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屠明将等:新时期扫盲教育转型之必然性与路径选择
2018年11月06日 08:52 来源:《河北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 作者:屠明将 刘义兵 字号
关键词:文盲;扫盲教育;成人基本教育

内容摘要:农民扫盲教育转型中,转变扫盲理念、推进模式、教育内容、教学范式和评价方式,成为持续推进扫盲教育活动的路径选择。

关键词:文盲;扫盲教育;成人基本教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论新时期扫盲教育转型之必然性与路径选择

  作者简介:屠明将(1987-),男,安徽六安人,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成人教育学研究,重庆 400010;刘义兵(1963-),男,云南禄劝人,西南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成人教育学研究,重庆 400715

  内容提要:2010年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中,我国的剩余文盲群体依旧有五千多万。自“两基”目标实现以来,扫盲工作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且从国家宏观统计数据观察,文盲率出现了反弹。因此,在“后扫盲”新时期下,农民扫盲教育转型势在必行。农民扫盲教育转型中,转变扫盲理念、推进模式、教育内容、教学范式和评价方式,成为持续推进扫盲教育活动的路径选择。

  关 键 词:文盲 扫盲教育 成人基本教育

  基金项目:2017年度重庆市社科规划一般项目“精准扶贫视域下农民工教育培训的社会支持系统研究”(2017YBJYO);2016年度重庆市社科规划一般项目“重庆市精准扶贫的教育支持体系研究”(2016YBJYO)

  中图分类号:G7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413X(2018)02-0087-05

  DOI:10.13763/j.cnki.jhebnu.ese.2018.02.014

  新中国成立后,开展了持续的、轰轰烈烈的扫盲运动,扫盲工作取得了丰硕成绩。“从1949年到1998年,我国共扫除文盲2.03亿人,成功地把成人文盲率由1949年的80%以上降到15%以下,青壮年文盲降低到5%以下”[1]。进入新世纪以后,扫盲工作依旧在神州大地如火如荼地开展,据统计进入新世纪以来,全国有近5000万人摘掉了文盲的帽子[1]。为此,我国政府于2011年向世界宣布全面实现扫除青壮年文盲的历史任务。但是“两基”目标的实现并不意味着扫盲工作的终结。2010年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中,我国的剩余文盲群体依旧有5000多万,且最近几年文盲率出现了反弹的迹象。《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农村贫困人口尚有7017万人,为此,《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提出“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因人因地施策,提高扶贫实效”的具体工作部署。缺乏基本的文化技能教育,是导致贫困地区持续发展动力不足的关键诱因,故“教育扶贫”在“精准扶贫”中的重要性愈加凸显。因而,虽然“两基”目标早已达成,可在“后扫盲”的新形势下,继续开展扫盲教育仍有其紧迫性与必要性。

  一、新时期农民扫盲教育转型之必然性

  (一)历史遗留角度:“扫除”剩余文盲是攻克扫盲难题的关键性环节

  扫盲工作历来就是一项世界性难题,主要原因即为其目标群体的复杂性。扫盲的对象是成人,成人群体既有年龄、性别等生理和心理因素的差别,又存在民族、地域、职业与家庭等社会性因素的不同。新形势下开展扫除剩余文盲工作对于攻克扫盲难题有着重大意义。剩余文盲群体一般包括新生文盲、复盲人员及未扫除的文盲,某种意义上说剩余文盲是扫盲工作中最难啃的“硬骨头”。根据矛盾论中解决问题要善于抓住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剩余文盲即是扫盲工作的主要矛盾也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可见,持续推进扫盲工作已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

  (二)社会经济发展角度:落实教育精准扶贫,提升农民经济收入

  世界扫盲实践不断证明,扫盲教育是推动落后地区经济发展的有力生长点。世界银行调查研究显示,劳动者受教育的时间每增加一年,GDP就会随之增加9%[2]。“据估计,美国现有的成人文盲对美国商业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每年大约是400亿美元。偏低的读、写、算等基本技能,每年给英国工业造成48亿英镑(约76亿美元)的损失”[3]。国内学者研究发现,“农村小学及小学以下文化水平劳动力人口比重与农村绝对贫困发生率呈正相关,农村初中及初中以上文化水平劳动力人口比重与农村绝对贫困发生率呈负相关。其中,农村文盲或半文盲劳动力人口比重与农村绝对贫困发生率的正相关度最大”[4]。贫穷与愚昧总是如影随形,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只有通过教育精准扶贫,才有可能阻断贫困源,改变农村文盲群体的不利处境,提升其经济收入和社会地位。

  (三)自我价值实现角度:唤醒主体价值,促进自我实现

  “工业社会中的文盲状况恐怕是最困难,多数场合是戏剧性的。在以口头的交际占优势的文明中,文盲的人不感到同周围环境的隔阂。而在技术发达的世界里,以书面语言的交际为前提,不能读解书写符号的人比之能读写的人,必然处于劣势地位。当处理数字时,他们更加陷于窘迫的困境,在物质的、社会的环境中被异化”[5]。可见,“扫盲不是一切社会共通的普遍的单纯的技术能力,而是包含了文化层次上的基本概念及价值观”[6]。从这种意义上说,扫盲“应当把焦点对准人的发展、文化发展。扫盲本身不仅是目的,而且是促进不能读写的人们的和谐发展必不可少的工具”[8]。识字与技能仅是扫盲的低层次目标,其最高旨归还要促进文盲群体内在自主意识的觉醒,以及批判性思维能力的形成。近年来,我国有些农村地区农民由于缺乏必要的科学文化知识,导致封建愚昧思想沉渣泛起,违法犯罪活动时有发生。通过继续开展扫盲教育活动,能够丰富广大农民的精神文化生活,不仅可以为这些处境不利的文盲群体提供基本科学文化知识,习得生存技能,形成自主能力,还能够唤醒其主体意识,转变思维习惯和生产生活方式,从而最大限度地激发文盲群体的内在潜能,为其自我实现提供智力支持。

作者简介

姓名:屠明将 刘义兵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