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唐燕儿等:新生代农民工终身教育体系构建与运行 ——基于广东省新生代农民工的调查
2017年08月30日 08:52 来源:《终身教育研究》 作者:唐燕儿 王思民 字号

内容摘要:探索构建新生代农民工终身教育体系,并提出促进体系有效运行的支持对策,以提高其综合素质,帮助他们尽快地适应市场变化,满足市场需求。

关键词:新生代农民工;知识技能;心理资本;终身教育

作者简介:

  原标题:新生代农民工终身教育体系构建与运行

  作者简介:唐燕儿,暨南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教育学博士,主要从事教育信息技术、教育社会学与继续教育研究(tye@jnn.edu.cn); 王思民,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育经济与管理专业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教育信息技术、社区教育与继续教育研究

  内容提要:随着城市化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新生代农民工涌入城市,成为城市经济建设的主力军。现阶段,终身教育理念与城市产业结构调整对新生代农民工的知识技能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实证调查发现,新生代农民工存在着受教育水平与岗位技能不能满足自身生存发展与劳动力市场需求的现状。因此,本研究基于新生代农民工知识、技能与心理健康状况的实证调查结果,从机构要素和内容要素出发,探索构建新生代农民工终身教育体系,并提出促进体系有效运行的支持对策,以提高其综合素质,帮助他们尽快地适应市场变化,满足市场需求。

  关 键 词:新生代农民工 知识技能 心理资本 终身教育

  标题注释:2016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年度项目“基于新生代农民工心理资本的社会支持模式研究”(16BSH092)

  DOI:10.13425/j.cnki.jjou.2017.01.006

  一、问题提出

  2010年1月,国务院发布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加大统筹城乡发展力度 进一步夯实农业农村发展基础的若干意见》,其中首次以中央正式文件的形式使用了“新生代农民工”的提法。[1]新生代农民工主要是指80后、90后的进城务工的农村户籍劳动力。新生代农民工与老一代农民工相比,存在着许多实质性的差别,比如新生代农民工吃苦耐劳特征较弱,没有或缺少务农经验,城市适应性相对较强,向往城市生活,渴望融入城市。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5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末全国的城镇常住人口为7.71亿人,占总人口比重①的56.10%,比上年末提高1.33个百分点。全国人户分离的人口②2.94亿人,其中流动人口③2.47亿人。[2]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城市蓝皮书:中国城市发展报告NO.8》也指出,预计到2020年,中国城镇化率将超过60%,到2030年将达到70%,即“十三五”期间中国将全面进入城市型社会,同时城镇化从以速度为主转向速度、质量并重的发展阶段。[3]在城镇化迅速发展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新生代农民工涌入城市。但目前劳动力供给与企业用工需求不相匹配的就业结构性矛盾比较突出,新生代农民工存在着知识、技能水平不能满足岗位需求,心理资本水平较弱的现象。

  1995年,我国第一次以《教育法》的形式提出要“建立和完善我国的终身教育体系”。2016年6月开始实施的新《教育法》第二十条中明确提出:“国家鼓励发展多种形式的继续教育,使公民接受适当形式的政治、经济、文化、科学、技术、业务等方面的教育,促进不同类型学习成果的互认和衔接,推动全民终身学习。”同时,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也提出要“构建体系完备的终身教育体系”。随着我国终身教育理念的普及,新生代农民工自身发展和城市融入对终身教育的需求更为迫切,如何将两者结合起来,为新生代农民工构建集知识、技能以及心理健康于一体的终身教育体系,以促进新生代农民工的城市融入和缓解劳动力市场的供需矛盾,是研究者需要探讨的课题之一。

  二、新生代农民工现有教育、培训及心理状况分析

  1.调研对象的地区选择和问卷设计

  广东省地处沿海,地理位置优越,经济发达,是制造业和第三产业强省。多年来广东省的国内生产总值居全国首位,一直走在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前列,经济的快速发展为新生代农民工的城市涌入提供了条件与可能。另外,广东省于2010年开始实行“农民工积分入户”改革,这也是我国顺应经济社会发展,促进农民工城市融入和市民化的一项重要举措。[4]根据广东省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结果来看,2010年广东省有流动人口3128万人,绝对数量居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之最,占全国流动人口的12%,占广东省常住人口的30%;在流动人口中,属于省外户籍的占68.7%,省内户籍的占31.3%。流动人口的主体是农民工,2010年广东省农民工达2661万人。[5]

  另外,广州市于2014年初成立了全国唯一的作为政府一级部门的来穗人员服务管理局[6],市政府常务会议又于2016年初通过了《广州市来穗人员融合行动计划(2016-2020年)》,计划用5年时间,稳步有序全面推动来穗人员在人文关怀、思想认同、心理悦纳、政治参与、乐于奉献等领域的全方位社会融合[7],从中可见其对外来人口的重视。因此,本研究对广东省的新生代农民工进行了两部分的问卷调查,除基本信息外,一部分是对包括广州、深圳、中山、惠州、佛山、湛江等城市的1459名新生代农民工接受教育与培训情况展开的调查;另一部分是对包括广州、东莞、深圳、顺德、惠州、佛山等城市的890名新生代农民工心理资本情况的调查。这两部分调查的目的是了解作为外来人口大军的广东省新生代农民工的教育、培训及心理健康等情况。

  2.调查结果及分析

  调查分别从新生代农民工的受教育情况、技能培训现状以及心理健康状况等方面分析。

  (1)学历教育情况

  第一,新生代农民工学历教育水平不能适应劳动力市场的需求。从两部分问卷中的受教育程度情况来看,尽管新生代农民工的受教育年限相对于传统的农民工普遍更长,有65.9%的新生代农民工的学历以高中及专科为主,但是本科以上学历的比例较少,人数仅占总人数的16.7%。有54.4%的新生代农民工认为学历低造成了他们的就业困难。可见,新生代农民工虽然拥有一定的文化知识,但整体的学历教育水平与劳动用工需求不相匹配。因此,为适应现阶段产业结构性调整的市场需求,缓解“用工荒”和实现“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需要,新生代农民工的学历教育水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第二,新生代农民工受教育意识强烈。在第一部分的接受教育与培训情况调查中,有70.9%的新生代农民工认识到教育水平对他们的职业发展非常重要,有42.4%的新生代农民工认为已有的受教育水平不能适应工作发展的需求,且有63.2%的新生代农民工表示以后会积极参与继续教育。这说明新生代农民工已意识到自身的受教育程度影响了职业的发展,产业升级对他们的能力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们希望通过继续教育改变在劳动力市场处于弱势地位的现状。

  第三,新生代农民工接受继续教育的比例偏低。受主客观条件限制,新生代农民工接受继续教育比例与现实需求不相吻合。虽然新生代农民工自身知识水平偏低,但是只有较少部分的人选择接受继续教育,工作以后接受继续教育者只占到36.7%,而未接受继续教育者中有63.3%认为学习费用高、时间不充裕、缺少学习信息和途径,这些是阻碍其参与继续教育的主要因素。

  可见,新生代农民工较传统的农民工而言,虽然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学习意识较强,但现实中其受教育程度与劳动力市场需求不相适应,参与继续教育也面临着现实的困境。这些都凸显出构建新生代农民工终身教育体系的必要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