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孙治国等:远程开放教育学习者学习动机调查
2018年08月22日 10:29 来源:《现代远程教育研究》 作者:孙治国 赵铁成 等 字号
关键词:远程开放教育;学习者特征;人口学特征;学习动机;调查分析

内容摘要:相对于传统教育,远程教育中学习动机对于维持学习者的学习活动具有更重大的意义。当前,国内外对于远程学习者的学习动机研究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但是在研究范围或研究数量上仍显不足。

关键词:远程开放教育;学习者特征;人口学特征;学习动机;调查分析

作者简介:

  原标题:远程开放教育学习者学习动机调查

  作者简介:孙治国,青岛广播电视大学导学科研处副教授;赵铁成,青岛广播电视大学导学科研处副教授;孙丽青,青岛广播电视大学教务处教授(山东青岛266100);刘述,国家开放大学教育研究院副教授;王迎,博士,国家开放大学教育研究院研究员(北京100039)。

  内容提要:相对于传统教育,远程教育中学习动机对于维持学习者的学习活动具有更重大的意义。当前,国内外对于远程学习者的学习动机研究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果,但是在研究范围或研究数量上仍显不足。通过对全国不同地区的1095名远程学习者的19个学习动机项目进行在线问卷调查,结合学习者的人口学特征数据,采用均值对比、单因素方差分析与多因素方差分析等方法发现:(1)当前我国远程开放学习者学习动机水平整体提高,学习动机结构性改善;(2)除了在情感需求、成就一番事业的需求和求知需求三个方面有显著性差异之外,本专科学生的学习动机整体无显著性差异;(3)受婚育因素影响,26~35岁的学习者在满足家长需求、提高素质、求知等6个方面的学习动机水平较低;(4)随着年龄的增长,男性学习者情感需求动机、增加收入与文凭需求动机水平越来越低,而女性学习者则相反;(5)相比于第一和第三产业,第二产业的学习者学习动机水平最高;(6)随着我国城镇化进程的推进,乡镇学习者比农村、地市、省会城市以及直辖市地区的学习者学习动机都更要活跃。

  关 键 词:远程开放教育 学习者特征 人口学特征 学习动机 调查分析

  标题注释: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课题“开放大学教学质量保证体系的研究与实践”(FKB120430);国家开放大学重点课题“国家开放大学学习者特征调查”(G14A2301Z)。

  中图分类号:G434 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9-5195(2017)06-0085-08

  doi10.3969/j.issn.1009-5195.2017.06.010

  一、研究背景

  学习动机又称学习动力,是学习活动的推动力,能够“激励和指引学习者进行学习”(陈琦等,1997)、“维持学习活动”(郭德俊,2006),甚至是维持难度较大、具有挑战性的学习活动(Schunk et al.,2008)。因此,学习动机是决定面授教学(Brophy,2010)抑或在线学习(Jones et al.,2007; Bekele,2010)成功与否的重要因素。Bates(2005)认为,在线学习从属于远程教育范畴。在远程教育中,时空分离的教育环境下,具有“独立性”的成人在线学习(陈丽,2011)要获得理想的学习效果,学习者学习动机的重要性要进一步凸显出来(陈瑶,2014)。

  近年来,国外对在线学习动机研究的大致倾向有两种:其一,采用特征模型(Trait-Like Model)进行调查研究,认为学习动机是学习者相对稳定、个人的特征;其二,聚焦在线学习环境的设计,旨在激发学习者最佳的学习动力(Hartnett et al.,2011)。但相关的研究不论在研究数量或研究范围两个层面,仍具有局限性(Artino,2008; Bekele,2010)。“国内对远程学习者学习动机的研究从21世纪正式开始”(周素萍,2012),虽然起步较晚,但其突出的特点是研究框架及量表工具的演进以及其在实证研究中的应用及发现。主要有以下两条发展脉络。

  一是王迎和彭华茂等(2006)在李金波等(2004)“成人参与学习的动机量表”基础上,编制了“远程学习者学习动机测量工具”,并对250名远程学习者展开调查,发现远程学习者的学习动机主要倾向于认知内驱力(一种内部动机,是“要求了解和理解的需要,要求掌握知识的需要,以及系统阐述问题并解决问题的需要”)和自我提高的内驱力(一种外部动机,是“个体因自己的胜任能力或工作能力而赢得相应的需要”)。而后,王迎和安玉洁等(2006)进一步将学习动机作为重要的学习者特征元素,构建了远程学习者特征研究的DSMS四维模型。在跨15个省市、覆盖78个本专科专业的6721份学习者特征调查问卷中,王迎等(2014)发现:远程学习者学习动机多样化特征明显,并通过年龄、产业和地域三个维度简要描述了学习者多样性的学习动机。

  第二条发展脉络是新近出现的尝试。吴峰等(2015)根据在线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的不同,开拓性地提出并编制了“非约束条件下成人在线学习动机量表”,同时认为在线学历教育(即约束条件下的)动机量表“是包含外部影响的动机量表”,并利用该的量表对高校网络教育、高校MOOC、企业MOOC、企业E-Learning和政府E-Learning 5种不同模式的在线学习动机展开调查(吴峰等,2016)。在对653份有效问卷的分析中,他们发现,学习动机分别与学历性质(学历或非学历)、操作范式(学习或绩效)、学习方式(正式或非正式)和组织性质(企业或政府)四个变量存在显著性差异。

  此外,截至2016年10月,教育部最新发布的《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学生情况》统计显示:2015年,网络教育本专科招生数为203.4万人,在校生达628.5万人。可见,在线学历教育的学习者“依然是在线成人学习的主体”(杨志坚,2014)。面对为数众多的远程学历教育的学习者,不断深化了解其多样化、复杂化(刘凤存,2012;黄瑞红,2012)的学习动机不权必要且意义重大。但除了王迎等(2014)的实证研究外,大部分调查的样本数量及取样范围均相对局限,连续性的调查研究和在此基础上的比较探索也有待开展。

  二、研究方法与样本

  本次学习动机调查是远程开放教育学习者特征调查的重要组成部分,调查采用了在线问卷形式。作为国内首次较大范围的连续性调查,本研究沿用了王迎等(2014)远程教育学习者特征调查问卷。问卷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本研究选取其中两部分数据:其一,学习者的学习动机特征部分包括19个闭合项目,均按照Likert五段量表编制。其二,学习者的人口学特征部分包含17个项目。同时,测定的学习者学习动机特征量表的Cronbach's α值为0.935。

  为了保证研究的效信度,问卷的投放和回收环节也采取了较严格的措施。首先,2014年10月,研究者通过某学习者在线学习门户网站,向注册的远程教育学习者发放问卷,学习者自愿参与填写,并于2015年7月对回收的问卷数据进行了相关提取处理。其次,在问卷回收及数据提取阶段按照地域间的均衡原则,提取了来自32个不同地域的2746份问卷,包括东南部经济发达地区、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中部地区和东北地区。再次,为进一步保证数据的效度,按照整个问卷填答的完整性,筛选其中1095份有效问卷作为分析对象。

  样本编码包括两个部分:其一,针对问卷中学习者学习动机特征,按照“完全不符合”“不符合”“说不准”“符合”和“完全符合”,依次编码为l至5。其二,针对量表中的人口学特征,包括性别、年龄、户籍及生活工作地域、工作领域、职别等共计14项,也做了相应的编码处理。

  统计数据分析借助SPSS 21.0软件进行均值比较、单因素方差、多因素方差,以及相应的事后检验,挖掘学习者的学习动机特征,并重点考察了人口学特征与学习动机特征的关联性。

作者简介

姓名:孙治国 赵铁成 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