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终身教育在我国的独特涵义与研究趋势
2017年05月10日 13:44 来源:《教育研究》 作者:张妍 张彦通 字号

内容摘要:当前,终身教育在国际上呈现出发展定位生活化、学习需求实质化、组织方式弹性化、发展目标合作化、活动范围国际化、实践主体团体化、实现方式制度化等特点。

关键词:终身教育;传统文化;学习型社会;教育哲学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妍,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博士生;张彦通,国务院参事室业务司司长(北京 100091)

  内容提要:当前,终身教育在国际上呈现出发展定位生活化、学习需求实质化、组织方式弹性化、发展目标合作化、活动范围国际化、实践主体团体化、实现方式制度化等特点。基于历史与文化等因素的差异,终身教育在我国有其独特的涵义,一是倡导传统文化的人文精神,二是体现中国教育哲学精髓。实现终身教育并非简单的外力决定,而需进行中国特色的教育价值观和教育功能的扩展。为此,终身教育对我国教育改革与发展要作出合理的解释和价值判断,需要研究国外制定和衡量终身教育的标准,明晰终身教育的逻辑体系,把握终身教育的需求尺度,发掘终身教育的文化传统,关注农村终身教育的发展,开展终身德育研究。

  关 键 词:终身教育 传统文化 学习型社会 教育哲学

  随着以大数据为核心的新工业革命的兴起,现代社会正在转向以数字革命崛起为特征的知识型社会。这种转变正在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影响着人们的生产、生活和学习方式,人们开始意识到只有不断学习才能保持与社会动态的平衡。由此,终身教育成为当前社会改革的动力目标,也成为重要的国际教育理念之一。《教育规划纲要》提出,到2020年要“基本形成学习型社会,进入人力资源强国行列”。应该看到,由于与西方国家在空间和文化上的差异,终身教育在我国具有中华传统文化影响下的独特涵义。从现实来看,当前的终身教育理论似乎还不足以对促进我国教育改革作出合理的价值判断,以至于相关研究不得不依附于国外的理论和实践。本文尝试从本土化角度探讨终身教育,分析其在我国的独特涵义、发展规律和研究趋势,以期促进我国终身教育的发展。

  一、新时期终身教育的特点与发展趋势

  自1970年法国教育家朗格朗提出终身教育这一概念以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作为各国制定教育政策的主导思想,使其在世界各国教育理论和实践中得到广泛的应用和发展,成为世界教育发展的主导潮流。当前,在信息化和全球化影响下,新的学习时代已形成了全球参与和体验的大教育环境,终身教育不仅是顺应社会发展的需要,也是满足人类全面发展需要。因此,终身教育不再是“过去应用于成人教育的一个术语”[1],也不再是传统学校教育与继续教育的简单叠加,而是以终身教育理念为指导,具有与学校教育相通的内在的一致性和持续性,是促使教育机构及广大学习者学习的新教育体,最终实现各种教育类型和各类教育资源之间的相互衔接,满足全民终身学习需求。

  (一)终身教育发展的新特点

  终身教育既成为当前社会和个人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也日益呈现出新的发展特点。

  第一,在资源配置上,终身教育从教室走向生活,其重心从强调教育的供应向学习者的需求转变,使人们从“学习与生活的分离”走向了“学习与生活的统一”。第二,在教育目标上,终身教育从个体知识获得向分散式合作知识分享转移,开始注重如何消除全世界人们之间的距离,如何促进跨学科的终身教育合作,使人类在个体差异基础上意识到在同一地球相互依赖的客观必然性,为全球化终身学习打下基础。第三,在组织形式上,终身教育从科层固定管理走向弹性扁平制,在弹性化组织教育状态下,终身教育以非正式方式提供。第四,在实施载体上,终身教育从实体化向虚拟化转换,慕课(MOOC)的出现代表了技术与教育的深度融合,新的互联网发展使得产生知识、信息处理与沟通技术成为生产力来源,终身教育的发展在全球范围内迅速地更新了传统的模式[2]。第五,在教育功能上,终身教育将促进社会分工重新进行交叉和整合,包括教育各个方面、各项内容和各发展阶段以及各个关头之间的有机联系[3]。第六,在教育理念上,教育内涵将在新的体现终身教育理念哲学思想下发展,未来的教育将会越来越丰富。

  种种迹象表明,终身教育在新时期呈现出发展定位生活化、学习需求实质化、组织方式弹性化、发展目标合作化、活动范围国际化、实践主体团体化、实现方式制度化等特点,这表明终身教育发展正把各国带入学习型社会。新形势下的终身教育已延伸到了对人类体验的共同学习和生活环境中,实现了可扩展、可选择的大教育环境,它从便利学习的角度对各类资源统一考量,促使学习与工作紧密联系、教育与社会融为一体、个人与组织休戚相关。可见,新时期的终身教育对缓解教育机会均等起到了更好的推动作用。终身教育代表着一种更广泛的知识体系,为解决不同文化群体、地区之间的差异,打破时空和对象限制,为实现人类的教育生活化,生活教育化提供了有利前提。

  (二)国际终身教育的发展趋势

  从1970年《终身教育引论》到《终身教育的前景》再到2009年的《贝伦行动框架》,国际终身教育经历了从思想到行动的持续发展历程。“国家发展对专业人才的大量需求使得教育成为一项‘人的投资’,即教育在为国家繁荣提供物质基础”[4],“终身教育处在了社会的中心”[5]。合作化以及如何推动“学习型社会”形成等问题成为各国当前背景下践行终身教育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纵观各国的终身教育,由于各国国情的不同,也使得终身教育价值取向有所不同,如美国的市场化导向、德国的民主化导向、英国的科技化导向、瑞典的福利型导向等。由此可见,满足多样化需求是国际终身教育的逻辑起点和诉求。终身教育的实践基础是在以教育公平理论指导下的“自然”民主化路径。此外,国外“金字塔型”教育结构对终身教育发展具有很好的适应性。显然,国外终身教育体现了终身教育决定因素主要包括社会发展、公众期待、教育体制对其的适应、市场影响等。显然,终身教育发展的基础和条件是西方经济和大众物质消费已获得基本满足,精神产品处于急剧上升使得教育消费处于先导地位,并表现出人们对教育进行选择的高度自主性。在这种情况下,朗格朗的终身教育主张适应了国际终身教育实际和需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