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比较教育学
美国教育软实力提升的路径选择及启示
2020年07月27日 10:32 来源:《教育科学》2020年第3期 作者:肖凤翔 张荣 字号
2020年07月27日 10:32
来源:《教育科学》2020年第3期 作者:肖凤翔 张荣
关键词:教育软实力;爱国主义教育;全面性教育发展战略;教育国际化

内容摘要:美国教育软实力的实施路径启示我国在提升软实力的进程中,要注重民族传统文化的薪火相传、国家顶层设计的改革创新、人才培养经费的精准投放和推行教育国际化的多元与融合。

关键词:教育软实力;爱国主义教育;全面性教育发展战略;教育国际化

作者简介:

  摘 要:美国在当今世界霸主地位的确立和维护,依靠的不仅是强大的军事和经济硬实力,还有教育软实力的改革与推行。基于时代价值、内生动力和文化战略等维度,美国把发展教育作为提升软实力的重点,对内通过爱国主义教育塑造文化价值观,对外构建全面性教育发展战略和推进教育国际化深度融合来实现了美国软实力的提升。美国教育软实力的实施路径启示我国在提升软实力的进程中,要注重民族传统文化的薪火相传、国家顶层设计的改革创新、人才培养经费的精准投放和推行教育国际化的多元与融合。

  作者简介:肖凤翔,天津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职业技术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职业技术教育学、教育经济与管理研究;张荣,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生,黔西南民族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主要从事职业技术教育学研究。

  基金项目: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攻关项目“现代职业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研究”(项目编号:14JZD045)

  二战以后,美国凭借强大的军事和经济等“硬实力”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但随着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的革新与深化,世界各国之间的竞争发生“实力性质的变换”,“不只要以传统的政治压力和武力方法来解决,同时在很大程度上变成了一场争夺人心的战争”。在此背景下,美国很快意识到仅仅依靠军事和经济等“硬实力”在国家综合实力竞争中难以独占鳌头。为此,美国主动调整战略、积极应对挑战,把发展教育作为提升软实力的重点,试图通过教育软实力来进一步增强国家综合实力和巩固世界霸主地位。

  一、美国教育软实力的理性选择

  “软实力”(softpower)概念最早由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S. Nye,Jr)于1990年在其出版的学术专著中提出,意指“一个国家的文化、政治观念等意识形态的吸引力,这个国家通过这些吸引力而非强制(如军事、经济上的压力)或收买(如财政帮扶、物质援助)等方式来达到自己目的或效应能力”。美国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CCGA)和韩国东亚研究院(EAI)联合发布的《2008年亚洲软实力》报告认为,软实力主要包含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和外交五个领域,而“最基础的仍是教育”。美国基于时代价值、内生动力和文化战略等维度,认为教育软实力是提升国家综合实力、实现其全球文化霸权的理性选择。

  (一)基于时代价值嬗变的应然选择

  20世纪初,美国发展成为第一实力强国,“硬实力”特别是军事实力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完全可以按照现实主义弱肉强食的原则瓜分世界,甚至美国国会大部分议员都倾向于积极分得战争的战利品”,但此时国际竞争和较量已由激烈军事冲突为特征的“热战”变为“冷战”,世界从“硬实力时代”转向“软实力时代”。这样的时代背景,使美国认识到,仅仅依靠“硬实力”来保持世界霸主地位并不是明智选择。“美国不能为了保持在世界上的地位而维持自己的硬实力,还要积极推广价值和文化观念。”与“硬实力”的命令胁迫诱导相比,软实力是“议程设置吸引同化”,可以“通过让他人信服并且愿意追随着你,并将思想和行动与你的规则和制度保持一致”。美国需要利用软实力来继续领导世界,并有意识地选择了软实力领域中“最基础”的教育,把发展教育作为提升软实力的战略重点。这既是对于时代发展趋势的有力回应,更是美国为了从适应时代价值变化到引领时代价值的有力实践。“如果我们教会苏联的年轻人唱我们的歌曲并随之舞蹈,那么我们迟早将教会他们按照我们所需要他们所采取的方式思考问题。”美国通过教育软实力来进行文化传播、文化辐射甚至文化渗透,更好地契合时代价值的不断嬗变。

  (二)基于内生动力困境的实然选择

  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创制了一系列政治经济国际制度,这些制度不仅成为其他国家争先效仿和推崇的模板,同时在客观上也有利于美国霸权地位的稳定。然而,随着世界各国文化的不断交流碰撞,经济领域市场自由化带来的物质文化极端盛行,使得美国各个阶层更多地被利益关系纽带化。在国际上,美国多次为了自身眼前利益而采取单边主义行动,比如布雷顿森林体系规定美元与黄金挂钩,但在经济滞胀时期又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等,这些行为让美国的国际信誉受损,加之在军事和政治领域苏联与美国激烈竞争,在电子技术、机电等领域西欧尤其是日本与美国激烈竞争,美国的霸主地位岌岌可危。在国内,经济停滞、通货膨胀以及种族、失业、能源、社会安全等危机不断困扰着美国,国民生产总值占世界生产总值的比例不断下降,国会内部两党之争、党派内部之间的矛盾层出不穷,国内民众对美国政治制度和价值的认同逐年下降。据美国《大西洋月刊》调查数据显示,1958年有73%的美国民众认为“联邦政府做的是正确的事情”,但到了1994年只有15%的民众持这样的观点。面对国内外的挑战,美国出现了发展中的自身恐慌,这种恐慌根源在于自我内生发展动力的不足,“优势思维”陷阱让向来具有霸主地位的美国不得不进行反思。这一情境迫使美国开始重视教育软实力,倒逼自身从价值观念到价值体系上利用以爱国主义教育为内核的软实力教育来增强民众凝聚力,重塑美式民族主义和美国认同观念;在国内危机和发展困境上力图通过制定实施全面性的教育文化战略来解决科技竞争发力、生产率相对低下等问题;在国际关系上采取向外传播本国文化价值观、推行教育国际化、吸纳外国留学生等手段,试图从内部和外部动摇、颠覆、破坏其他国家的核心文化和文化认同,“无须军事和经济等硬实力就吸引其他国家尾随其后”。

  (三)基于文化战略驱动的必然选择

  作为一种无形的力量,软实力想要真正发挥潜在资源的吸引力,并对他人产生效用和影响,必须通过教育这个载体。因为教育之于文化是整个国家价值观念和价值体系得以传承、延续和发展的认知基础与实施路径,所以教育除了培养人才外,还具有培育和传承文化的使命,“任何一个民族国家文化要获得有效传承,即有效继承、保护和传播,都需要内部传递与外部传输,而内部传递与外部传输都要依赖于教育系统”。教育与文化之间具有相辅相成的关系,人类通过教育来获得文化,文化的传播又反过来促进教育的进步与发展。对于美国而言,只有当自己国家的价值观、文化制度和政策等被其他国家所接受、认同并且整合到他们国家的思想体系之中,那么这个国家的软实力就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这对于提升其文化认知力、体制吸纳力和制度整合力提供了极大战略支撑。美国深刻意识到教育软实力与其世界霸主地位的追求相匹配,认为教育不仅能够重振美国人的希望,而且还重建着他们的家园,帮助美国走上了富强之路并巩固着美国的世界地位。美国把发展教育作为提升国家软实力的重点,充分说明美国企图依靠教育软实力来重塑世界霸主地位的信心和决心,希望“通过教育来促进文化的传播与发展,并让这种文化被更多的民族所接受和认可,从而形成对其他国家和民族的一种吸引力”,以期实施文化霸权,实现自己“文化帝国主义”的梦想。

作者简介

姓名:肖凤翔 张荣 工作单位:天津大学

课题:

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攻关项目“现代职业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研究”(项目编号:14JZD045)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