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朱敏:国际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的类型学探讨
2019年02月28日 14:20 来源:《终身教育研究》2018年第3期 作者:朱敏 字号
关键词: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类型学

内容摘要:进入公共政策之后的终身学习面临不少挑战,关键问题就是如何将终身学习政策的意图通过合适的方式加以表达和落实,该问题可以表述为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

关键词: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类型学

作者简介:

  原题:国际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的类型学探讨

  作者简介:朱敏,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讲师,教育学博士,主要从事国际终身教育政策研究、成人教育基本理论等研究。

  内容提要:进入公共政策之后的终身学习面临不少挑战,关键问题就是如何将终身学习政策的意图通过合适的方式加以表达和落实,该问题可以表述为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此研究主题是当前国际终身学习理论研究的重要课题,在形态上具有一定的框架性和包容性,可以为理解、分析与比较众多的国际终身学习政策提供有意义的思维路径与认识框架。本文运用文献和比较研究方法,指出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的内涵,并撷取了六项国外具有代表性的研究成果加以重点介绍与分析,较为全面地呈现当前国际范围内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研究的新趋势,从类型学的角度识别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的多个维度。

  关 键 词:终身学习政策 推展模式 类型学

  DOI:10.13425/j.cnki.jjou.2018.03.011

  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

  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是一个典型的合成词,包括终身学习政策和推展模式两个概念。

  终身学习政策意味着终身学习已经从远古的一种理念、信仰,近现代的一种思想、理论进入到当代社会公共政策,尤其是教育、劳动领域的政策议程当中,这表明它不仅获得了社会的普遍关注,更是被确定为政府的公共政策事务,成为国家、政府需要关注和管理的一项基本工作,与社会的方方面面和民众的日常生活发生着普遍的联系。值得注意的是,终身学习进入政策范围意味着不仅要对其内涵和外延加以恰当的界定,进而有利于聚焦政策推展工作,也提醒我们必须关注其实施方案的选择和过程的优化,最大程度、最有效率地将计划加以推行,确保政策预期目标的实现。

  依据国内外学界对政策的一般性认识,我们可以将终身学习政策界定为:国家机关、政党或其他政治团体在某一时期为促进其社会成员的终身学习意识、观念、行为而制定的具有权威性的各种形式的计划、规定及其相关实践活动的总和。[1]37就国内外终身学习政策发展的现实来看,终身学习政策主体有国家、政府、政党和代表性国际组织等。政策目的各国情形有异,如“提高终身的就业能力”“实现国家的经济复兴”“促进社会各阶层的融合”“培养积极的公民”等都是常见表述。政策活动多样,包括一系列相关的措施、计划、项目或行动方案等,如欧盟的“苏格拉底计划、达·芬奇计划和欧洲青年计划”、英国的“产业大学”和“学习账户”、瑞典的“学习圈”、日本的“公民馆”等。政策权威性主要体现在其规范性和指导性的定位方面。

  推展,简要地说就是推进和开展,是政策的实施过程,即国家的公共权力机构向其民众及各社会组织等推进并开展各种相关政策的实践活动。推展模式指国家机关、政党或其他政治团体在推进和开展某一政策事务的过程中,依据对该事务的一定认识、理解及其价值取向而采取的具有较为明显特征或相对稳定的行为方式或方法的组合。因此,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是指国家机关、政党或其他政治团体在推进和开展终身学习政策过程中,对终身学习思想或观念所持有的较为稳定的基本理解与价值取向,以及为体现这一理解和价值取向在实践中采取的相对明显和稳定的具有可操作性的各种途径、方式、方法、措施或行动策略的组合。[1]39

  终身学习政策推展中的权利与义务:进步主义社会民主与新自由主义福利改革[1]83-89

  终身学习政策推展模式有进步主义社会民主(progressive social democracy)和新自由主义福利改革(neo-liberal welfare reform)之分,这一研究洞见来自英国萨里大学教授科林·格里芬(Colin Griffin)。1999年,格里芬基于对英国世纪之交终身学习政策发展所面临的技术快速变化和国家作用论争的两大现实背景,根据对“教育(提供)—学习(功能)”“国家—市场”这两对基本关系的认识与区分,着眼英国本土终身学习发展实践而提出。

  进步主义社会民主模式的观点是:第一,教育是国家的一项基本福利。现行的终身学习政策基本上是传统教育政策的延伸,不同的是教育的范围扩大了。因此,终身学习政策当仁不让地承担教育在促进社会民主中的伟大任务,即教育或者学习更多属于国家提供的福利事业,且承担完成一系列社会民主功能的职责。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终身学习政策是典型代表,其终身学习政策的制定主要是为每个人平等、公平地接受基本教育提供必要的权利保障。这一教育权利的实现不仅是为个人能够学会认知、学会做事,更是为能够在不断变化和冲突加剧的人类社会中学会与他人共同生活,促进世界和平,并最终学会生存——每个人全面发展,并拥有充分发挥自己才能和尽可能掌握自己命运所需要的思想、判断、行动、情感和想象等方面的自由。第二,国家对终身学习承担主要责任。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例,在它看来,政策本身就是每一个主权国家的职能,“目前教育之所以经常凭偶然性确定方向,受到盲目的指导,在无政府状态下发展,这主要是因为人们没有坚持从政策到策略,再从策略到计划的逻辑过程,以保证从上一阶段到下一阶段所做出的决定之间的连续性和关联性”[2]。终身学习既然被当作许多国家教育政策制定和发展的基本指导思想,国家在其中承担基本责任,不仅要认真研究和制定终身教育政策,而且要在机构设置、管理方式、经费支持、人员配备、标准评估和科学研究等诸多方面提供指导和支持,发挥引领和导向作用。“不论教育系统的组织情况如何,非集中化程度或多样化情况如何,国家应对公民社会承担一定的责任,因为教育是一种集体财产,不能只由市场来调节。特别是在国家层面,要在教育问题上达成共识,确保总体的协调一致,并提出长远的看法。”[3]在上述认识框架下,进步主义社会民主模式通常从两方面来推进终身学习政策:第一是尽可能地扩大受教育的机会,确保教育和学习的公平。这种机会不因学习者的社会地位、经济状况、教育背景、民族、性别等差异而不同,尤其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终身学习机会的弥补和获得。第二是尽力消除参与终身学习的种种障碍。如建立先前学习认定机制来贯通各类学习成果;提高基础教育的参与率和质量,为个体终身学习和可持续发展提供基础;联合相关利益者筹措终身学习账户,为学习者参与继续教育提供经费支持等。

作者简介

姓名:朱敏 工作单位: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