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季金杰:如何评价成年人的学习积极性 ——基于PIAAC2013数据的量表修订与评估
2018年10月09日 16:31 来源:《上海教育评估研究》 作者:季金杰 字号
关键词:PIAAC;终身学习;学习积极性

内容摘要:运用回归分析研究“学习积极性”量表的效标效度,结果表明PIAAC各参与国在职人群的“学习积极性”与参加非正式继续学习之间亦存在显著关联。

关键词:PIAAC;终身学习;学习积极性

作者简介:

  原标题:如何评价成年人的学习积极性

  作者简介:季金杰,上海市格致中学,上海 200001

  内容提要:文章对国际成年人能力评估项目PIAAC“背景问卷”中“学习意愿”调查量表各调查项的内涵进行初步分析,进而选取其中指向相近的四条调查项,组成“学习积极性”量表,并进行了多组验证性因子分析,结果表明“学习积极性”量表相较于原始的“学习意愿”调查量表表现出与PIAAC统计数据有更好的拟合度。基于PIAAC2013调查数据,测试表明“学习积极性”量表在样本中具有结构不变性、完全弱等值性和部分强等值性。运用回归分析研究“学习积极性”量表的效标效度,结果表明PIAAC各参与国在职人群的“学习积极性”与参加非正式继续学习之间亦存在显著关联。

  关 键 词:PIAAC 终身学习 学习积极性

  中图分类号:G40-058.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380(2018)01-0050-07

  一、引言

  国际成年人能力评估项目(PIAAC)是一项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起和实施的成年人素养调查,着重收集各参与国家受调查者在认知能力、社交能力、运动能力、学习能力四个方面的数据,以此为各国教育政策制定者和从事社会保障与人力资源研究的学者进一步发展和完善经济、教育和社会政策提供支撑。[1]

  OECD在国际范围内开展大规模成年人素养调查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的国际成年人素养调查(IALS)以及在2003年、2006年先后两次实施的成年人素养和生活技能调查(ALL)。PIAAC的评价设计正是建立在IALS和ALL两项调查对“成年人素养”内涵的基础上,凸显信息时代对成年人工作和生活所需技能的新要求,从而全面评估包括读写能力、运算能力、信息化环境下的问题解决能力在内的21世纪成年人所需要具备的核心素养。[2]

  关于PIAAC的中文文献主要聚焦两个方面。其一是研究PIAAC的项目概况。有研究认为“参加PIAAC2013的国家有26个”,包括24个OECD成员国和俄罗斯、爱沙尼亚两个非成员国。[3]还有研究认为,PIAAC2013涉及24个国家和地区,包括22个OECD成员国及塞浦路斯、俄罗斯两个OECD的伙伴国家。[4]事实上,依据OECD官方网站的描述,参加PIAAC2013测试的国家和地区包括22个OECD成员国以及OECD伙伴国家——俄罗斯。[1]至于塞浦路斯,在OECD公布的PIAAC2013调查结果中的确存在塞浦路斯的相关调查数据。但OECD在调查报告中特别注明,报告中所出现的“塞浦路斯”均是指塞浦路斯岛南部由塞浦路斯共和国政府有效掌控的区域。[5]爱沙尼亚参加了PIAAC2013,但其在2010年已经成为OECD的成员国。[6]因此,塞浦路斯和爱沙尼亚都属于参加PIAAC第一轮调查的国家和地区。目前PIAAC第三轮调查正在进行,预计将于2019年收官。[1]其二是研究各参与国家在PIAAC2013中的调查结果以及对统计结果的解读。例如,有研究列举了PIAAC2013参与国家和地区在读写能力、运算能力、信息化环境下的问题解决能力等方面的平均得分情况,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各国调查结果的比较与评述。[4]还有研究整理了PIAAC项目负责人安德烈亚斯·施莱克尔(Andreas Schleicher)对调查结果的解读与见解,认为未来社会更需要那些能够将所习得的技能应用于更广泛的领域与情境之中的博才。[7]

  对于一个成年人而言,能否成为“博才”取决于诸多因素,除了接受良好的通识教育、积累丰富的知识与技能、掌握卓有成效的学习方法外,还需要在工作与生活中具有善于发现的探究意识和对新事物的学习积极性。那么,成年人的学习积极性具体体现在哪些方面?哪些指标可以用来评价成年人的学习积极性?这些问题似乎并未在已有的研究中得到充分诠释。

  PIAAC为了对不同工作环境下成年人的技能拓展和技能差异做出更深层的认识与解读,特地设置了背景问卷。背景问卷中涉及的问题既指向日常的通用技能,同时又涵盖诸如被调查者如何应对工作中对劳动技能需求的不断调整等问题。[8]

  在OECD发布的“PIAAC成年人素养调查技术报告”第18章“定量结果”中,列出了被称为“学习意愿”的调查结果统计表,尽管“技术报告”中没有对“学习意愿”做出详细的定义和描述,但在OECD官方发布的其他一些PIAAC相关报告中,还是能够找到与“学习意愿”内涵相近的指标和陈述。[9]例如,在“成年人素养调查:读者指南”中,明确PIAAC测试通过9个方面来收集被调查者参与学习活动和受教育体验的相关信息,其中“学习风格”方面,着重收集成年人的学习兴趣和学习新事物的途径两方面的数据。[10]不论术语的名称如何变化,“PIAAC成年人素养调查技术报告”中“学习意愿”栏目所反映出的统计结果已经表明了成年人对于新事物的学习态度与学习策略影响着其对新技能的习得程度。

  二、成年人学习积极性量表设计

  根据“PIAAC背景问卷概念框架”中的有关陈述,“学习意愿”这一术语的由来可追溯到约翰·柯尔比(Kirby John R)等学者对成年人“学习的方法”的研究。[8]柯尔比将“学习的方法”的概念界定为“一组学习的动机及相应的学习策略”,认为各种不同的学习动机都对应着个性化的学习策略。[11]

  表1列出了PIAAC问卷中调查“学习意愿”的六条调查项,测评时这六条调查项下均设有五个选项,分别为“完全不符合”“基本不符合”“部分符合”“基本符合”“高度符合”,用来表征调查项所述内容与被调查者实际情况之间的关联程度。[12]

作者简介

姓名:季金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