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周世军等:农民工培训的困局、成因与破解机制设计
2018年01月25日 16:11 来源:《继续教育研究》 作者:周世军 李逊超 字号

内容摘要:从农民工、培训机构、企业和政府等四个维度分别剖析农民工培训效果不佳的原因,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是缺少一套行之有效的培训激励机制。

关键词:农民工培训;问卷调查;分位数回归;机制设计

作者简介:

  原标题:农民工培训:困局、成因与破解机制设计

  作者简介:周世军,安徽工业大学 商学院,安徽 马鞍山 243032;李逊超,华东理工大学 商学院,上海 200237 周世军,安徽工业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经济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从事劳动经济学研究;李逊超,华东理工大学商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产业经济学研究

  内容提要:一直以来,农民工培训被认为是提升农民工人力资本、改善收入的一项重要途径。文章根据微观调查数据进行分位数回归发现:无论对于何种收入群体的农民工而言,职业培训均没有发挥显著的增收作用,培训效果并不理想。从农民工、培训机构、企业和政府等四个维度分别剖析农民工培训效果不佳的原因,其中,最根本的原因是缺少一套行之有效的培训激励机制。针对上述问题,提出一套促使农民工、培训机构、企业和政府等四方有效参与的农民工培训激励机制和政策措施。

  关 键 词:农民工培训 问卷调查 分位数回归 机制设计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二元体制’变迁视角下人力资本代际传递与城乡收入不平等研究”(编号:16YJA790070);安徽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收入倍增目标约束下缩小安徽城乡收入不平等的理论与对策研究”(编号:AHSKQ2014D47);安徽工业大学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农民工培训困局、破解机制与政策设计研究——来自多维度访谈调查证据”(编号:201510360334)

  中图分类号:G725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9-4156(2017)04-029-05

  一、引言

  一直以来,中央政府非常重视农民工职业培训,并且将农民工培训上升至国家发展高度。李克强总理在出席2013年夏季达沃斯论坛时指出要加快发展职业教育培训,特别强调加强对农民工培训,使之在城市中能够找到适合自己的岗位。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上进一步系统地阐述职业教育,并将之上升至实现“两个一百年”和“中国梦”的高度。对农民工进行全面系统的职业培训不但可以促进农村剩余劳动力有效转移、提高农民的收入水平,而且可以加快我国城镇化进程。截至目前,我国政府已经开展“阳光工程”“农村劳动力技能就业计划”“雨露计划”“星火计划”等一系列有关农民工培训的项目。农民工培训项目种类繁多,但据国家统计局《2014年全国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进城农民工接受技能培训的比例偏低,仅为34.8%。不仅如此,培训效果也令人担忧。厘清农民工培训的作用状况、发展困境以及应对策略是需要政府认真关注和学者深入思考的重要问题。

  农民工培训的重要性早已引起学者的关注(王德文、蔡昉、张国庆,2008;王海港、黄少安,2009),其必要性已达成共识(李萌,2004;孔全新、康和平,2012)。不过,农民工培训的效果仍然存在争议。从现有研究结果来看,有些学者认为职业培训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王海港、黄少安,2009;周世军,等,2016),但也有部分学者认为职业培训显著影响农民工的收入增进(宁光杰、尹迪,2012;张世伟、王广慧,2010)。本文的实证结果较为支持王海港和黄少安等学者的研究结论。对于农民工培训效果不佳,也有不少学者分析原因。例如,马桂萍(2004)指出农民工对国家颁布的有关农民工培训计划和政策文件不够了解,农民工培训机制不完善,缺乏良好的政策和环境。也有学者认为培训内容存在一些问题,如胡秀俊(2011)认为目前农民工的技能培训普遍存在培训内容针对性不强、培训质量不高的现象。此外,政府在培训中的作为具有局限性,如江霞(2013)认为,存在政府培训资金投入过于分散、投入总量少、中央与地方政府不协调等问题。其实,培训效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培训模式。从不同的培训主体、培训方式出发,我国农民工培训模式可分为政府主导型(农业部农村劳动力转移培训课题组,2005;赵本涛,等,2004)、学校主导型(李湘萍,2005;张力跃,等,2008)、企业主导型(徐青林、强韶华,2013)、校企联合型(刘怀廉,2005)、社区主导型(金德浪,2010)等模式。但是,上述培训模式并没有充分考虑市场机制的作用,其弊端是农民工培训的可持续和有效性难以实现。而这一问题往往是研究农民工培训问题的核心。本文将围绕上述问题深入讨论农民工培训机制,提出应对措施。

  二、调查方案设计与培训效果实证

  (一)调查方案设计

  调查分为三期、四个维度。第一期调研即从农民工维度调查,我们于2014年1-2月深入安徽农村对春节返乡农民工进行问卷调查,发放问卷500份。第二期调研即从农民工和企业维度调查,我们于2014年7-8月深入安徽合肥和芜湖两地厂矿企业对农民工进行访谈调研,发放问卷1000份。第三期调研即从培训机构维度和政府维度进行调研,我们于2015年3-4月分赴培训机构和政府部门进行访谈。具体调研如下:

  第一期调研(农民工维度):2014年1-2月,深入安徽农村对春节返乡农民工进行问卷调查。调查使用多阶段随机抽样。第一阶段,在经济欠发达的皖北、皖西和皖南山区随机抽取宿州、六安、池州、宣城等地区的6个县以及在经济较为发达的沿江经济带随机抽取合肥、芜湖、安庆等地区的4个县,共计10个县。第二阶段,在每个县随机抽取2个乡镇,共计20个乡镇。第三阶段,在每个乡镇随机抽取2个村,按照随机等距抽样原则确定每个村10-15户居民(根据村庄的大小确定抽样的户数),共计500户农村居民。在被抽查的调查户中,选择年龄在18-60岁的家庭主要劳动力作为受访者。如果家庭主要劳动力春节没有返乡,则以家长为受访者,如果家长是在家务农的,则顺延下一户替代。如果随机抽取的样本家庭仅有老人或者春节举家外出,则亦顺延下一户替代。本次调查共发放问卷500份,有效问卷432份。

  第二期调研(农民工和企业维度):2014年7-8月,分赴合肥、芜湖两地经济开发区和市区的50家企业开展问卷调查。制造业企业名单根据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提供的企业名单简单随机抽样生成,服务业企业名单根据调研小组分区随机走访调查生成。调查对象为企业中具有农村户口的生产工人,调研方式为访谈式问卷调查,即调查员采取与员工交谈的方式获取相关信息,从而保证样本质量。调研发放问卷1000份,回收有效问卷839份。

  第三期调研(培训机构维度和政府维度):2015年3-4月,分赴农民工培训机构和农民工培训管理机构进行专家访谈。

  (二)农民工培训效果的分位数回归

  农民工培训目的在于提高就业技能,获取更多收入。本文将基于农民工收入视角实证研究职业培训对其收入的增进影响。由Koenker和Bassett(1978)提出的分位数回归(Quantile Regression)为此提供一个很好的分析工具。基于分位数回归,本文将构建一个收入决定模型。明瑟(Mincer,1974)认为在一个完全竞争的劳动力市场,人力资本是决定个人收入的关键因素。最初的明瑟收入方程仅有教育和经验两个自变量,本文将引入最为常用的性别、年龄、婚姻状况、职业和地区等控制变量。需要指出的是,在明瑟方程扩展形式中将保留经验平方项的设置,目的在于反映收入与经验之间的非线性关系。于是,构建分位数回归计量模型(*)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