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王中:我国终身教育共同体的发展研究
2018年07月03日 15:15 来源:《职教论坛》 作者:王中 字号
关键词:终身教育共同体;终身教育体系

内容摘要:我国一些城市创新举措,以培育终身教育共同体推动终身教育体系的完善,在扩大教育供给、提升服务质量等方面取得了初步成效。

关键词:终身教育共同体;终身教育体系

作者简介:

  原标题:模式与特征分析:我国终身教育共同体的发展研究

  作者简介:王中(1971-),男,江苏常州人,常州市教育局终身教育处处长,研究方向为职业教育与终身教育。

  内容提要:我国一些城市创新举措,以培育终身教育共同体推动终身教育体系的完善,在扩大教育供给、提升服务质量等方面取得了初步成效。终身教育共同体的优势在于:通过政府主导和社区治理,凝聚广泛共识,推动资源共建共享,激发社会积极履行教育责任,从而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的社会化,以及人对社区的归属感。但是,具体实施过程中还面临诸多困难,因此,分析终身教育共同体的模式和特征,展望未来发展趋势,将有助于破解实践瓶颈、推动经验的提炼与分享。

  关 键 词:终身教育共同体 终身教育体系 模式 特征

  标题注释:江苏省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立项课题“生态学视角下终身教育共同体建设研究——以常州为例”(编号:D/2015/03/122),主持人:丁伟明;上海终身教育研究院学术基金项目“终身教育视野下社会教育力之聚通与提升”(编号:SJJ14004),主持人:叶澜。

  中图分类号:G7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7518(2017)27-0065-05

  近年来,上海、杭州、常州、嘉兴、温州等地开始研究和推动终身(社区)教育共同体建设,尝试在终身教育和终身学习理论、马克思、滕尼斯共同体理论的指导下,促进有主导的相关伙伴关系与合作网络建设,意图实现终身教育体系的结构性、系统性变革,这一创新性实验对我国突破终身教育发展瓶颈有着一定的推广价值。然而,无论是从我国终身教育的制度设计,还是从实践成效来看,其体系性优势并未充分发挥。一方面,管理条块分割和资源孤岛现象普遍存在,政府的、社会的终身教育服务由于缺乏有效组织,一定程度上处于无序发展状态。另一方面,社区治理的理念还未成为广泛共识,社会履行教育责任的作用被忽视,加之社区教育的作用没有得到应有的发挥,人们对社区并未形成强烈的精神上的归属感。因此,研究和推动终身教育共同体建设,对优化终身教育体系建构有着重要的意义。

  一、模式梳理:我国终身教育共同体的发展实践

  目前,我国终身教育共同体主要有上海市杨浦区“三区联动”、杭州市“两级联动”、常州市“四级联动”、嘉兴市“内外联动”和温州市“联盟联动”五种模式,上述城市(地区)正在研究实施终身(社区)教育共同体这一构想,并发表了初步探索的论文。这些模式构建的出发点基本相同,不再聚焦单个问题,而是以学习需求为导向,希望通过各种力量的联动,系统性地实现最大限度的资源整合、共享共建(从而解决终身教育资源发展不平衡、重复建设与条块分割、过度依赖政府供给和各类社会教育无序发展等问题,进而在文化精神上形成认同和归属感)。

  (一)“三区联动”模式

  上海市杨浦区“三区联动”模式以大学校区为核心,以科技园区为基地,以城市社区为依托,其中:大学校区承担知识创新、人才培养的职能,为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人才保障和智力支持;科技园区承担科技孵化、技术创新和产品生产的职能,成为产学研相结合的重要场所、大学师生创新创业的基地和区域经济发展的增长点;公共社区承担为大学校区、科技园区提供公共服务和政策支持[1]。通过功能互补和资源共享,实现“三区”共同培养人才的目标。

  “三区联动”有利于打破大学与城区的“围墙”,充分发挥科教的辐射效应和大学的溢出效应,克服学校教育体系自身的整合和贯通障碍,实现社区教育体系与学校教育体系有效对接。通过政府主导,多层次合作共建,形成区、校、园资源共享和联动。同时,社区学院在建设终身教育共同体中发挥重要作用。不能忽视的是,由于推进措施缺乏连续性,“三区联动”还存在共享共建、成本承担和资源整合等方面机制保障欠缺,以及一些大学对社区的地位和作用认识不足等问题。

  (二)“两级联动”模式

  浙江省杭州市“两级联动”模式由社区学院、社区分院、乡镇成校,以及其他各类学校、行政部门、企事业单位和居民个体,围绕共同的目标,追求整体高效发展,组建合理调配和共享教育资源的社区教育联盟。其中:以大市范围内的区级社区学院、区域性中心成校组成一级共同体,开展区域间的合作;以区、县内的社区分院、成人文化技术学校、民办教育机构等单位建立二级共同体,开展区内合作[2]。一级共同体与二级共同体之间,以及二级共同体之间以大项目建设来实现贯通。

  “两级联动”以学习需求为导向,意图打破部门和领域限制,使社区教育从孤立走向多元合作,初步形成资源合理调配和充分共享的社区教育联盟,从而解决社区教育机构的个体办学能力较弱、办学条件差距较大,以及管理手段单一封闭、农村社区教育资源少的问题。目前在社区教育共同体理事会的领导下,通过大项目合作机制和发展性评价,在一定范围内实现了人财物的统一调配。但是,由于社区教育机构的统筹作用没有得到有力发挥,导致一些联动项目实施存在不确定性。

  (三)“四级联动”模式

  江苏省常州市“四级联动”模式是在社区教育委员会指导下,初步建成以社区(村)、街道(镇)、区(县)、市为四级体系,对应建设居民学校、社区教育中心、社区学院、市开放大学四级终身教育统筹指导机构,其他学校、政府部门、企事业单位、教育培训机构、学习服务基地、社会团体为重要参与方,具有一定地域特征的终身学习服务网络体系[3]。“四级联动”较好地发挥了社区教育机构的主导作用和社会组织、经济组织参与的积极性。

  在常州市促进终身教育工作领导小组的指导下,由各级社区教育委员会主导,并由社区教育机构具体统筹区域内、对接区域外的各类资源,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和培育社会组织的力度,一定程度调动了社会组织和经济组织参与社区教育的积极性,尤其较好地推动了基层和农村的阵地建设,社会组织参与的积极性得到培育,初步缓解了教育供给与学习需求的资源不匹配、信息不对称,特别是优质社区教育资源匮乏的问题,增强居民对社区的归属感。但是,由于政策支持的力度不够,导致一些联动项目不能长期实施。

作者简介

姓名:王中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