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马颂歌:中国语境下的生存、批判、创造 ——质变学习的生态整合流派
2018年12月04日 10:12 来源:《现代远程教育研究》 作者:马颂歌 字号
关键词:质变学习;转化学习;成人生态教育;公民环境教育;生态素养

内容摘要:质变学习理论是最具发展前景的成人学习理论之一,新生的生态整合流派在社会、教育和个体三个层面规定了质变学习成果的终极生态价值,表现出与麦基罗个体认知流派的根本差异。

关键词:质变学习;转化学习;成人生态教育;公民环境教育;生态素养

作者简介:

  原题:中国语境下的生存、批判、创造

  作者简介:马颂歌,博士,上海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讲师。上海 200234;江苏开放大学兼职研究员。江苏 南京 210036

  内容提要:质变学习理论是最具发展前景的成人学习理论之一,新生的生态整合流派在社会、教育和个体三个层面规定了质变学习成果的终极生态价值,表现出与麦基罗个体认知流派的根本差异。生态整合流派以托马斯·柏励的“生态纪”思想为立论基础,提出从自我到宇宙的涡流状“生态世界”结构动力模型,凸显了人与他人、人与非人、人与共同体的系统性联系。作为生态整合流派的基本理论模式,“生存、批判、创造”主张将地球、人类和个体的生存作为研究教育问题的出发点,把当前严峻的生存危机归咎于现代性、父权主义和单一的全球化市场叙事,提出生态纪的教育新视野应当聚焦星球意识、共同发展、生活质量和精神教育,突出“艺术中介学习”的课程实践特色。中国语境下的生存、批判和创造:(1)在消费和贫困的博弈中确定成人生态教育的侧重点;(2)审视成人教育的生态性;(3)创设重文化、高浸染、深反思的成人生态教育课程。

  关 键 词:质变学习 转化学习 成人生态教育 公民环境教育 生态素养 生态纪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十二五”规划教育学一般课题“教师实践智慧的生长逻辑探析”(BAA130009)。

  中图分类号:G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195(2018)03-0019-11

  “质变学习”①(Mezirow,1975;1978)理论诞生于1975年,主要用于解释成人学习机制,指导成人学习活动设计。43年来,质变学习理论始终保持着强大的生命力,集中表现为新流派的迭出与流派之间的论争,其论争焦点在于“质变学习变什么‘质’”(Kegan,2009)。以麦基罗(Mezirow)②为代表的个体认知流派认为,“质变学习就是修正成人业已形成的意义视角”(Meaning Perspective)(Mezirow,2000;Kitchenham,2008)。这一论断的知名度极高,以至于许多学者误以为“意义视角的修正”是质变学习的唯一内涵,忽略了其他流派的理论贡献。

  20世纪80-90年代,西方学者批评个体认知流派过于依赖人的理性(Rationality),不重视社会环境与变革、人际交往与指导、个体潜意识与情绪、生态环境与文化等要素对“质变”的影响,“麦基罗及其后继者认可这些批评并尝试补足,但仍未能摆脱个体认知印记(Kroth & Cranton,2014)”,于是当时新生的批判主义流派(Brookfield,1986)、建构主义发展流派(Daloz,1988;Kegan,1994)、精神分析流派(Boyd,1989;Dirks,1997)以及生态整合流派(O'Sullivan,1999)等,分别从不同角度补充了质变学习的理论与方法。

  质变学习理论体系中,国内介绍最多的是麦基罗的早期理论,近年也引入了若干新生流派(朱敏,2011;唐莉蓉,2015),但针对某一流派的系统阐释和实践思考却较为鲜见。笔者首选生态整合流派主要是出于对当前国情的考虑:(1)我国空前重视生态建设,“党的十九大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写入党章,将建设‘美丽中国’和生态文明写入宪法,生态文明的主张成为国家意志的体现”(央视网,2018)。(2)生态建设离不开成人生态教育(公民环境教育),而国内相关研究数量极少且缺少完备的理论基础和实践方法,说明我国成人教育领域尚未树立“生态意识”。为完善成人学习理论体系,服务国家生态建设,助益成人生态教育实践,本文拟全面引鉴北美质变学习的生态整合流派,分析其立论基础、关键概念、理论模式和实践方式,讨论该流派在中国语境中的应用。

  一、立论基础:托马斯·柏励的生态纪理论

  生态整合流派亦称整合质变学习(Integral Transformative Learning),创始人是加拿大学者艾德蒙·奥沙利文(Edmund O'Sullivan)③。该流派拥有多元化的理论基础,包括过程哲学、生态纪理论、生态女性主义、自组织理论、批判心理学、精神分析理论和成人学习理论等,其中文化历史生态学家托马斯·柏励(Tomas Berry)的生态纪理论是其立论之基。

  柏励认为,人类正面临地球史上的第三次巨变,其程度堪比古生代和中生代结束时的物种大灭绝。人类的思维深入生态大功能系统的内部,创造出用于满足人类需求的“技术圈”和工业,伴随着人类活动带来的大规模物种灭绝和环境破坏,万物生长的新生代(Cenozoic)宣告结束,生态危机不期而至(托马斯·柏励等,2003)。为了改变这种境遇,人类必须着手经营一项“伟大的事业”——走向“生态纪”(Ecozoic Era,Ecozoic意为“生命之家”)(Berry,1999),彻底改变“人类与非人类根本性的断裂”(赫尔曼·F.格林等,2002),建设生态纪的新文化和新制度(表1)。

  生态纪是文明革新、万物重生的新纪元,这一图景下,教育连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应当将生态建设置于首位。奥沙利文在生态纪思想框架(表2)的基础上搭建了质变学习的生态整合进路——生态纪的人类应该反思自身在宇宙演化史中的位置,批判现代西方文化造成的生存问题,创造一种以人类和生态的共存为终极价值的教育新秩序。奥沙利文期望通过成人质变教育(Transformational Education)(O'Sullivan,2008)来塑造生态自我和生态社会,主张从通过生存、批判、创造的三位一体模式,建立以个体、家庭、社群、物群、星球和宇宙为整合性分析单元的宇宙生态学习论,其生态内涵和激发方式与“深生态学”(井琪,2016)、“教育生态化”(邢永富,1997)有相似之处,都是对浅层次环保教育的突破。

作者简介

姓名:马颂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