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欧阳忠明 黄慧:扫盲教育是逐渐走向时代终结? ——基于联合国《阅读过去,书写未来——扫盲五十年》的思考
2018年11月06日 09:51 来源:《现代远程教育研究》 作者:欧阳忠明 黄慧 字号
关键词:扫盲教育;扫盲五十年;可持续发展发展使命

内容摘要:文盲问题作为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问题,是制约全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

关键词:扫盲教育;扫盲五十年;可持续发展发展使命

作者简介:

  原标题:扫盲教育:逐渐走向时代终结?

  作者简介:欧阳忠明,博士,江西科技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黄慧,硕士研究生,江西科技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江西 南昌 330031)。 

  内容提要:文盲问题作为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问题,是制约全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为纪念国际扫盲日50周年,呈现全球扫盲教育的丰硕成果和发展趋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17年3月发布了《阅读过去,书写未来——扫盲五十年》。该报告从行动纲领、扫盲理念和发展阶段三个方面揭示了全球扫盲教育的总体发展态势。从发展效果上看,全球成人识字率基本实现普及,青年基本素养迅速提升,性别平等实现卓越推进。从发展趋势上看,扫盲教育实现了从谋求生存到可持续发展的功能转变,从独立技能到关联性技能的目标转变,从供应驱动到需求导向的对象转变,从单一治理到合作治理的管理方式转变,形成了扫盲教育新格局。在新时期,由于其与可持续发展承诺、终身学习理念、老龄化社会和数字化社会等紧密契合,扫盲教育不会“偃旗息鼓”,而将承担新的发展使命,继续展现其强大的生命力,从而推动社会可持续发展。 

  关 键 词:扫盲教育 扫盲五十年 可持续发展发展使命 

  基金项目:江西科技师范大学人文社科创新团队“成人学习与发展研究团队”(2016CXTD001);江西科技师范大学人文社科拔尖人才计划。 

  中图分类号:G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195(2018)02-0053-12 doi10.3969/j.issn.1009-5195.2018.02.007

  从社会发展进程看,文盲问题是制约个体实现终身学习的重要因素,也是全世界各国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面临的共同问题。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全球各国就开始积极推进扫盲教育运动,推出了诸多卓有成效的实践措施,并在21世纪初得到了快速发展。当前,社会无处不在经历着深刻变革,这种形势呼吁新的教育形式,呼吁培养当今及今后社会和经济发展所需要的能力。这意味着超越识字和算术,以学习环境和新的学习方法为重点,以促进正义、社会公平和全球团结(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5)。为了纪念国际扫盲日50周年(1966年9月8日-2016年9月8日),呈现全球扫盲教育的丰硕成果和发展趋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2017年3月发布了《阅读过去,书写未来——扫盲五十年》(Reading the Past,Writing the Future:Fifty Years of Promoting Literacy)报告。该报告指出,在过去的15年间,全球大多数国家扫盲教育取得显著成效,文盲人数显著下降。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扫盲教育将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基于对全球60多年扫盲教育历程的梳理,我们可以管窥扫盲教育的持续愿景和变化方式;基于新时期变化的社会背景和发展愿景,我们需要回答上述问题。

  一、全球扫盲教育的发展历程

  1.全球扫盲教育行动纲领的演绎

  在全球扫盲教育进程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始终发挥着极其重要的领导作用。在其领导下制定的国际扫盲行动纲领,明确了国际社会对扫盲教育价值所达成的共识,为国际扫盲教育发展绘制了清晰的行动蓝图,有效地指导了全球各国的扫盲实践。

  基于发展目标的更迭,全球扫盲教育行动纲领的演绎主要包括三个阶段(如图1):

  

图1 UNESCO的扫盲行动纲领演绎

  (1)基础性扫盲行动纲领(20世纪50年代-60年代)。这时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针对亚非拉的扫盲,先后发布了“卡拉奇计划”(Karachi Plan,1960)、“亚的斯亚贝巴计划”(Addis Ababa Plan,1961)和“圣地亚哥计划”(Santiago Plan,1966)。该时期的行动纲领以“基础性扫盲”为主要目标,旨在通过读写算技能的获取,满足个人最基本的学习和生活需求。这些行动纲领为发展中国家明确了以扫盲为中心的普及教育战略,通过运用国家力量,激发民众热情,从而在较短时间内取得显著的扫盲成效。例如,“卡拉奇计划”强调,亚洲各国要在20世纪80年代实现7年的基础义务教育(Watson,1981)。

  (2)功能性扫盲行动纲领(20世纪70年代-90年代)。该时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教育展望》中连续刊发文章,回顾世界各大洲教育规划的实践,提出了全球“处在十字路口的教育规划”的判断(曾晓东,2007)。《波斯波利宣言》(Persepolis Declaration,1975)、《世界全民教育宣言》(World Declaration on Education for All,1990)以及《汉堡成人教育宣言》(Hamburg Declaration on Adult Learning,1997)相继发布。该时期的行动纲领以“功能性扫盲”为主要目标,有效地指导学习者改善经济生活,提高为社会服务的基本能力,增强对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的适应能力。例如,《波斯波利宣言》宣称:“扫盲是对人的解放并且对人们的全面发展做出贡献”(UNESCO,1975)。

  (3)全民扫盲行动纲领(21世纪初-)。从21世纪开始,全民教育、学习型社会、教育国际化和可持续发展等概念逐渐在全人类普及,并成为新世纪教育发展的目标。为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达喀尔行动纲领》(Dakar Framework for Action,2000)和《教育2030行动框架》(Education 2030 Framework for Action,2015)。该阶段的行动纲领以“全民扫盲”为主要目标,积极推进全民教育,将扫盲教育视为终身学习的基础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要组成部分,明确其为个人和社会带来的深远效益,确立了其在新时期的战略地位。例如,《教育2030行动框架》的目标4.6指出:“到2030年,确保所有青年和大部分成年男女具有识字和计算能力”(UNESCO,2015a)。

  2.全球扫盲教育行动理念的迭变

  扫盲概念的理解和界定是开展扫盲工作的前提,但扫盲的涵义只有在某种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才能界定,当社会和个体需求发生了变化,其涵义也会发生变化(钟启泉,1996)。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全球扫盲教育行动理念的内涵不断扩大、丰富与发展,呈现出四大扫盲教育理念(如下表):一是作为独立技能的扫盲。该理念是对扫盲概念的最初表现,把扫盲视为一种技能——“3R”:阅读、写作和算术(Reading、Writing和Arithmetic),倡导其应该被视为每个人都必须拥有的普遍价值。二是功能性扫盲。“扫盲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Cárceles,1990)。功能性扫盲便是该价值理念的直接体现,强调扫盲是追求社会经济发展的关键能力。三是作为赋权的扫盲。该理念是由巴西著名教育家保罗·弗莱雷提出的,他指出,赋权与教育有着紧密的联系,在赋权理念中,作为一种重要的过程和机制,学习是提升个人生活、组织功能与社区生活品质的重要手段。在扫盲过程中,“学习者-促进者关系”成为对话的核心动力,关乎社会政治环境,并导致转型和社会变迁。通过这种批判性思维和转型的过程,扫盲不仅仅是一种手段,还能够赋予人们以新的方式行动(Bartlett,2010)。四是作为社会实践的扫盲。该理念反映出扫盲不是一种标准模式,其实践在文化上是嵌入式的,其目的、用途和地位都是不同的(UNESCO,2017b)。可以说,扫盲理念以其更广泛的视角和深刻的变革,在不同历史时期赋予了扫盲教育新的意义和内容,既推动了扫盲教育理念的不断发展,又深化了研究者对扫盲的理解和认识,更影响着政府与其他利益相关者执行扫盲规划的方式。

作者简介

姓名:欧阳忠明 黄慧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