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岳燕:有关成人情境学习的再认识 ——“学习”的概念重塑与实践共同体新隐喻的理解
2019年06月10日 15:18 来源:《当代继续教育》2018年第5期 作者:岳燕 字号
关键词:情境学习;合法;边缘性参与;实践共同体

内容摘要:《情境学习:合法的边缘性参与》(Situated Learning:Legitimate Peripheral Participation)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育学教授莱夫(Jean Lave)和研究者温格(Etienne Wenger)合作的一本名著。

关键词:情境学习;合法;边缘性参与;实践共同体

作者简介:

  原题:有关成人情境学习的再认识

  作者简介:岳燕,上海开放大学普陀分校,上海,200062 岳燕(1978- ),女,甘肃兰州人,华东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2013级博士生,上海开放大学普陀分校副教授,主要从事终身教育、老年教育、社区教育理论与实践研究。

  内容提要:《情境学习:合法的边缘性参与》(Situated Learning:Legitimate Peripheral Participation)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教育学教授莱夫(Jean Lave)和研究者温格(Etienne Wenger)合作的一本名著。该书反思了学习的概念,引入了实践共同体的“情境学习”理念,认为学习是人与周边情境,包括与其自身、团体成员等进行社会参与和互动的产物,从而丰富与完善了人类对学习这一永恒追求的话题之深刻探索,也给予研究学习为主题的教育学、心理学等领域以启示。

  关 键 词:情境学习 合法 边缘性参与 实践共同体

  中图分类号:G4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5510(2018)05-051-07

  一、反思知识论,更新学习观

  从1980年代以来,学者们反思行为主义与认知信息加工理论为主导的学习观,激发了对“学习”元研究的全面创新,其首先涉及的就是与学习及教学密切相关的——“知识”理解。社会从工业化社会到信息社会,鼓励知识创新,强调知识的建构性、社会性、情境性、复杂性、默会性等特征,从而成为创造知识生产与运用新范式的主要动因。相应的,“学习”的建构性、社会协商性和参与性等理念也愈益清晰显现。这与认为学习即刺激反应的过程抑或是个体内部认知变化的过程不同,情境学习更为强调个体与周遭环境、实践共同体成员之间的互动,社会参与及身份认同逐渐从边缘新手渐进为核心老手、骨干的过程,这无论对学校教育还是对广泛存在于日常生活与工作中的非正式学习都是很有裨益与创新的启示。

  《情境学习:合法的边缘性参与》全书分为五个组成部分。第一章即核心概念“合法的边缘性参与”,从学徒制到情境学习再到合法的边缘性参与阐释了有关学习的分析观点,书中特别提出所选择的是要求由边缘性参与(peripheral participation)引导所至的充分参与(full participation),充分参与的目的是能公正地对待包括在共同体成员各种不同形式中的关系的多样性,直至中心参与(central participation),暗示着该共同体有一个中心(自然的、政治的或隐喻的),从而对实践共同体成员的身份构建、权力关系等描述埋下了伏笔。第二章即实践、人与社会世界。书中参照了现象学的社会世界概念,它是舒兹依据韦伯的理论,进而又超越其思想,认为社会行动者超越先验理性可以认识社会世界,而社会世界是多重实在,日常生活世界是社会世界的预设前提。社会实践理论强调主动行动者与世界、活动、意义、认知、学习和识知之间相互依赖的关系。该部分揭示了既定文化的内化、社会实践中的参与、学习中人与身份等。第三章是通过5个具体案例(助产士、裁缝、海军舵手、屠夫、解救的酗酒者)分析学徒制和情境学习的关系。第四章引出实践共同体中合法的边缘性参与的概念,对实践中的学习、知识、参与、话语与实践等之间交错关系进行了讲述分解阐释。最后一章是结论部分,总结了上述案例,为揭示情境学习等相关术语的相互联系提供了一种“实践—理论”的方式,这种坚持将栖居世界作为社会实践理论进行分析的方法,拓展了对学习概念的思考格局,更有可能接近人类经验中对学习的丰富理解。

  二、核心概念——合法的边缘性参与

  读书百遍,其义自见。笔者发现书中围绕的核心概念即“情境学习”“合法的边缘性参与”等,其间虽然有中英文的文化背景相异,但通过引用活动理论、人类学分析,案例讲解与跟踪,使得读者对合法、边缘性参与、实践共同体、学习课程等概念印象深刻。

  1.打破传统“学习”的理念,从“合法边缘性参与”角度认识学习

  《情境学习:合法的边缘性参与》是从人类学角度展示情境学习的本质,包含的要素有社会实践与社会世界。人类学家认为学习是对不断变化的实践之理解与参与,因此学习是社会世界中的存在方式,而不是认识方式,这与认知主义学习观不同,并非认同学习是个体认知的变化,而是基于社会互动与参与才能进行有效的学习。该书强调的是个体作为社会参与的学习,由此,认知概念也转移为社会实践。情境学习强调的另一个核心关键概念即“合法的边缘性参与”(Legitimate Peripheral Participation),边缘性意味着多元化、多样性,不同渠道、不同方法及不同程度地参与其中,与边缘性参与相对应的即充分参与,边缘性参与是一个新手逐渐通过实践不断靠近、渗透共同体内部直至成为核心骨干成员的重要过程,是理解“学习”的密钥之一,任何学习都是情境的,只有人与情境的互动参与才能使得学习发生。笔者认为人类学家所使用的“边缘性”是一个积极、肯定的术语,反义词应该是“无关性”和“离题”,而且从边缘到内核,从外部到内部,都说明共同体是动态的、有机的,新手逐渐成为熟手。

  2.引入“实践共同体”概念,强调互动参与的团队氛围

  “实践共同体”(Community Practice)是作者莱夫与温格提出的又一核心概念,用以说明在个体与共同体的关系中,活动即实践参与的重要性,以及共同体之于合法的个体实践的重要性。需要指出的是共同体不一定要同在一个现场,但参与者都有共同信念和精神。1998年,温格在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关于“实践共同体”的著作《实践共同体:学习、意义和身份》(Communities of Practice:Learning,Meaning and Identity),进一步认为:实践共同体包括了一系列个体共享的、相互明确的实践和信念以及对长时间追求共同利益的理解。一个实践共同体不是简单的人员组合,拓展任务和扩大规模都不是形成共同体的主要因素,关键是要与社会联系——通过共同体的参与,从而在社会中赋予合法的角色,或者是赋予活动中真实意义的身份。一个实践共同体之所以能够可持续发展,永续存有,是因为实践共同体的学习者是具有共享的文化历史背景,具有真实情境的任务,学习者的身份是不断再生产的,是沿着从旁观者—参与者—骨干核心—示范者的路径成长的,是从新手转变为专家的过程。在此过程中,学习者的身份与共同体实践意义密切相关,社会参与的过程即身份认同的过程。为了详细描述实践共同体的理论基础,引用学者David H.Jonassen & Susan M.Land(2000)的阐释,详见表1。

  实践共同体为不同的经历与技能背景、不同年龄、不同兴趣的学习者建立了复杂、多样化的学习环境,它不同于传统的组织教育教学模式,更倾向广泛的生活、工作场所等的非正式学习领域。此种组织学习特征的概说,为研究各类实践共同体学习与存续发展开拓了视野。

作者简介

姓名:岳燕 工作单位:上海开放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