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吴雪萍 任佳萍:美国社区学院问责制的关键
2018年02月22日 08:11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 作者:吴雪萍 任佳萍 字号
关键词:美国;社区学院;问责制;自愿问责框架

内容摘要:“自愿问责框架”是美国首个由社区学院构建、为社区学院服务的综合性问责框架。

关键词:美国;社区学院;问责制;自愿问责框架

作者简介:

  原标题:“自愿问责框架”:美国社区学院问责制的关键

  作者简介:吴雪萍,任佳萍,浙江大学教育学系,浙江 杭州 310028 吴雪萍,女,浙江大学教育学系教授、教育学博士;任佳萍,女,浙江大学教育学系博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自愿问责框架”是美国首个由社区学院构建、为社区学院服务的综合性问责框架。“自愿问责框架”主要包括“学生进步和成果测量”、“劳动力、经济和社区发展测量”、“学生学习成果测量”三大测量工具。“自愿问责框架”实质上就是社区学院主动向利益相关方报告自身教育质量和资源使用效率等情况。作为一套为社区学院“量身定制”的绩效评估工具,“自愿问责框架”具有通用性和可比性,它简化了社区学院开展问责的流程。为满足实际需求,“自愿问责框架”一直在不断更新与完善。尽管“自愿问责框架”的实施面临不少难题,但它很有可能成为美国社区学院的基本问责框架,影响社区学院的未来发展。

  关 键 词:美国 社区学院 问责制 自愿问责框架

  标题注释:本文系吴雪萍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职业教育质量保障研究”(项目批准号:14BGL129)的研究成果之一。

  中图分类号:G649.20/71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667(2017)07-0041-08

  近年来,为有效回应外界的问责诉求,美国高校开始主动发布有关学生成就和机构绩效的报告。其中,学生成就指学生达成入校时所设定的目标;机构绩效则指学校在帮助学生达成目标上的有效性。[1]社区学院拥有报告学生成就和机构绩效所需的数据,却缺少适合自身的数据收集、分析和呈现工具,只能被迫采用四年制大学的框架。[2]这种做法导致社区学院在美国教育系统中的地位和重要性被低估。正如美国社区学院协会会长沃尔特·邦弗斯(Walter Bumphus)所言,“要求社区学院按照为四年制院校设计的标准,只能描绘出一幅不完整、不准确的绩效图景,从而导致社区学院的有效性和贡献值被大大低估。”[3]为改变这种状况,2009年秋,“美国社区学院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Colleges)联合“美国社区学院受托人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Community Colleges Trustees)和“学院宣传与政策中心”(College Board Advocacy and Policy Center)共同开发了“自愿问责框架”(Voluntary Framework of Accountability)。这是美国社区学院首次尝试为自己“量身定制”问责框架。2011年11月,美国社区学院协会发布了《1.0版自愿问责框架指标手册版》(The Voluntary Framework of Accountability Metrics Manual Version 1.0),详细阐释了“自愿问责框架”包含的术语、指标及其操作性定义。2013年秋季,美国社区学院协会成功开发了基于网页的在线数据工具,“自愿问责框架”进入全面实施阶段。2016年5月,美国社区学院协会发布了《4.1版自愿问责框架指标手册》(Framework of Accountability Metrics Manual Version 4.1),进一步细化了内容,成为目前社区学院实施自愿问责制的重要依据。

  一、自愿问责框架的产生背景

  (一)实行问责制是美国提升高等教育质量的重要举措

  着眼于机构有效性(institutional effectiveness)的问责制在美国不是新鲜事物。[4]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履行责任、绩效评估等理念引入高等教育领域,高等教育机构面临不断增加的外部问责压力。[5]2006年,斯佩林委员会(The Spelling Commission)发布了题为《领导力考验:创造美国高等教育未来》(A Test of Leadership:Creating the Future of U.S.Higher Education)的研究报告,提倡强化高等院校的透明度和问责制,要求高等院校将财政、招生、学生表现等数据公之于众。[6]近几年,加利福尼亚、马里兰、华盛顿、佛罗里达等州陆续实施绩效拨款制度,将教育拨款与院校的绩效直接相联系。[7]在此背景下,美国高等教育机构一直在探索合理的绩效评估方式,以有效回应利益相关者的问责诉求。

  目前,有关问责制的全国性讨论已经触及高等教育的核心使命,即不断提高学生的成就。[8]新一代年轻人倾向于将接受高等教育视为一种投资,他们要求高等院校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要求看到教育带来的回报。[9]因此,对学生的学业成就进行全面、准确、及时的报告已成为高等院校的义务。近年来,美国的公、私立高等院校先后发起“自愿问责”(voluntary accountability)倡议,构建了适合自身的绩效评估体系。2007年,“美国独立学院与大学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dependent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开发了首个由私立大学自发创建的消费者信息查询工具——“大学和学院问责网络”(University and College Accountability Network)。[10]同年,“美国州立学院与大学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Stat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和“美国公立赠地大学协会”(Association of Public Land-Grant Universities)合作开发了评估公立四年制大学学生学习成果的标准化工具——“自愿问责系统”。但社区学院系统却迟迟没能构建属于自己的绩效评估体系。[11]

  (二)社区学院亟需构建适合自身特点的问责框架

  据统计,美国共有1,108所社区学院,为近1,300万学生提供教育和培训。[12]近年来,美国社会越来越意识到社区学院对于保持其高等教育强国地位、扭转其经济颓势的重要性。2009年7月,奥巴马发布“美国毕业行动”(The American Graduation Initiative),提出要在2020年前使美国重新成为接受高等教育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并要求社区学院额外培养500万高等教育毕业生。2015年初,奥巴马提出“美国学院承诺计划”(American's College Promise),强调要进一步推进高等教育普及化,为符合一定条件的社区学院学生提供两年免费教育。随着社区学院人才培养任务的加重和公共经费支持的增加,各利益相关方要求对其进行问责的愿望也日趋迫切。

  然而,由于社区学院只能借用四年制大学的绩效评估工具,其真实的绩效被大大低估。有学者认为,四年制大学的绩效评估工具只能测量社区学院约20%学生的学业成就。[13]这种状况给社区学院带来了诸多负面影响,包括财政支持不足、社会认可度不高、改革方向不明确等,严重损害了社区学院的健康发展。社区学院亟需在有关问责制的全国性讨论中发出自己的声音,亟需开发能够全面、准确、及时描绘自身“形象”的绩效评估工具。[14]在露明纳基金会(Lumina Foundation)和比尔与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Melinda Gates Foundation)的共同资助下,美国社区学院协会、社区学院受托人协会以及大学宣传与政策中心于2009年合作共同开发了“自愿问责框架”,以便为社区学院量身设计一个绩效评估工具。

作者简介

姓名:吴雪萍 任佳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