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韩雯 宋亦芳:基于社会支持理论的老年教育研究
2019年07月10日 15:55 来源:《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8年第28期 作者:韩雯 宋亦芳 字号
关键词:社会支持;老年教育;现状与问题

内容摘要:为积极应对老龄化,应大力发展老年教育,并注重老年教育的专业发展以及老年教育队伍建设,加强老年人社会支持网络的广度和厚度。

关键词:社会支持;老年教育;现状与问题

作者简介:

  原标题:基于社会支持理论的老年教育研究

  作者简介:韩雯,女,浙江余姚人,上海市徐汇区业余大学,上海市徐汇区社区学院社教部主任,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成人教育,社区教育,老年教育。上海 200032;宋亦芳,男,广东蕉岭人,上海开放大学航空运输学院,上海市长宁区社区学院党委书记,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成人教育、社区教育及教育技术。上海 200336

  内容提要:社会支持理论认为,社会支持在缓解个体压力,消除心理障碍,增进心理健康等方面具有积极作用。用社会支持理论来分析老年教育发现,老年教育可以为老年人提供认知支持、情感支持、行动支持等社会支持,从而增进老年个体的心理健康,并缓冲老年个体受压力事件的影响。目前老年人的社会支持以家庭为主,支持主体不够多元;精神需求的社会支持有所重视,但支持层面不够充分;老年人社会支持网络正在构建,但支持力量不够协同。为积极应对老龄化,应大力发展老年教育,并注重老年教育的专业发展以及老年教育队伍建设,加强老年人社会支持网络的广度和厚度。

  关 键 词:社会支持 老年教育 现状与问题

  标题注释: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重大项目“上海构建终身教育体系的若干重大问题研究”(项目编号:D1305,主持人:宋亦芳)。

  中图分类号:G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9290(2018)0028-0034-06

  社会支持与个体心理健康具有密切的关系,它在缓解个体压力,消除心理障碍,增进个体心理健康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1]。老年人获取社会支持与其幸福感、生活质量呈显著性正相关,这也就是说,老年人获得的社会支持越多,其幸福感、生活质量越高[2]。尽管老年人的社会支持以子女提供为主,但随着现代家庭核心化的发展,亟须拓展对老年人社会支持的维度和来源。本研究以上海市老年教育“十三五”发展规划中期报告数据和案例为基础,分析老年教育向老年人提供的积极正向的社会支持,为发展老年教育,完善社会支持网络提供参考。

  一、社会支持理论概述

  社会支持作为一个学术用语是在20世纪70年代初被正式提出的,为深入了解社会支持和身心健康两者之间的相关性,社会学和医学等专业领域对此进行了一系列的定量分析和研究。

  (一)社会支持的定义

  社会支持是个体可以通过其他个体、群体或者更大的社交团体获得支持的可能性,通常来说就是社会各个方面给予个体精神或物质上的帮助和支持,大体由主体、客体、内容三个要素组成[3]。就支持主体而言,大到国家,小到个人,主要由各种社会形态承担:支持客体一般指的是社会弱势群体,即需要帮助的人群,比如残疾人、老年人等;支持内容既涉及物质层面,更包括精神和情感层面,尤其精神和情感支持常常成为主要内容。

  (二)社会支持的分类

  通过研究,学者们对社会支持进行了分类并获得基本一致的观点。通常,社会支持可以分成两个大类,即实际的社会支持和领悟的社会支持。前者往往是客观可见的支持,以诸如社会资源和物质的直接援助为主。实际社会支持不以个体感受为转移,可以说是满足人们身心需求的重要资源[4]。领悟社会支持则完全是主观上的一种支持,与个体的主观感受密切相关[5],这种支持可以让被支持者充分体会到被尊重、被支持、被理解等感受,从而获得情感上的满足和愉悦。本文立足社会支持理论,主要分析研究老年教育向老年人提供支持的问题,并将这些支持分为认知支持、情感支持和行为支持。认知支持即指为老年人提供的信息、知识与咨询等;情感支持指个体经历被爱、有价值感和被他人所需要的一种体验;行为支持则是指实际的帮助行动。

  (三)社会支持对身心健康的作用原理

  从理论和实践层面,人们通常认为社会支持对身心健康具有正相关关系,而就作用机制方面,基本集中于两种模式:主效果模型和缓冲器模型。社会支持的主效果模型提出,社会支持具有普遍的增益效果[6],不论人们原有的社会支持如何,抑或有没有遇到压力事件,只要对其增加社会支持,个体都会有所受益。而缓冲器模型认为,社会支持只有当人们面临高压情景下才会发挥作用[7],将有助于人们减轻或者消除压力事件的负面影响。社会支持还影响着个体对潜在压力事件的知觉评价[8],人们对社会支持是否能够应付潜在的压力事件有一个预期的判断,这种判断将直接影响到人们对压力事件的感知程度。

  二、老年社会支持现状及其问题

  老年阶段由于个体生理机能的衰退,处于疾病、丧偶等压力事件的高发期,需要凝聚国家、社会、家庭等各方面的支持力量为老年人编织一个较为广泛的社会支持网络,但现状存在诸多问题。

  (一)老年人的社会支持以家庭为主,但支持主体不够多元

  目前,我国老年人社会支持的基本类型主要以家庭依赖型为主,老年人的社会支持来源集中在家庭,子女仍然是老年父母主要的支持来源。这种情况源于中国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即费孝通先生提出的反馈型养老。研究表明,子女的居住地距离是影响其向父母提供支持的重要因素。而家庭规模小型化、核心化的发展趋势,使得子女与父母同住的情况不断减少,独居老人、空巢老人的现象比比皆是[9]。养老问题已经成为全球关注的社会问题,老年人社会支持的来源应该是多渠道、多主体的。类似社区居家养老等理念正在为人们所接受,老年人社会支持的主体范围也应该从家庭逐步拓展至社区以及更广的范围。

作者简介

姓名:韩雯 宋亦芳 工作单位:上海市徐汇区业余大学;上海开放大学航空运输学院

课题:

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重大项目“上海构建终身教育体系的若干重大问题研究”(项目编号:D1305,主持人:宋亦芳)。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