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王华轲:政府与企业在培训中的角色定位研究
2017年06月28日 14:45 来源:《成人教育》 作者:王华轲 字号

内容摘要:政府与企业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中的角色定位不准确是当前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缺乏实效的主要原因。基于此,通过分析政府与企业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中角色定位现状及原因,明确政府与企业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中的角色定位,以期探寻落实政府与企业角色定位的措施。

关键词:新生代农民工;培训;政府主导;企业主体

作者简介:

    原题:政府与企业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中的角色定位研究

  作者简介:王华轲(1976-),男,山东临沂人,安徽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硕士,讲师,研究方向为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安徽 蚌埠 233030

  内容提要:政府与企业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中的角色定位不准确是当前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缺乏实效的主要原因。基于此,通过分析政府与企业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中角色定位现状及原因,明确政府与企业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中的角色定位,以期探寻落实政府与企业角色定位的措施。

  关 键 词:新生代农民工 培训 政府主导 企业主体

  基金项目:全国教育科学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手机移动学习在当前我国新生代民工培训中的应用研究”,课题批准号为GKA103010

  [中图分类号]G7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8794(2016)11-0009-05

  doi:10.3969/j.issn.1001-8794.2016.11.003

  一、政府与企业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中角色定位现状

  (一)新生代农民工培训必须以用工企业为承担主体

  依据发达国家职业教育的成功经验和人力资源管理的基本理论,企业必须成为职业培训的承担主体,用工企业必须成为当前我国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的承担主体。(1)依据职业生涯发展理论,新生代农民工职业准备阶段的教育培训需求(就业培训需求)应由政府、职业院校和培训机构来满足,这是满足其生存的培训;其进入组织后职业生涯几个阶段的教育培训需求应由用人企业来满足,这是满足其成长发展的培训;入职后的企业在职培训对于新生代农民工群体而言,时间跨度更大,对于绝大多数强烈渴望融入城市、渴望从事体面劳动、实现市民化的新生代农民工也更为重要。(2)依据舒尔茨的人力资本理论,企业在职培训是和学校教育同等重要的人力资本投资方式,是企业获取竞争优势、实现企业和员工“双赢”的有力武器。由于城乡二元分治体制的长期存在等原因,新生代农民工群体受教育程度有限。因此,就业后的企业在职培训对新生代农民工人力资本形成尤为重要,是其就业后完成人力资本积累的最重要的途径。(3)企业成为培训承担主体也是新生代农民工培训取得实效的关键。企业作为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主体对于新生代农民工技能的形成与提升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和无可比拟的优势。企业作为培训主体可以有针对性地克服当前我国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缺乏实效的困境。

  (二)政府与企业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中角色定位现状

  新生代农民工培训既关系国计民生,又主要是一种企业行为,必须在政府主导下以企业为承担主体。然而,长期以来,我国各级政府既处在主导地位上通过制定相关宏观政策与立法,为新生代农民工培训提供制度供给与经费投入,又作为培训工作的承担主体,具体组织与实施培训工作。作为新生代农民工就业前培训和就业后岗位培训双重直接受益者的用工企业,仅作为培训的被动参与者,并没有承担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主体的职责。在目前关于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的政策与法律法规中,企业培训都被界定在附属、补充地位,关于要求企业参与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的条文绝大多数都是原则性与号召性的,主要使用“充分发挥”、“鼓励”等字眼。绝大多数用工企业缺乏参与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的积极性,只提供“急用急训”式的培训,以应急式的安全教育和岗前培训为主;或者以新生代农民工过高的流动比率为借口,或者钻相关政策与法律不健全的空子,搭政府培训的便车,“只用不育”。政府与企业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中角色定位的错位,使得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的实际运作并未严格遵循培训与开发自身的流程、体系等基本规律,因而缺乏足够的培训实效。

  二、相关原因分析

  (一)城乡二元分治体制是造成新生代农民工培训困局的根源

  1.城乡二元分治体制是政府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中角色定位不准确的根源

  一方面,由于城乡二元分治体制的长期存在,新生代农民工群体仍然是当前我国社会中没有均衡地享受到经济发展福祉的弱势群体,他们面临技能提升、住所改善、落户城市、权益维护等突出问题,使得他们强烈渴望融入城市、渴望从事体面劳动的需求长期不能实现。对于这一弱势群体的保护和扶持,是“民生”政府的重要职责。另一方面,占农民工总体大多数的新生代农民工正逐步成为当前我国现代产业工人的主体、现代化建设的重要依靠力量和城市技能劳动者的主体。从国家统计局2011-2015年的统计数据看,我国农民工总量每年持续增长,但是农民工总量增速呈持续回落态势,反映出随着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峰值的到来,农村剩余劳动力供给也即将面临拐点。在急速老龄化、劳动年龄人口增速快速下滑、新生代农民工总量增速持续回落的态势下,在人力资源已成为经济与社会发展第一资源的时代背景下,正处于和陆续进入劳动黄金年龄的总量过亿的新生代农民工群体对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我国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显得弥足重要。

  因此,新生代农民工群体不仅是国家和政府保护和扶持的对象,更是国家和政府继续推进各项建设事业持续发展的重要依靠力量。新生代农民工培训是关系国计民生的事业,各级政府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工作中责任重大。然而,政府的这种责任很多时候被界定为“包办一切”,既是推动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的主导力量,也是承担主体。这也是作为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直接受益者的用工企业搭政府培训的便车、消极参与培训的一个重要原因。

  2.城乡二元分治体制是企业未成为新生代农民工培训承担主体的根源

  城乡二元体制下的户籍制度、教育制度、就业制度等造成了新生代农民工频繁流动于城乡之间、企业之间,流动比率远高于一般企业员工,使得培训频繁中断,流于重复化、表面化。很多企业经常以新生代农民工的高流动比率作为拒绝为其提供培训的借口,搭政府培训的便车,“只用不育”。

  这些制度也导致新生代农民工群体科学文化素质较低、目光短浅、缺乏培训投资意愿、群体收入较低、无力承担培训费用。如果由用工企业作为承担主体,为新生代农民工提供充裕的、能够完全满足其入职后人力资本积累需要的全部培训的成本,这对企业来说既不公平,也不具备可行性。因此,许多用工企业只提供以应急式的安全教育和岗前培训为主的“急用急训”,无法提供有利于新生代农民工长远发展的技能发展型培训。

  (二)企业缺乏成为培训承担主体的制度供给与经费保障

  1.缺乏专门的法律法规与政策的支持

  自改革开放以来,从多个关于“三农”问题的中央一号文件,到诸多涉及职业教育、农村教育的法律法规,尤其是2003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的《2003-2010年全国农民工培训规划》与国办发[2010]11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农民工培训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家和政府为农民工培训提供了重要的法律和政策支持。但是,当前诸多新生代农民工培训的相关政策和制度仍然存在着缺乏细化、操作性不强和执行不力等问题。尤为不利的是法制和政策建设滞后,缺乏专门解决新生代农民工培训问题的立法和政策。迄今为止我国还没有专门的企业培训法,没有专门的把企业作为新生代农民工培训承担主体的政策或法律法规,没有在经费保障与监督管理等方面建立起引导企业主动参与的配套机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