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工作场所学习的理论基础研究
2017年04月10日 11:23 来源:《职教论坛》 作者:白滨 字号

内容摘要:工作场所学习是一个典型的跨学科研究领域,涉及教育学、心理学、经济学、管理学等范畴,在成人教育、企业培训、组织发展、人力资源开发等领域都产生了丰富的研究成果。

关键词:工作场所学习;实践认识论;学习理论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白滨(1977- ),男,河北抚宁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讲师,博士,研究方向为工作场所学习、成人学习与心理、企业培训,E-Learning。

  内容提要:工作场所学习是一个典型的跨学科研究领域,涉及教育学、心理学、经济学、管理学等范畴,在成人教育、企业培训、组织发展、人力资源开发等领域都产生了丰富的研究成果。随之而来的是各领域研究者对工作场所学习的概念、内涵及理论基础的认识千差万别,不利于在同一话语体系内进行学术交流和研究成果共享。本研究吸收了不同领域学者的观点,试图从认识论、知识观和学习理论的视角建立一个工作场所学习研究的理论框架,在工作场所学习理论建设方面做出一定的探索。

  关 键 词:工作场所学习 实践认识论 学习理论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高等学校分类管理的国际比较研究”(编号:13JJD880002),主持人:高益民。

  中图分类号:G71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7518(2016)18-0023-05

  学习是发生于生命有机体的任何导向持久性行为和能力改变的过程,而且,这些过程的发生并不单纯由于生理性成熟或衰老机制的原因[1]。随着终身学习理念的传播,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学习并不只是在学校内部发生,也不仅是年轻一代的专利。学习可能也应该在人生的任何阶段、任何场所以任何方式发生,并伴随人一生的发展始终。由于大部分成年人每天1/3的时间都在工作场所,大量的学习发生在与工作的直接联系中,对于在职成人来讲,这种学习比起制度化教育中的学习,对他们来说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因此,对工作场所学习的研究逐渐引起了越来越多研究者的关注。

  工作场所学习是一个典型的跨学科研究领域,教育学、心理学、经济学、管理学等领域均有涉及,在成人教育、企业培训、组织发展、人力资源开发等不同领域都有丰富的研究成果。正是由于这种跨学科、跨领域的特性,不同研究背后的理论来源、研究范式和研究取向大相径庭,研究者们对工作场所学习研究的范畴、类别、对象和问题的理解也不尽相同。本文力图在工作场所学习的理论基础方面做出一定的探索,为工作场所学习的理论与实践研究打下基础。

  一、工作场所学习的概念与特点

  对工作场所学习的研究维度和视角很多,目前尚未有一个统一的定义。本文吸收了不同学者的观点,将工作场所学习定义为:工作场所学习是发生在工作环境中,以个人职业成长和组织发展为目标,以实践为取向,通过实际工作获取相关知识、习得工作技能、发展职业能力、促进组织成长的过程。

  学校是培养人的机构,而工作场所则是真实的生产和服务部门。工作场所的总体目标是生产商品和服务,并不是生产学习[2]。这是工作场所学习与学校学习最大的不同。从这个逻辑起点出发,工作场所学习表现出很多其自身固有的特征。

  从工作场所学习的时空维度分析,工作场所学习发生在“工作实践场”[3],是人们从事生产或生活工作的时间和空间、情境以及人们的一系列实践活动,包括从事获取报酬的职业活动的场所,从事志愿活动或其他非正式工作活动的场所甚至家庭[4]。

  从工作场所学习的内容维度分析,工作场所学习的内容强调以实践为取向。很多研究者倾向于将工作场所学习的内容聚焦在获取工作知识、习得工作技能[5],或改进绩效,使员工获得职业发展[6]等方面。在工作中学会工作,进而提升职业能力,促进职业生涯的发展是工作场所学习的重要内容。

  从工作场所学习方式的维度分析,工作场所学习整合了工作中的正式学习、工作中的非正规学习和非正式学习三种不同的学习方式[7]。这些学习是基于实践的且是参与性的,学习嵌入在行动之中,通过活动进行交互、分享信息、发展各种要素(包括人、工具、设施设备和材料等)之间的关系[8]。

  从工作场所学习的研究维度分析,有两个方面引起了学者们的特别关注。首先是研究人们如何通过学习解决工作中的问题,鼓励人们采用学习的方式解决技术难题、文化偏见与歧视乃至消除组织困境。其次,工作场所学习的研究还着重关注特定群体的社会融入问题。一些边缘群体和弱势阶层如年长的工人、新移民、残疾人和低收入工人的学习需求引发了很多研究者的关注,人们希望通过工作场所学习的研究帮助他们掌握必备的工作技能,融入社会,获得体面的收入和生活[9]。

  二、工作场所学习的认识论基础

  学校是人类进行自觉的教育活动,传递社会知识文化,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为一定社会培养所需人才的机构[10]。学校教育的特点是为学生的未来做准备,而工作场所则有很大的不同,工作场所的总体目标是生产商品和提供服务。学生在工作场所学习的内容是直接面向工作的,工作的内容是商品生产或顾客服务。因此,工作场所学习是实践指向的,工作场所学习要求学生通过工作来学会工作,从而促进综合实践能力的发展。

  马克思主义认为实践是人类改造世界的社会历史活动,实践是联系思维与存在、物质与精神、主观与客观的纽带,是两者相互转化的中介[11]。杜威认为实践是作为有机体的人凭借身体,使用器械工具而进行与环境的相互作用,是个体的生活经验[12]。如果说学校高等教育的认识论基础是科学认识论[13],那么工作场所学习的认识论基础则是实践认识论。

  唐纳德·舍恩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的“行动中反映”的实践认识论,强调实践者主观能动性的重要作用,重点关注于实践者与情境之间的双向互动。由于实践者在工作过程中会不断地遇到独特的、不确定性的工作情境,在这样的情境下,实践者通过行动中反映与情境之间不断进行的对话和反思[14]。

  无论是初等教育、中等教育还是高等教育,学校教育的环境相对单一,除了教师、学生、教学内容和学习环境之外,其他因素对学习的过程产生的影响较小。然而,工作场所学习却迥然不同,学习者在工作场所中,需要面对的是实践情境,这些实践情境具有不稳定性、无秩序性和不确定性。实践者面临的问题不是彼此互相独立的,而是一个动荡情境,它是一个由不断变化且相互作用的问题所构成的复杂系统。而实践情境中的这种复杂性、不确定性、不稳定性、独特性和价值冲突的特点不符合科技理性的模式[15],因此也无法用科学认识论的逻辑检验工作场所学习的成果。

  学校教育特别是大学追求的是专业化和高深学问,其特点之一就是在一个越来越窄的领域做越来越深入的研究。以航空领域为例,航空工程专业的博士们感兴趣的研究问题是研究两种不同的固体燃料点火延迟时间的差异及背后复杂的原因这样专业而精深的问题,这样的问题对于基础科学很重要,但会限定在一个较为狭窄的领域[16]。

  而在实践领域中的情况却完全不同,航母辽宁舰歼-15舰载机的飞行员们关心的问题则是如何能够在航母上安全起降。航母平台是一个活动基座,在海浪的作用下会不时出现纵向和横向的摇摆,飞行员要时刻根据航母平台的动态灵活地调整飞机轨迹和姿态。这是一种不断变化的、不确定性的工作情境。它不仅需要掌控飞行状态、舰船变化、天气、海浪、风速等跨领域的综合问题解决能力,而且还需要极强的心理素质来应对各种可能的突发情况。

  因此,工作场所学习的目标并不指向纯粹的知识性内容,而是更倾向于基于实践的、综合的实际问题解决能力。换句话说,就是要在实践认识论的指导下,在工作中学会如何工作。这既是工作场所学习的出发点,也是其归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