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李学书 刘玉梅:开放大学教师生存境遇研究 ——基于工作时间管理的透视
2019年05月22日 16:31 来源:《职教论坛》2018年第7期 作者:李学书 刘玉梅 字号
关键词:开放大学教师;工作时间;生存境遇

内容摘要:现代社会时空观的变迁和管理理念的变革,规约着开放大学教师的时间管理,形塑着他们的工作生态。

关键词:开放大学教师;工作时间;生存境遇

作者简介:

  原题:开放大学教师生存境遇研究

  作者简介:李学书(1975- ),男,安徽颍上人,上海开放大学科研处副研究员,博士,研究方向为课程与教学论和教师教育;刘玉梅(1968- ),女,河北衡水人,上海开放大学副教授,研究方向为远程教育与教育心理学。

  内容提要:现代社会时空观的变迁和管理理念的变革,规约着开放大学教师的时间管理,形塑着他们的工作生态。通过对开放大学教师的结构式访谈,透析其在时间组织和分配方面的冲突,从而展示这一特殊社会群体的生存境遇。结果发现开放大学教师时间管理出现职业发展长期性与现实各类事件的纠葛;倒计时和工作节奏的矛盾;权力关系和预约机制的冲突;工作与生活时间边界模糊;工作时间要求的整体性与实践中碎片化的困扰等问题。为此教育行政部门应摒弃“生理年龄”这一政策工具,给予不同教师群体发展机会;开放大学应落实时间预约机制,增强行政工作的计划性和协调性;教师自身要强化循环时间观认同,自觉促进教育回归。

  关 键 词:开放大学教师 工作时间 生存境遇

  标题注释:上海开放大学学科研究课题“开放大学教师生存境遇的实证研究”(编号:KX1701),主持人:李学书;上海开放大学成人教育重点学科建设研究阶段成果(编号:ZDKX1803)。

  中图分类号:G7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7518(2018)07-0100-08

  时间保障是教师完成日常工作的必要前提,也是获取职业报酬的重要依据。通过访谈获悉,目前开放大学教师时不我待之感如影随形,疲于挤时间、省时间、赶时间,已经成为他们工作焦虑的来源。换句话说,开放大学教师的时间组织和分配理念及方式也随着现代社会时空观的变迁和管理理念的变革而不断更新。并由此形塑着他们的工作生态,表征着这一专业群体的生存境遇。

  一、文献述评

  相较于其他职业,大学教师因工作相对自由,不用“坐班”(部分开放大学教师实行“弹性坐班”),同时拥有寒暑假而为社会其他行业所艳羡。但包括开放大学在内的教师却在感慨:“时间都去哪儿了?”这一悖论一方面源于大学教师从事的“有职责无界限”育人事业属性被忽略。取而代之的是对时间就是效率、金钱的认同,以及在高等教育领域盛行的绩效、评估、竞争的新公共管理理念要求教师用最少的时间投入带来最大产出的评估方式。

  目前对大学教师工作时间的评价标准是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规定周工作40小时制度。但国内外调查研究同时发现大学教师工作时间远远超越这一规定,且呈上涨趋势。美国全国高校教师调查(NSOPF)发现,2004年研究型大学教师的周工作时间达到54.71小时[1]。有课题组在2008-2010年对18个国家及香港地区高校调查发现加拿大、日本和韩国大学教师周工作时间超过50小时。而国内“985工程”高校教师的周工作时间远远超出其他职业的工作时长。其中教授的工作时间达到56.5小时[2]。刘贝妮的调查发现我国高校教师每周工作时间超过《劳动法》规定时间的18.8%[3]。

  大学教师工作时间作为工作量衡量指标,是依附于工作内容上,且其内涵是一个发展过程。最早的研究者鉴于大学单一育人功能认为,教师工作量就是教师教学时间。随着大学功能拓展,教师工作时间界定逐渐多样化,时间分配问题也因此出现了,但主要是对教学、科研和服务的细化。如杰夫瑞·米尔姆将美国大学教师工作时间分为教学、科研、学术论文写作、咨询、与学生互动等部分[4]。拉里·辛格尔(Larry D.Singell)等人将大学教师活动时间延伸到工作之外,即教学、科研、服务和闲暇[5]。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指出,教师工作时间是一个国家教师工作环境的反映,具体包括学生常规课程活动的测试作业时间、备课时间、指导学生时间、批改试卷和作业时间、专业发展时间、会见家长时间、教师开会时间、常规学校事务时间,而付费的加班时间不属于此列[6]。有学者Ylijoki将大学教师工作时间分为钟表时间、永恒时间、契约时间和个人时间[7]。国内研究者陈莉莉等(2005)把高校教师工作时间分为:授课时间、授课准备时间、科研时间和教研时间四大块[8]。李琳琳在对国内外大学教师工作时间综述基础上发现,已有研究主要从大学教师工作的物理时间和社会时间两方面开展的,并进一步指出物理层面的钟表时间是开展学术研究的客观因素,也因此是可以增加、组织、管理和操作的。社会时间层面是对大学教师工作时间深层次思考,关注的是时间观、时间冲突及其背后的权力和支配机制等,应该成为重要研究内容[9]。实践中开放大学因其培养目标和对象的特殊性,教师工作内容更加复杂,时间分类和分配更加多元化,只是国内外鲜有就此开展研究。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世界范围内大学扩招和高等教育投入紧缩的双重压力,强化了政府和民众对教育绩效的关注,从而形成大学问责文化和相应体制。在这种背景下,大学教师工作时间成为问责的焦点,因此学者们就影响大学教师工作时间长短、分配结构的因素展开大量研究和实践。尤克经过研究发现影响大学教师工作时间因素包括工作环境、教学组织和安排、人口学统计因素(如性别、年龄等)[10]。贝拉等研究发现性别、种族和家庭状况等因素是影响大学教师工作时间分配的主要因素[11]。林克等人发现,终身教职制度和职称晋升是影响美国研究型大学教师工作时间分配重要因素,女教师花费在服务方面时间多于男教师,但在科研方面付出时间少于男教师[12]。国内沈红等通过实证也有相似的结论[13]。陆根生等研究者通过调查发现大学教师工作主要围绕教学和科研(占工作时间的80%)以及行政(不足20%),其中教学型大学教师教学、科研、行政与服务工作时间占比是:68%、19%、13%;研究型大学教师上述三类工作时间占比分别为:36%、48%、16%;行政服务型大学教师工作时间占比分别为:28%、19%、53%。他们还发现教师职称对时间分配影响很大,高职称的教师一般在研究和管理方面花费时间较多,低职称教师在教学上付出时间多些,评上教授就可以轻松的观念在此受到冲击[14]。

  二、研究设计

  (一)研究立场和问题

  吉登斯(Giddens)等学者指出,仅关注物理学意义上的钟表时间,把其视为行动的环境,忽略时间的生命价值维度,只会阻碍对社会结构和历史变迁的理解,因此时间问题应成为社会理论的核心,透过生命表征的时间对社会实践行动的诊断以及相应的心理体验,并分析由此而产生的效果,才是理解时间的关键[15]。鉴于此,本研究一改有关开放大学教师研究多关注专业发展单一维度,从其工作的职业性质和特点出发,关注在开放大学转型发展情境中教师的时间组织和安排以及由此带来的对工作的认知和生活体验,明晰开放大学发展中不同群体的权利和义务边界,为主管部门修订制度和改善教师生存境遇提供实证基础。因此,本研究重点关注以下问题:开放大学教师工作的开展有何时间特征?学校行政和管理对教师提出了什么样的时间要求以及教师因此产生怎样的反映?教师在不同时间层面持什么样的时间观以及由此产生的困惑是什么?从时间管理角度,开放大学教师生存境遇如何改善?

作者简介

姓名:李学书 刘玉梅 工作单位:上海开放大学

课题:

上海开放大学学科研究课题“开放大学教师生存境遇的实证研究”(编号:KX1701),主持人:李学书;上海开放大学成人教育重点学科建设研究阶段成果(编号:ZDKX1803)。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