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于莎 等:空心村治理下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研究 ——基于内生发展理论
2019年04月26日 16:05 来源:《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8年第26期 作者:于莎 赵义情 字号
关键词:空心村治理;新型职业农民;内生发展理论

内容摘要:“空心化”已成为制约农村发展的重要问题之一。作为空心村治理的主体,新型职业农民对推动空心村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空心村治理;新型职业农民;内生发展理论

作者简介:

  原题:空心村治理下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研究

  作者简介:于莎(1983- ),女,浙江宁波人,宁波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教师,宁波江北社区教育学院特聘专家,主要研究方向为成人高等教育、农村职业教育与培训。浙江 宁波 315016;赵义情(1993- ),女,河南驻马店人,河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成人教育和职业教育。河北 保定 071002

  内容提要:“空心化”已成为制约农村发展的重要问题之一。作为空心村治理的主体,新型职业农民对推动空心村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内生发展理论区别于传统依靠外力推动空心村发展的方式,对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存在农民群体学习参与意愿不强、培育内容脱离实际、培育方法以灌输为主、师资队伍建设滞后等问题提出转变传统观念,增强内生动力;更新培育内容,体现本土特色;结合学员特征,转变培育方式;挖掘乡土能人,培育本土师资的内生解决策略。

  关 键 词:空心村治理 新型职业农民 培育 内生发展理论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十三五”规划2018年度教育学一般课题“乡村振兴下职业教育促进农村‘空心化’治理的机理与模式研究”(项目编号:BJA180100)。

  中图分类号:G7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9290(2018)0026-0005-07

  一、引言

  空心村是由于城市化发展以及农村村域规划滞后导致的土地、人口、产业、基础设施等要素在内的乡村地域系统功能退化的一种现象,[1]是当前影响农村发展的重要问题之一,不仅造成土地等资源浪费,而且带来人口空心化、管理空心化、经济空心化、文化空心化等问题。空心村治理落脚点在人。它不仅可以提升农业生产竞争力、促进产业升级,而且能整合有利资源、增强空心村造血功能。因而空心村有效治理迫切需要培育有文化、懂技术、善经营、会管理的新型职业农民。对空心村治理的主体——新型职业农民进行培育是破解我国农业现代化转型期出现的“农地撂荒”“明日谁来种地”等重大问题的出路。[2]

  当前,关于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相关研究主要集中在内涵、对象、政策、必要性、存在问题及原因分析等方面,忽视作为空心村治理的主体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既是空心村治理的推动者,又是受益者。内生发展理论认为,在本土技术的支持、本土文化的熏陶和本土经济的滋养下,摒弃空心村基于利润动机而形成的单向性“经济人”的畸形发展理念,以实现农民物质与精神生活的双重满足为目标,才能实现空心村有效治理。因此,本文基于内生发展理论探究新型职业农民培育问题,为实现空心村治理提供新的理论视角和分析思路。

  二、内生发展理论的内涵与架构

  内生发展理论(The Theory of the Endogenous Development)又称“内生式发展”理论或“内源式发展”理论,是针对外生发展(Exogenous Development)理论提出的一种新的理论视角。内生发展理论倡导以区域内生资源为基础,以促进人的发展为目标,通过发挥人的主体作用实现区域综合利益最大化。严格意义上来讲,“内生发展观是一种初始理论,体现为一种思维框架、思考方式,本身并不具有应用理论的特征。”[3]但由于其适应性较广,因此其内涵不断得到丰富和推广。具体而言,可以从“时空”角度阐述内生发展理论的内涵。一方面,基于时间角度,随着理论的不断深化可分为初现期、发展期和成熟期三个阶段,而且在不同的发展阶段,理论研究的视角不断丰富(表1)。初现期研究视角较为宏观,多以区域发展为主体,强调发展的独立自主;发展期研究视角逐渐多元化、具体化,同时具有批判性思维。例如,宫本宪一提出内生发展的“四原则”,并从环境学的角度倡导发展的可持续性,而非只追求经济效益。随着发展的不断成熟,内生发展理论的研究视角发生了质的转变,逐渐由客体转向主体“人”,同时从民俗学和文化学等角度突出人的精神需要的重要性。

  另一方面,基于空间角度,内生发展理论的内涵又可分为地区、国家社会和国际三个层面。其一,地区层面。鹤见和子认为,内生式发展是地域居民与团体在保护、传承地域固有的自然状态和文化遗产的前提下,参照外来的知识、技术和制度,有自律性地实现“发展目标”的途径;[4]宫本宪一同样提出“区域内的居民须以本地的技术、产业和文化为基础,以区域内的市场为主要对象,开展学习、计划和经营活动。”但这种发展模式“并非盲目排外的区域保护主义”,[5]匈牙利学者古斯托·内梅什认为,“在无视地区外的影响和可能变化(有利的、或者不利的)时,这种做法可能把整个地区的发展带入不利轨道,同时也错失全球进程中可以取得重大发展的良机。”[6]其二,国家社会层面。巴西社会学家费尔布德·H.卡多佐认为,“(内生)发展是指尽量减少对外国的依附,由本国自身积累资本,发展本国的工业,搞活本国的经济,用自力促进经济增长的状态”;[7]英国经济学家达德业·西雅士(Dubley Deers)则赋予发展新的要素——“自助”,即在经济方面提高自给率,在文化方面则尽可能地减少对外国的依赖。[8]其三,国际层面。瑞典戴格—哈马斯库德财团(Dag Hammarskjld)认为,“如果把发展作为个人解放和人类的全面进步来理解,那么事实上发展只能由社会内部来推动。”[9]而联合国和平文化国际会议发表的《马德里宣言》提出在“新的社会合同、新的环境合同、新的文化合同以及新的道德合同”基础上的内生发展全球计划,即“提倡基于知识和内部能力的全球性的发展能力。”[10]

  根据以上观点可以勾勒出内生发展理论的结构框架。第一,以立足传统,彰显特色为前提。内生发展理论不满足于模仿发达地区,而是立足自身传统,结合本地区条件,创造性地运用外力来发展。第二,以人的发展为目标,突出强调人的全面发展。转变传统的经济学“范式”,以人的全面发展为最终目标,强调人的物质需要与精神需要的双重满足。第三,注重人的发展与社会发展的协调一致,即拒绝社会“过度发展”“病态发展”及人“满了口袋、空了脑袋”的发展状态,强调二者和谐一致。第四,发展的过程强调主体主动自发,即拒绝来自他人支配、奴役的一种“人”的发展方式,[11]强调发展的主体性、主动性。

  三、内生发展理论视角下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的意蕴

  (一)培育文化自信型农民,提升空心村人力资本

  人是发展的主体,其能动性、主动性以及综合素质是影响空心村内生发展的关键因素。文化作为一种符号传递着新型职业农民的精神状态。内生发展理论强调发展并非限于提高物质生活的方面,“通过精神的觉醒和智慧的创造性,使人们成为社会变革的主体。”[12]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培育具有文化自信的新型职业农民是空心村治理的关键一步,也是解决空心村人才流失、提升人力资本的重要内容。一方面,可助力空心村引入外来劳动力。空心村最主要的问题是人的缺失。通过宣扬优秀传统文化,调动人们的乡土情,吸引怀揣创新创业梦想的高校毕业生回归故乡,成为推动现代农业转型升级的引领力量;吸引在外务工人员荣归故土,转变观念、提升技能,成为稳粮增收的基础力量;吸引正在成长的知识青年扎根农村,成为推动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新生力量。另一方面,可实现空心村人力资本的“留得住”。“在地域的小传统之中,挖掘能够解决当前人类面临困难的钥匙,让旧的事物应用于新的环境(再创造),通过这么做,地域中最平凡的居民也能作为地域振兴的关键人物,开拓出多样性的发展途径。”[13]“大城市容不下身体,小城市安不下灵魂”是当代很多人的困惑。农民属于农村,但在城市化进程中,这种归属感有所淡化。通过培育文化自信型农民,使他们在空心村治理中发挥主体能动作用,重获归属感,从而甘心留在空心村,为空心村发展贡献一分力量。

作者简介

姓名:于莎 赵义情 工作单位:宁波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河北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课题: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十三五”规划2018年度教育学一般课题“乡村振兴下职业教育促进农村‘空心化’治理的机理与模式研究”(项目编号:BJA18010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