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王吉康 杨海平:国际成人教育资助现状研究
2018年01月25日 16:27 来源:《成人教育》 作者:王吉康 杨海平 字号
关键词:成人教育;资助水平;资助主体;发达国家资助机制;成人教育价值

内容摘要:成人教育具有深远的社会、经济价值,只有充分理解这些价值才能提高成人教育的资助水平。国际成人教育资助的发展现状可以为我国提供一定的借鉴。

关键词:成人教育;资助水平;资助主体;发达国家资助机制;成人教育价值

作者简介:

    原标题:国际成人教育资助现状研究

  作者简介:王吉康,西北师范大学 教育学院,兰州 730070;杨海平,湖南医药学院,湖南 怀化 418000 王吉康(1990- ),男,山东德州人,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课程与教学论、教师教育、成人教育;杨海平(1978- ),男,湖南会同人,硕士,高级会计师,研究方向为高等教育。

  内容提要:高效的资助可极大地促进成人教育事业的发展。通过对《第二份成人学习与教育全球报告》的分析。发现国际成人教育的资助水平较低,资助主体较为多元,发达国家有较为健全的资助机制和成本分摊方式。成人教育具有深远的社会、经济价值,只有充分理解这些价值才能提高成人教育的资助水平。国际成人教育资助的发展现状可以为我国提供一定的借鉴。

  关 键 词:成人教育 资助水平 资助主体 发达国家资助机制 成人教育价值

  [中图分类号]G72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794(2017)04-0007-06

  doi:10.3969/j.issn.1001-8794.2017.04.002

  成人教育可提高成人的素质和技能,有利于创造更具包容性、生产性、公平性的社会,具有重大的社会效益。为充分发挥成人教育的重要作用,促进成人教育事业的发展离不开教育经费的有效投入。但目前我国对成人教育的资助或投入研究较少,对资助的水平、经费的来源、资助的机制等研究不足,因此有必要了解一下国际上成人教育的资助情况。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终身学习研究所在2013年发布了《第二份成人学习与教育全球报告》(简称《报告》),这是最新、最全面的关于成人学习与教育的国际性报告。《报告》中包含了129个国家成人教育投入、资助的相关信息,有利于帮助我们及时了解国际成人教育资助状况,为我国成人教育经费的充分、高效投入提供有益的借鉴。

  一、国际成人教育的资助水平

  大多数国家对成人教育的资助主要依靠国家财政性资金,所以成人教育资助水平主要是指国家对成人教育经费的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GNP)的比例。当前,国际上对教育经费的投入水平已达成共识,但对成人教育经费的投入没有统一标准。如《贝伦行动框架》提出“各国对整个教育的投入要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6%,并着力增加对成人教育的资助水平”。[1]虽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各会员国都强调提高成人教育的投入,但各国对成人教育的投入到底如何?还需要审视各国的实际情况。

  成人教育资助水平可用:成人教育投入占国民生产总值(GNP)的比例和成人教育投入占整个教育经费的比例来表示。表1展示了欧洲、亚洲、非洲、美洲各主要国家的成人教育资助水平。从总体上看,各国成人教育投入占GNP的比例范围为0.001%-0.692%,比例最低的是马其他,比例最高的是马来西亚;成人教育投入占整个教育经费的比例范围为0.01%-10%,比例最低的是斯里兰卡,比例最高的是马来西亚。可见在这些国家中,马来西亚的成人教育资助水平最高。而我国对成人教育的投入比例分别是0.002%和0.04%,成人教育资助水平较低。

  一般而言,国家收入水平的高低与资助水平的高低有密切关系,即收入水平越高的国家,成人教育的资助水平就越高。其中高收入国家,成人教育支出占GNP的平均比例为0.1504%,中等收入国家为0.1080%,低收入国家为0.041%。[2]我国作为中等收入国家,①对成人教育的投入相对不足,需加大对成人教育的资助水平。资助水平表明了当前各国对成人教育投入资金的多寡,除了政府之外,还有它主体的资助。

  二、国际成人教育的资助主体

  与成人教育资助相关的一个重要问题是谁应该支付。有研究者指出“成本的分摊应该更好地反映教育和学习的受益者。[3]这就强调了“谁获益谁支付”的资助原则。国际上成人教育的资助主体具有多样性,主要包括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民间组织、捐赠者、国际援助、私营企业和学习者本人。[4]虽然资助主体较为广泛,但高质量的成人教育花费较高。成人教育的花费包括成人教育者和管理者的人工成本,硬件设施和设备的成本,学习者的机会成本,交通费用,食宿费用,学习材料费用,托儿费等等。[5]因此“资助也要反映人们的支付能力,政府应在成人教育最需要的地方投入资金。”[6]总之,成人教育资助要遵循“谁获益谁支付”和“能力越强支付越多”的原则。当前国际上成人教育的资助主体主要包括国家的资助、利益相关者的资助、学习者对自身的资助、项目发展伙伴的资助四类。

  1.国家的资助

  在大多数国家,政府是成人教育最大资助主体。无论是在国家层面,还是地区层面、地方层面,政府资助以两个方式进行:在供给方面,资助成人教育的提供方;在需求方面,着力提高个人参加成人教育的支付能力。[7]相比之下,政府需更加注重对接受教育的成人的资助,即需求方面的资助。因为,这直接影响到了成人教育的参与水平。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也非常关注政府对个人的资助,并制定了成人教育资助的政府原则,即“缺乏资金不应成为个人参与成人教育的障碍,各成员国应确保为那些需要资金进行成人教育的人提供经济援助,社会弱势群体接受成人教育应当是免费的。”[8]因此,政府要加大对受教育者的财政资助。

  而对成人教育提供方的资助,效益最为重要。如果资助没有效益,再多的财政性投入也不会促进成人教育事业的发展。有效地投入资源,有三种方式:(1)以产出为导向的资助要提高资金的使用价值;(2)下放资助决策权,给地方教育和培训机构更多自主权;(3)采用公开招标的方式,增强政府合同的竞争力。[9]例如,为提高成人教育机构的服务质量和有效性,美国采用了以绩效为基础的成人教育资助制度,并根据各机构的表现情况分配财政性资源。

作者简介

姓名:王吉康 杨海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