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张伟远:突破终身学习立交桥瓶颈
2017年08月09日 14:54 来源:《开放教育研究》 作者:张伟远 字号

内容摘要:建终身学习立交桥是我国建立终身教育体系的一项重大举措,制订各级各类教育之间衔接和沟通的国家资历框架写进了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

关键词:终身教育;资历框架;工作为本学习;专业实践硕士

作者简介:

  原标题:工作为本学习:突破终身学习立交桥瓶颈

  作者简介:张伟远,北京师范大学 远程教育研究中心,北京 100875 张伟远,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远程教育研究中心,zhangweiyuan@bnu.edu.cn。

  内容提要: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是我国建立终身教育体系的一项重大举措,制订各级各类教育之间衔接和沟通的国家资历框架写进了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然而,要建立完善的国家资历框架,我们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尤其是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存在尚不完善的瓶颈。本文旨在描述和分析国外资历框架中以工作为本学习为主要模式的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文章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描述我国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的迫切性,分析建立资历框架中面临的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系列的障碍。第二部分描述国外资历框架中主要采用工作为本学习的职业教育系列和继续教育系列,包括工作为本的中学教育到工作为本的研究生层次教育。第三部分以英国为例,阐述资历框架中工作为本学习的研究生层次教育,这是专门为职业教育领域的在职人士提供研究生层次的继续教育,称为专业实践硕士,与普通高校开设的学术硕士和专业硕士属同一资历级别。第四部分是讨论和结论。作者提出,要建立终身学习立交桥,需要制订和清晰资历框架中从属的职业教育系列和继续教育系列子框架,并与普通教育系列衔接,各类子框架都应有高层次的资历级别,以最终实现各类教育之间纵向衔接和横向沟通的终身学习立交桥。

  关 键 词:终身教育 资历框架 工作为本学习 专业实践硕士

  [DOI编码]10.13966/j.cnki.kfjyyj.2016.06.008

  [中图分类号]G4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2179(2016)06-0058-07

  一、介绍

  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和建立学分互认体系,实现普通教育、职业教育和继续之间的衔接和沟通,是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世界各国教育改革的重心,也是目前我国教育发展面临的重大任务。

  2010年,我国国务院颁布《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构建灵活开放的终身教育体系,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促进各级各类教育纵向衔接、横向沟通,满足个人多样化的学习和发展需要①。

  2013年,我国政府颁布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进一步提出试行普通高校、高职院校、成人高校之间学分转换,拓宽终身学习通道②。

  2016年3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授权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简称两会纲要)再次强调,建立个人学习账号和学分累计制度,畅通继续教育、终身学习通道,制定国家资历框架,推进非学历教育学习成果、职业技能等级学分转换互认③。

  张伟远(2014)基于国际上二十多年来发展普通教育、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之间衔接和沟通的资历框架实践,提出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和学分互认系统的“六个建立”,即建立统一的资历框架;建立统一的各级资历的标准和要求;建立成效为本的课程和评价体系;建立学术和职业的质量保证机制;建立学术和职业资历的评审制度;建立过往资历认可的标准和评审方法。

  建立统一的资历框架是实现各级各类教育之间衔接和沟通的前提,也是资历框架的顶层设计。资历框架要涵盖各级各类教育,这就需要建立这三类教育的子框架,即普通教育的资历框架、职业教育的资历框架和继续教育的资历框架。这三个子框架从知识、技能和能力三个维度,设立由低到高的统一资历级别标准和要求。例如,与高中/中职/技工等同的资历级别和要求;与大专/高职等同的资历级别和要求;与本科/应用本科等同的资历级别和要求;与学术硕士/专业硕士等同的资历级别和要求;与学术博士/专业博士等同的资历级别和要求。资历框架下的各个子框架都要遵循资历各个级别的统一标准和要求,进行相应的对接,才能让学习者在同一资历级别中获得的学分得到转换和互认,由此实现普通教育、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之间的沟通和衔接,形成终身学习立交桥体系。

  然而,在我国目前的教育体系中,资历框架的三个子框架只有普通教育系列能达到最高资历的级别,即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层次。职业教育子框架主要是中职和高职层次,应用本科很少,硕士和博士层次的课程更是寥寥无几。虽然职业教育系列的毕业生和在职人员可以报读普通高校专业型的研究生,但两类学校培养的目标、内容和方法都不同,按照普通高校的入学考试要求,职校毕业生和在职人员难以获得研究生层次的学习机会。另外,从我国开放大学提供的课程来看,大多数课程也是与中职对接的高职教育或者与高中对接的大专层次的应用性课程,应用本科层次的课程尚在起步阶段。继续教育领域也没有清晰的资历框架,课程名称五花八门,学分学时计算标准不一。由于没有统一的资历级别要达到的知识、技能、能力的标准和要求,大多数课程难以归入相应的资历级别,也导致学生获得的学分难以得到转换和互认。

  因此,在我国教育体制中,由于职业教育系列的资历级别到应用性本科就封顶了,职教院校和开放大学培养的毕业生和在职人员很难获得接受更高资历级别的学习机会,这不仅不利于我国职业教育系列中高级应用性人才的持续进修和终身学习,同时成为我国搭建终身学习立交桥和学分互认体系的障碍。

  纵观不同国家建立各级各类教育衔接和沟通的终身教育体系实践,其共同特征是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都有一直到博士层次的资历级别,这是通过学校和大学为学生和在职人员提供工作为本学习(work-based learning)的教育来实行的。本文将描述和分析国际上采用的工作为本学习教育模式及其在资历框架中的地位,并以英国采用工作为本学习的专业实践硕士课程为例进行分析,供我国建立终身学习立交桥参考。

  二、工作为本学习及其在资历框架中的地位

  工作为本学习(Work-based Learning,简称 WBL)的定义很多,以下列举常用的三种。瑞琳(Raelin,1997)提出,工作为本学习是中学或者大学通过把系列课程与工作场所结合起来,有目的地让学生在学习中把理论知识和工作场所实践结合起来,认可显性与隐性的认识,从而创造一种新的学习范式的教育。

  另外,还有两种通俗易懂的定义:工作为本学习是一种教育策略,通过给学生提供真实的工作体验,让学生能在实践中应用学术知识,掌握职业技能和发展雇佣能力(Public School of North Carolina,2006)。工作为本学习是教育机构与企业或行业组织进行合作,结合学生职业目标和兴趣,获得工作体验的教学模式(Virginia Department of Education,2014)。

  在实施资历框架和学分互认的国家中,工作为本学习是终身教育体系的组成部分,属于资历框架中职业教育和继续教育系列。工作为本学习适合不同类型的群体,包括从中学生一直到在职成人,工作为本学习的资历级别涵盖本科以下、学士、硕士和博士级别(Lemanski,Mewis & Overton,2011)。例如,在英国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地区实施的工作为本学习,本科以下资历包括高等教育证书和高等教育文凭/基础学位两类(University of Derby,2016)。高等教育证书属于资历和学分框架级别的第四级。高等教育文凭和基础学位属于资历和学分框架的第五级(Accredited Qualifications,2012;Agency,2015),相当于我国的高职。英国资历和学分框架与工作为本学习学历的对接详见表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