为改革的重要一环,明确了“健全社区一体化网络”“整合各种社会资源”以“服务全体社区居民”的发展思路。显而易见,国家正在加大力度加快推进社区教育的发展进程。

  从当前国家宏观层面来看,社区教育在我国已经逐渐形成了“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广泛开展、中西部地区逐步推进,社区教育参与率和满意度逐步提高”的发展态势。(教育部等,2016)然而,在中观与微观层面,我国社区教育的深入发展却仍面临诸多困境与难题。其中,社区教育的“三无”问题已渐成严重阻碍社区教育深入发展的重大瓶颈之一。所谓“三无”问题,一是指社区教育至今没有获得国家层面任何一部相关法律的认可,因而身份不明、定位不清的问题十分突出;二是指社区教育至今没有专项教育经费划拨的固定来源,导致设施建设无专门路径,经费匮乏而学无定所;三是指社区教育专职人员至今没有专门路径培养,平时缺乏专业培训与进修的机会,职称评聘也处于无序状态,由此造成专业队伍涣散、水平参差不齐。上述“三无”困境在实践层面已对日益发展的社区教育形成巨大障碍,而若要打破社区教育发展过程中一贯采用的“运动型”“表面化”的固定发展模式,就必须通过国家宏观教育体制机制的改革,尤其是包括立法在内的终身教育体系的构建,才能整体破解这一长期性的困境与难题。

  一、无法律明确定位,导致身份地位不明

  众所周知,《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是规范我国各项教育活动的“基本法”,但此法不仅在制定之初没有覆盖社区教育,而且在后续的两次修订中也都没有对此进行完善,这就直接导致了社区教育在我国国家教育体系中的身份不明与地位缺失。

  (一)教育法定位的模糊

  2015年12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的决定》,这一决定体现了党对教育事业的新要求以及新的决策部署。教育法修订案就我国教育制度进行了明确表述,即“实行学校教育制度(包括学前教育、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职业教育制度和继续教育制度”,同时明确指出要“完善现代国民教育体系、构建终身教育体系”。可见,社区教育的概念并没有被专门列入,但通过终身教育体系构建和继续教育制度的推进,我们还是可以看到其与社区教育的紧密联系。因为终身教育体系的构建不可缺失社区教育,而继续教育的发展要素也与社区教育息息相关。

  以上论断在指导我国现阶段教育事业改革与发展的公共教育政策中可见佐证。其中的两份纲领性政策,《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与《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都主张把社区教育列入终身教育与继续教育的范畴。前者把社区教育看作是“继续教育加快发展、终身教育体系完善开放”的重要内容(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工作小组办公室,2010),而后者则把社区教育视为“继续教育的平台”,并将之与职业培训、技术推广、社会生活教育、扶贫开发等紧密联系在一起。(国务院,2017)

  虽然两份国家教育文件均把社区教育作为重要发展领域而提出,但在最为重要的国家立法中它又失去了“踪影”。笔者以为,这是采用了一种“依附型”的描述手法,即既强调社区教育的发展对整个教育改革与体系构建的重要性,却又刻意回避其与既有教育形态的紧密关系与准确定位。这种既积极肯定却又模糊其身份定位的做法,不仅会误导社会公众对社区教育理念的基本认识,而且也会对社区教育的实际发展造成不容忽视的限制与阻碍。

  (二)理念窄化的误区

  法律定位的缺失与模糊,使社区教育在理论深化过程中应该具有的功能与作用受到了误读与误解,由此造成了诸多偏离现实的发展误区。

  首先,涉及终身教育体系与国民教育体系究竟是一个体系还是两个体系的论争问题,在无形中形成了所谓“国民教育体系即等同于学校教育体系,终身教育体系则归类于校外教育体系”的误解。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我国尚没有出台有关终身教育的国家法律,但在多部地方性终身教育促进条例中,如福建省、上海市、河北省等地通过的“终身教育促进条例”,都无一例外地将终身教育体系定义为“现代国民教育体系以外的各级各类有组织的教育培训活动”。

  把终身教育视为校外教育并与培训活动相提并论,这与当下所形成的国际共识完全背离。目前国际社会对终身教育体系的范畴早已达成共识:应包括“人从出生到老年”一生中的各个发展阶段。换言之,终身教育并不排斥学校教育。终身教育把推进重点放置于学校以外,也不是要排除学校,而是因为学校已经是“制度化”的教育,已获得立法及制度(主要是行政和财政)的保障,因此终身教育现在的发展重点主要是放在那些迄今为止仍然处在边缘地位或还没有被认可甚至还不被认为是教育活动的领域。而其最终目标则是要致力于把学校内与学校外的教育加以有机连接与融合,因为唯有如此终身教育体系才算构建完成。(黄欣等,2011)毋庸置疑,若要实现以上体系构建的宏伟目标,最关键的举措就是要架起学校内与学校外教育之间的立交桥,并有机统合各种教育资源,以围绕人的一生发展服务。若从这一角度来看,上述地方条例对终身教育的理解与定位都无疑有误,其不仅窄化甚至违背了终身教育关于“统合”的核心理念,更从根本上削弱了学校教育在终身教育体系中应该具有的作用和地位。同样,蕴含于体系之中的社区教育也无从与学校教育实现有机的衔接与融通,那么终身教育体系的构建无疑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三)定位模糊的困境

  由于法律层面的模糊定位,甚至还导致了社区教育在实践推广过程中的困惑。社区教育在我国的发展大致可以归纳为三个阶段:一是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中小学生为主要对象,在社区开辟学校“第二课堂”的社区支援学校的阶段;二是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以全体社区居民(包括在校学生)为主要对象,实现学校、社区“双向服务”“双向互动”的资源聚合阶段;三是2002年以后,以区域内居民的个性学习、终身学习为主要目标形成的独立社区教育形态,以全方位提供个性教育与学习服务的阶段。(吴遵民,2003,pp.1-20)毋庸置疑,当前的社区教育早已摆脱了与学校教育互不关联的所谓“两张皮”的状态,而作为处在同一终身教育体系之中的两种不可或缺的重要教育领域,社区教育与学校教育也早已形成了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动,以及互惠与互通的紧密关系。

  但由于国家层面“依附性”描述的局限,使得社区教育的开展受到很大制约。如指导我国社区教育发展的最新纲领性文件《教育部等九部门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以及国内第一部关于社区教育的地方条例《成都市社区教育促进条例》,都仍然将社区教育笼统地解读为“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社区建设的重要内容”。但其具体内涵究竟是什么,在国民教育体系或终身教育体系中又究竟处于一个怎样的位置,即“身份”的困惑与“功能”的界定,仍都处在一种虚无缥缈的迷雾中,没有一个清晰而明确的定论。

作者简介

姓名:吴遵民 赵华 工作单位: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上海市徐汇区社区学院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重点研究课题“中国终身教育体系构建的路径与机制研究”(课题批准号:AKA150013)。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