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杨中超:教育扩招对成人高等教育经济回报的影响
2017年12月25日 15:00 来源:《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杨中超 字号

内容摘要:教育扩招降低了成人高等教育的相对经济回报;虽然教育扩招对成人专科和普通专科之间的经济回报差距没有显著影响,但是拉大了成人本科与普通本科之间的经济回报差距,原因在于教育扩招对成人本科经济回报的负向影响要明显大于普通本科。

关键词:教育扩招;成人高等教育;教育回报

作者简介:

  原标题:教育扩招对成人高等教育经济回报的影响研究

  作者简介:杨中超,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北京 102617 杨中超,男,国家教育行政学院讲师,主要从事教育管理研究。

  内容提要:基于中国综合社会调查2013年数据,分析了我国高等教育扩招对成人高等教育经济回报的影响。研究发现:教育扩招降低了成人高等教育的相对经济回报;虽然教育扩招对成人专科和普通专科之间的经济回报差距没有显著影响,但是拉大了成人本科与普通本科之间的经济回报差距,原因在于教育扩招对成人本科经济回报的负向影响要明显大于普通本科。

  关 键 词:教育扩招 成人高等教育 教育回报

  标题注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71473007)

  中图分类号:G7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4038(2017)04-0049-08

  始于1999年的高等教育扩招使得我国高等教育规模迅速扩大,从精英主义教育阶段迈入大众化教育阶段。教育扩招对高等教育经济回报的影响成为劳动经济学和教育经济学中至关重要的研究主题。虽然很多研究关注了教育扩招对不同学历层次高等教育经济回报的影响,但是鲜有研究探讨教育扩招对不同类型高等教育,比如成人高等教育与普通高等教育的教育收益的影响差异。

  一般而言,成人高等教育主要包括成人高考、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广播电视大学、网络远程教育等形式。在整个高等教育系统中,成人高等教育的相对规模近二十年来呈不断下降趋势,成人高等教育在校生数最高时占所有高等教育在校生数近一半,而近十年基本维持在20%左右。从成人高等教育的内部结构来看,成人本科在校生占所有成人高等教育在校生的比例呈逐年增加趋势,且在教育扩招后变得更加明显,近十年基本维持在40%左右。考虑到成人高等教育在我国高等教育系统中的独特地位以及教育扩招对高等教育系统带来的巨大变化,本研究试图探讨教育扩招对成人高等教育的劳动力市场回报所产生的影响。

  一、文献综述与研究假设

  关于教育扩招对高等教育回报的影响,学界观点不尽一致。社会学中的现代化理论认为随着经济发展、技术进步、工业化进程和教育扩招,教育等后致性因素将越来越成为个人社会经济地位的决定性因素,而家庭出身等先赋性因素的作用会逐渐消亡。[1]换句话说,教育,包括高等教育的回报不会因教育扩招而降低。国内也有学者认为教育扩招适应了经济形势和劳动力市场的变化,对大学毕业生工资和教育收益率的影响有限。[2]

  但是,信号筛选理论提供了另一种视角。该理论认为对于一个求职者来说,教育程度是他的能力和信号,而对雇主来说,教育则扮演着一个筛选装置的角色。教育之所以能起到这种信号作用,是因为一个人的能力与他获得信号所需花费的成本成反比。在劳动力市场上,对于竞争者而言,收入水平的高低不是由绝对教育水平决定的,而是取决于相对教育水平。因此,当教育扩招急剧增加了高等教育群体数量的同时,也降低了高等教育的区分度,使得高等教育在雇主那里的信号功能降低,从而导致高等教育社会经济回报的下降。与此同时,高等教育规模不断扩大,将使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者在求职者队伍中相对位置后移,为了在求职者队伍中占据更有利位置,从而获得好工作,他们会继续追求更高层次的高等教育,从而导致“文凭膨胀”,[3]进一步加剧高等教育文凭贬值。

  国内外学者的一些实证研究支持了这一观点。比如Ortiz和Wolbers对欧洲29个国家的研究结论支持教育扩招降低了职业回报,并且文凭膨胀越严重,教育回报越低。丁小浩等人研究发现,除初中以外,其他各级教育收益率的变化并没有延续以往显著上升的走势,而是逐渐趋于平稳,甚至有某种下降的迹象。研究者认为这可能与高等教育扩招有关,因为扩招使得高等教育人口的供给数量与现实经济所需数量不匹配,并且伴随着教育扩招,受教育者的质量和结构的变化也可能会导致教育收益率的下降。虽然研究者都没有区分高等教育的类型,但依据信号筛选理论的逻辑,教育扩招同样会降低成人高等教育的回报,毕竟成人高等教育只是高等教育的一种类型。据此,研究者提出第一个研究假设:

  假设1:教育扩招显著降低了成人高等教育的相对经济回报,与扩招前相比,成人高等教育获得者与高中学历获得者之间经济回报差距在教育扩招后显著更低。

  虽然有许多文献探讨高等教育回报的问题,但是专门探讨成人高等教育回报的研究却很少。许玲丽等人使用国家统计局2007年全国城镇住户调查数据分析了成人本科和成人专科的教育回报后发现,控制个人能力因素后,成人本科教育回报显著低于普通本科教育回报,而成人专科和普通专科的教育回报却没有显著差异。[4]遗憾的是这一研究并未探讨教育扩招对成人高等教育回报的影响。

  成人高等教育与普通高等教育之间的差别从某种意义上是教育质量的差异问题。如果用普通高等教育的目标和质量标准来评价成人高等教育,很显然成人高等教育的质量是低下。当教育扩招增加了普通高等教育的规模,而相对缩小了成人高等教育的规模时,在劳动力市场中,雇主选择普通高等教育学生的机会增加,换句话说,成人高等教育在雇主眼里的信号功能减弱,从而会降低其经济回报。

  成人高等教育的功能在教育扩招后也在转变。在扩招前,尤其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普通高等教育规模偏小,成人教育主要定位于学历补偿,以满足因年龄原因无法实现“大学梦”的一代人。教育扩招急剧扩大了高等教育规模,大大增加了高等教育机会,使得成人高等教育的学历补偿功能逐步丧失,而没能与时俱进的成人高等教育教学质量使得其成为某些人“混文凭”的工具,这可能会降低其经济回报。据此,研究者提出第二个研究假设:

  假设2:教育扩招显著拉大了成人高等教育获得者与普通高等教育获得者之间的经济回报差距。

  二、数据、变量与模型

  1.数据来源①

  本研究的数据来源于中国综合社会调查2013年的数据。该数据库把全国2801个区县单位(不含港澳台地区)作为调查总体,将其划分为三大直辖市市辖区、省会城市市辖区、东部地区区县、中部地区区县和西部地区区县等5个抽样框,采用分层四阶段不等概率抽样,每次调查约抽取样本量为10000个。本研究主要以改革开放之后开始接受高等教育的群体为研究对象,有效样本量为2828名。之所以这样选择,原因有两个方面:其一,1949年至1978年高等教育受国家政治形势,比如“文革”事件影响较大,高等教育,包括成人高等教育发展一度中断;其二,改革开放后我国逐步进入市场经济社会,高等教育回报更能反映劳动力的市场价值。

  2.变量选择

  本研究的因变量是个人年收入的对数,具体是指个人2012年全年的职业或劳动收入,纳入模型时取对数值。自变量是个人的教育水平。根据研究需要,研究者只选取了高中及以上学历,因此,模型分析时,个人的教育水平包含高中学历、专科学历和本科学历。问卷同样调查了被访对象的高等教育类型,分为普通高等教育和成人高等教育两类。

  控制变量包括被访者的性别、工作年限、工作年限的平方项、户籍、父母亲的教育水平以及就业单位类型、行业和区域。其中,性别以女性为参照组;单位类型包括国有或集体所有单位、私有企业、外资或港澳台单位三类,以私有企业为参照组;行业领域包括农林牧渔业、采矿/制造或建筑业、电力/煤气和水生产供应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批发零售/餐饮住宿和旅游业、房地产/金融和信息科技业、科教文卫以及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八类,以科教文卫为参照组;就业区域分为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以西部地区为参照组;户籍类型以农业户口为参照组;父母的教育水平包括以下几个类别:未受过任何教育、私塾、小学、初中、职业高中、中专及技校、高中、大专、本科和研究生,分析时按照其对应的受教育年限转化为连续性变量。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