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老年教育与学习:为何学、如何学、学什么
2018年02月12日 08:54 来源:《终身教育研究》 作者:(澳)吉莉安·M.博尔顿-刘易 字号
关键词:老年教育;学习;老龄化;老化;积极老龄化

内容摘要: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发端要比欧美国家晚约一个世纪,因而对教育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手段之一的“意识”和着力发展老年教育的研究与实践的“行动”也要相对落后。

关键词:老年教育;学习;老龄化;老化;积极老龄化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吉莉安·M.博尔顿-刘易斯(Gillian M.Boulton-Lewis),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昆士兰科技大学设计学院教授,斐济南大平洋大学教师教育系兼职教授,主要研究兴趣为学习及其对终身教育的意义,近年来关注的主题有:儿童早期的道德发展、老龄化与学习、可持续的老年人社团。

  译 者:李洁 李洁,华东政法大学科学研究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老龄问题研究(jennyyun@163.com)

  关 键 词:老年教育 学习 老龄化 老化 积极老龄化

  基金项目:2016年度华东政法大学科学研究项目(16HZK017);上海市示范马克思主义学院项目;学科骨干资助计划项目

  DOI:10.13425/j.cnki.jjou.2017.03.008

  [译者前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发端要比欧美国家晚约一个世纪,因而对教育是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手段之一的“意识”和着力发展老年教育的研究与实践的“行动”也要相对落后。然而,作为人口大国,我国目前未富先老的特殊形势迫切呼唤老年教育的研究与实践的创新。总体而言,我国老年教育的实践探索要先于理论研究,这种情形若长此以往,将导致我国老年教育实践发展的价值定位会因缺乏必要的理论指导而模糊不清,同时势必会制约我国人口老龄化背景之下老年教育的可持续性发展。因此,译者希望能够通过借鉴西方发达国家已有的理论研究成果来丰富并促进我国老年教育的研究,从而为我国老年教育实践提供理论依据。本文作者吉莉安·M.博尔顿-刘易斯明确指出,理解老龄化并为老龄化作准备,是21世纪面临的重要课题,关注人们在老龄化过程中所参与的教育和学习问题(例如,老龄化、老年教育与学习等一般问题,以及老年人为何学、如何学及学什么等具体问题),提高日益老龄化人群的生活质量,非常有必要。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本文阐述观点时所引用的例证均来自西方社会对老年人的研究,所以若想要深刻地理解这些观点并用它们指导我国老年教育的实践发展,则还需要来自本土化研究的进一步论证。

  近年来,澳大利亚有两项关注积极老龄化的研究:一个是澳大利亚全国老年人产出性老龄化中心(National Seniors Productive Ageing Centre,2005)关于积极老龄化的调查,研究了老年人积极老龄化的意义及促进因素;另一项是西澳大利亚政府社区发展部(Department for Community Development,Government of Western Australia,2006)进行的积极老龄化基本指标开发与实施研究。这两项研究将积极老龄化的概念操作化为:主动保持健康、身体和精神活跃;参与学习;生活在安全的环境中;正在工作;积极参与家庭和社区生活等维度。在美国,成功老龄化被界定为多维度的,包括身体的、功能的、心理的和社会的健康。[1]在英国,鲍伶和爱利夫(Bowling & Iliffe)发现,一个多维层级的老龄化模式比一维模式(比如,生物医学的、社会学的)更能权威地预测生活质量。[2]

  以前描述的老年人的刻板印象正在发生着变化。今天有许多老年人被形容为活力四射的——他们慢跑,旅行,保持着积极的社会参与和政治参与,并享受学习。21世纪,我们将看到一类新新老年人:更加健康的、更加受良好教育的和更加财务安全的……未来的老年人将在退休之后寻求个人的持续发展,而且,旨在满足老年人需要的教育项目与服务需求也将得到加强。主流成人教育研究者认为,人们所受的教育越是多,他们就越想受教育,他们也越会参与进一步的学习活动。[3]

  一、学习与老龄化

  学习的高级形式可以被描述为理解,即以不同方式看待事物,并且可能会随着个体发生不断变化。[4]这对任何年龄的人来说都是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沃尔夫(Wolf)用一个75岁女性老人因患糖尿病而必须改变饮食和生活方式的例子探讨并证明了学习的四个过程:分化(differentiation)、失调(dissonance)、解构(deconstruction)和重构(reconstruction)。老化的负面作用向这位女性老人发出了需要使用这四个学习过程的挑战。这四个学习过程充分地依赖于个体的信息处理系统功能——特别是感知、短时工作记忆和长时记忆。

  老年人需要且想要学习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他们要尽最大的能力来保持兴趣并享受生活,而且他们往往有时间这样做。依据埃里克森(Erikson)的第八阶段学习模式(自我完善),沃尔夫始终认为:老年教育是文明的本质,它令老年人通过对他们知识与经验的反思来对文化作出重要贡献。[5]

  教育和学习被假设为是促进社会参与的重要因素,并使成人在他们日益变老时享受积极的生活质量。[6]广泛的社区参与对享受和娱乐而言是第一重要的,它也能令老年人适应环境的变化,比如技术、生活方式、财务和健康等。根据史米兹(Smits)等人的研究:解决问题和适应变化的能力是积极老龄化和长寿的强有力的预测因子[7],世界卫生组织(2002)也引用了该结论。巴特勒(Butler,2002)则引用了麦克阿瑟(MacArthur)有关老龄化的研究,作为确认“参与有意义的活动能够促进良好的健康、生活满意度和长寿,并能降低身体和情感疾病的成本”的佐证。[8]

  二、学习的作用

  显然,学习在产出性老龄化(productive ageing)中扮演着一个重要作用。[9-12]阿戴尔特(Ardelt)指出了在一个科学技术发生日新月异变化的社会中老年人必须接受终身学习和继续教育的情形。终身学习和继续教育能够让老年人与科学技术的进步保持一致的步伐,并通过加强他们的自立、自给自足和在身体、健康及社会关系方面的应对策略来维持他们的生活质量。特别地,终身学习和继续教育能够帮助他们发展“智慧”(需要不同的学习方法,如反思)。[9]阿戴尔特区别了智力和与智慧相关的知识,两者的关系就像定量与定性、理论和精神。戈德曼(Goldman,2005)的著作则是一个提供老年人智慧范例的不错的信息来源。[13]

  丹奇和瑞根(Dench & Regan)描述了正规和非正式学习对老年人(50岁以上)的益处,包括享受生活、自信、感受自我、对生活满意、应对能力提高、社会参与增加和更加健康。老年人给出了学习的重要原因是能够保持大脑活跃并享受挑战;而给出的不学习的普遍原因是没有时间和兴趣。威兹诺(Withnall)则关注了近年的神经学研究,认为晚年的精神训练能够增加智力,有利于维持精神功能,并且能够帮助扭转记忆衰退。[14]沃尔夫在大量研究的基础上发现,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有精神刺激体验的老年人的记忆较少衰退,并且语言功能可以持续发展到70岁晚期。[5]

  三、老化与认知过程

  霍恩与霍夫(Hotn and Hoffer)描述了至少9个广泛的认知组织过程:(1)从同化过程中提取知识(M:Maintained/可维持的);(2)流畅的知识检索(M);(3)可视化能力(M);(4)听觉能力(M);(5)数理能力(M);(6)推理能力(V:Vulnerable/易受损的);(7)保持即时意识的过程(V);(8)加速理解的过程(V);(9)迅速决策的过程(V)。[15]

  个体在上述9个过程中的某个过程表现出或高或低的能力并不必然代表其他人也是如此。在人的一生中,这些过程在不同的年龄阶段会呈现出不同的表现形式。其中,有些能力在成年早期就衰退,被称为易受损的能力(Vulnerable,V),像(6)-(9)从20岁早期就开始向前缓慢衰退,而且它们也不可逆转地受到大脑损坏的严重影响。而有些能力在成年晚期依然较少衰退,则被称为可维持的能力(Maintained,M),例如:(3)和(4)一直增加到40岁,然后逐渐下降;(1)(2)(5)在衰退之前,一直增长到60岁;随着年龄的增加,(1)在个体间的差异会增大,因为有些人在正规学校教育结束后仍然继续学习;(6)-(8)的衰退会导致人们理解复杂关系的能力的丧失。在某种程度上,随着年龄增长的认真和坚持的增加会弥补这些丧失。(6)的某些方面也可以通过训练而改善。易受损能力衰退的开始也与因不同生活方式(比如酗酒)所引起的某些大脑功能的丧失有关。

  最近的研究特别侧重于神经心理学的测试,覆盖了多种被认为是随着年龄增长而功能衰退的认知领域,包括心理速度、某些记忆方面和执行功能等,并提出了高等教育在正常老化期间对认知功能下降的早期保护作用的程度的假设问题。[16]结果发现,老年人参与更多的关于语言学习和长时记忆方法的学习,其相关功能衰退的程度较小;而对于抗干扰、定势转移、语义和音位的流畅、心理速度等的测量结果显示,年龄越大功能衰退越快。来自西雅图的一项纵向研究发现,60-67岁的认知功能平均下降速度平缓适度,而67-70岁则随着液体智力和晶体智力连续平稳变化的轨迹而加速下降。[17]这说明如果仍保持良好的社会文化和生物医学条件,第三龄(60-80岁;第四龄是指80岁以上)的认知功能将逐渐变得与中年相似。①巴伦苏埃拉(Valenzuela)讨论了神经可塑性并提出了与早期想法相反的观点,即我们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继续发展新的大脑细胞(尽管也可能无法实现)。他还指出认知活动可能发展新的神经通路以取代其他被损坏的神经通路。[18]

作者简介

姓名:(澳)吉莉安·M.博尔顿-刘易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