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王辞晓等:企业数字化学习国际研究脉络与热点 ——基于WOS的文献计量分析
2018年10月31日 17:24 来源:《中国远程教育》 作者:王辞晓 郭欣悦 吴峰 字号
关键词:企业;数字化学习;文献计量;内容分析;科学引文数据库;WOS

内容摘要:研究发现企业数字化学习正在形成三个主要的研究方向:数字化学习在企业的接受度、企业数字化学习的策略与模式、企业数字化学习的有效性及对绩效的影响。

关键词:企业;数字化学习;文献计量;内容分析;科学引文数据库;WOS

作者简介:

  原标题:企业数字化学习国际研究脉络与热点

  作者简介:王辞晓,博士研究生,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北京 100871) 郭欣悦,硕士研究生,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北京 100871) 吴峰,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北京 100871)

  内容提要:本研究以科学引文数据库Web of Science核心集合中SCI-E、SSCI引文数据库为研究样本来源,选取自1981年起至今共478篇企业数字化学习领域文献。采用文献计量法、内容分析法,运用HistCite和CiteSpace两款文献可视化分析软件分析该领域研究脉络及研究热点。通过引文编年图、知识图谱、科学评价指标对研究历程的发展阶段及研究方向、学科领域、研究机构、研究学者及研究热点进行了综合分析。研究发现企业数字化学习正在形成三个主要的研究方向:数字化学习在企业的接受度、企业数字化学习的策略与模式、企业数字化学习的有效性及对绩效的影响。最后,本文提出企业数字化学习的未来发展方向。

  关 键 词:企业 数字化学习 文献计量 内容分析 科学引文数据库 WOS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教育学一般课题“互联网+新型知识生产:基于企业MOOC建设我国企业知识共享体系的战略研究”(课题批准号:BCA150023)的研究成果。

  【中图分类号】G64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458x(2018)3-0052-11

  企业数字化学习指在工作场所进行的学习或培训活动,以提高个人和组织绩效为目标(Wang,2011)。数字化学习(e-learning)指使用计算机网络技术,特别是通过互联网络进行学习(Welsh,Wanberg,Brown,& Simmering,2003)。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组织将数字化学习作为员工培训的主要方式之一(Ho & Kuo,2010)。美国培训与发展协会(ASTD)认为,使用的灵活性、传输的及时性、成本的高效益使得数字化学习在企业教育中得到广泛应用(Chen,2010)。

  企业数字化学习有别于学校场所的数字化学习,不仅需要重视学习者的学习效果,还需要从组织经济效益角度去关注学习迁移和绩效结果(Lim,Lee,& Nam,2007)。不仅需要关注数字化学习资源与平台建设,还需要关注学习者之间、组织之间的知识共享。企业数字化学习是面向成人学习者的基于信息技术手段的人力资源开发方式,成人学习理论、教育技术理论、人力资源开发理论是企业数字化学习的理论基础(李运景,等,2006)。本研究借助Web of Science科学引文数据库对自20世纪80年代至今的企业数字化学习国际文献进行计量研究,厘清企业数字化学习的国际研究发展脉络,以便更好地透视企业数字化学习的研究热点与发展方向,助力我国企业数字化学习的研究与实践。

  一、研究设计

  (一)文献样本

  本研究选取Web of Science数据库的核心合集中《科学引文索引(扩展版)》(Science Citation Index Expanded,SCI-EXPANDED)和《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SSCI)两个引文数据库作为文献样本来源。“企业”检索关键词外延上有多种表达形式,如“workplace”“company”“corporation”“organization”;数字化学习包括学习和培训活动,关键词有“e-learning”“on-line learning”“on-line training”等表达形式;企业学习者则有“employee”“staff”“worker”等表达形式。使用Web of Science数据库高级检索功能,即使用字段标识、布尔运算符、括号和检索结果集来创建检索式,所用到的字段标识中TS代表主题,TI代表标题。本研究最终确定检索式为:TI=(elearning OR e-learning OR online learning OR on-line learning OR online training OR on-line training)AND TS=(workplace* OR company* OR corporation* OR(organization* NOT student*)OR employee* OR staff* OR worker*)NOT TI=(student* OR “pre-school education” OR “primary education” OR “secondary education” OR “higher education” OR postgraduate OR Undergraduate)。检索日期为2017年2月10日,检索结果为478篇。设置时间跨度为1900年至2016年,但是最早的一篇文献出现在1981年。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以文献计量法和内容分析法作为主要研究方法,分别使用HistCite和CiteSpace文献分析软件作为研究工具。HistCite是一款文献引文编年可视化软件,由“SCI”创始人加菲德尔及其同事于2001年开发,通过文献及文献之间的引用情况快速锁定某一领域的重要文献及研究者,通过绘制引文编年图得到该领域的关键引文及其发展脉络(李运景,等,2006)。CiteSpace是一款识别文献发展趋势与动态的可视化知识图谱软件,由美国德雷克塞尔大学陈美超和大连理工大学WISE实验室合作开发,基于共引分析理论和寻径网络算法将知识单元、网络之间隐含的复杂关系显性化,揭示某一领域发展前沿与热点(肖明,等,2011)。首先运用HistCite软件,从文献基本信息、引文关系、关键指标等进行文献计量分析,接下来用CiteSpace软件对文献及其关键词等内容构建知识图谱,同时进一步对关键文献进行内容分析,探究企业数字化学习的研究脉络与热点。

  二、研究脉络分析

  将Web of Science数据库(简称“WOS”)检索数据文件导入HistCite和CiteSpace软件,对478篇文献进行文献计量分析和典型文章的内容分析。下面从文献时间、研究方向、国家/地区、来源期刊、学者等维度,梳理企业数字化学习的国际研究历程、发展脉络及主要研究方向。

  (一)研究历程回顾

  1.时间分布

  在WOS网站中可直接从检索结果分析中得到该领域各年份文献发表数量的数据,形成文献发表数量年份分布图(见图1)。由图1可知,WOS中企业数字化学习文献最早出现于1981年,随后十余年至1998年文献数量一直较少;从1999年到2004年文献数量缓慢增长,从不足5篇发展至10余篇;从2005年起,企业数字化学习上升至又一发展阶段,文献数量多达20篇以上;从2010年起,该领域研究受到研究人员的更多关注,得到平稳且持续的发展,文献数量稳定在每年42篇左右,其中2011年文献数量达到56篇之多。

  从20世纪80年代初到90年代末,计算机与互联网络技术处于发展之中,数字化学习处于发展准备期(汪家宝,等,2007),以学校为主的各组织对数字化学习进行了尝试和初步探索。在企业学习领域美国学者洛瑞(Lowry,1981)率先尝试将数字化学习应用于软件程序员的教育与培训。1994年“首届世界终身学习会议”举行使终身学习理论受到重视(吴峰,2012),企业学习得到发展;从21世纪初起,数字化学习条件、设施、环境及资源建设得到较大改善,逐渐从学校走向企业(汪家宝,等,2007)。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终身学习理念的推广及其在各行各业的渗透,在企业采用信息技术开展培训成为企业组织进行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手段。企业数字化学习发展历程与该研究领域文献数量的分布相吻合,形成了以下三个阶段:准备期(1980-1999年)、发展期(2000-2009年)、平稳期(2010年至今)。企业数字化学习仍然面临着经费投入、学习部门(如e-learning部门、企业大学)边缘化、缺乏完善评价体系等挑战(吴峰,2012),需要通过完善制度、发展政策、培养学习设计人才进一步推动企业数字化学习的发展进程,使其达到繁荣发展期。

  

图1 企业数字化学习研究文献的时间分布

作者简介

姓名:王辞晓 郭欣悦 吴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