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比较教育学
人类命运共同体视域下全球胜任力教育的价值取向与实践路径
2020年07月23日 09:37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20年7期 作者:徐辉 陈琴 字号
关键词: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胜任力;价值取向;实践路径

内容摘要:深化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建设全球胜任力本土框架;重视区域共同体建设与教育合作,创造跨国交流机会;提升教师全球胜任力教育,开设全球胜任力多元课程;提供多元文化环境,扩大全球胜任力实践机会,是推动构建全球胜任力的主要途径。

关键词: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胜任力;价值取向;实践路径

作者简介:

  摘要: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生存价值观、社会价值观、政治价值观等共同价值引领全球胜任力教育,克服全球治理失衡、国际产物与本土文化的冲突、内在动力与外在环境的制约是全球胜任力教育的核心。研究认为,深化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建设全球胜任力本土框架;重视区域共同体建设与教育合作,创造跨国交流机会;提升教师全球胜任力教育,开设全球胜任力多元课程;提供多元文化环境,扩大全球胜任力实践机会,是推动构建全球胜任力的主要途径。

  关键词: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胜任力;价值取向;实践路径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十三五”规划2019年度教育学重点项目“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视域下国际教育援助理论与我国教育援助策略研究”阶段性成果(课题批准号:ADA190016)

  作者简介:徐辉,男,西南大学教育学部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陈琴,女,西南大学教育学部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教育作为全球的共同利益需回应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要求,习近平主席在致首届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开学典礼的贺信中也提到:“各国青年应该通过教育树立世界眼光,增强合作意识,共同开创人类社会美好未来。”[1]以“全球胜任力”的培养作为教育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回应,有高度内在契合性,全球胜任力的教育应该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价值取向和实践路径坐标。

  一、全球胜任力内涵与教育理念

  智能经济时代正在改变全球生活,也改变着全球年轻人的文化价值观。在全球化的趋势下,培养学生的全球胜任力(Global Competence)越来越成为各国的共识。

  (一)全球胜任力的内涵

  全球胜任力目前还未有统一的概念界定,但各国都将其作为21世纪技能的重要构成部分,也有学者将其翻译成“全球素养”,关于全球胜任力的概念界定目前主要有三要素论和四要素论。[2]

  1.三要素论

  三要素论认为全球胜任力主要包括知识与理解能力、技能和态度三个维度。亨特(Bill Hunter)、乔治( George P. White)、盖伦(Galen C. Godbey)在2003年为了促进对全球公民和全球胜任力有关价值进行讨论,通过德尔菲法制定了调查问卷对133名大学代表进行调查,并发表了研究论文《具备全球胜任力意味着什么?》(What Does It Mean to Be Globally Competent?)。这篇论文将全球胜任力从知识、技能和态度三个维度来展开。[3]2016年7月,清华大学启动实施《清华大学全球战略》,在《清华大学全球战略》中指出全球胜任力内涵丰富,基本要素包括在全球背景下的国际视野、跨文化认知及对自我文化再认知、世界历史和现状知识、外语能力、社会情感能力及领导力等,进而提出全球胜任力是指“在国际与多元文化环境中有效学习、工作和与人相处的能力”,主要涉及认知层面、人际层面与个人层面三个维度。其中,认知层面包括两大素养:世界文化与全球议题、语言素养;人际层面包括两大素养:开放与尊重、沟通与协作;个人层面包括两大素养:自觉与自信、道德与责任。 [4]

  2.四要素论

  四要素论认为全球胜任力可从认识层面、行为层面、思想层面、价值层面几个维度来探讨。2012年1月,美国发布报告《为了全球胜任力的教育:为青年人参与世界做好准备》(Educating for Global Competence, Preparing Our Youth to Engage the World)。报告提出,培养学生对世界的感性认识和好奇心是全球胜任力的重点之一,要引导他们以学科性和跨学科性的知识来认识理解世界,并提出全球胜任力的概念框架涉及探索世界、认识多元视角、沟通思想和采取行动四个维度。[5]2016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以下简称“OECD”)发布《面向包容世界的全球胜任力》(Global Competence for Inclusive World) ,将全球胜任力定义为:“全球胜任力是多层面能力,具备全球胜任力的人可以检查审视当地、全球及跨文化的问题,理解和欣赏不同的世界观,能与他人尊重性展开互动,并采取适宜的行动,实现可持续性发展和人类集体福祉。”[6]这个概念四个维度的基石要素是知识、技能、态度和价值。

  不管是三要素还是四要素的全球胜任力概念框架,目前关于全球胜任力概念的界定均凸显了本国或本民族的利益。但OECD在《PISA2018全球胜任力框架》(PISA 2018 Global Competence Framework)的测试维度提出“为集体福祉和可持续发展采取行动”,超越了其他个人或者国家所提出的全球胜任力视角,站在了全人类主体角度。正如习近平主席指出的,“今天的世界是各国共同组成的命运共同体,教育应该顺此大势”[7]。因此,全球胜任力理念制定是否从人类主体出发,也成为与人类命运共同体契合的关键点。基于OECD的测试维度,我们可以认为全球胜任力的基点应该是从全球环境出发,在知识、技能、情感、价值几个层面全方位培养受教育者的能力。

  (二)全球胜任力教育理念

  全球胜任力已成为各国的教育发展目标,呈现出共同的特点,形成了全球胜任力教育的共同理念。

  1.国际性与交流性 

  全球胜任力的国际性和交流性是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的共识。美国是一个非常重视学生全球胜任力培养的国家,在1988年和1998年发布了两份报告,分别是《为全球胜任力而教》(Educating for Global Competence)和《为全球胜任力而教:美国未来的通行证》(Educating for Global Competence:American's Passport to the Future)。2012年11月,美国联邦教育部继续发布了《国际教育、国际参与和全球成功》(Succeeding Globally through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nd Engagement)。这份报告强调:“全球胜任力是所有人必备的技能,要为所有学生提供世界一流的教育,培养学生的全球能力,借鉴其他国家的经验教训,加强和其他国家的互动。”[8] 报告提出关注国际性是为了让学生未来可以获得更好的经济竞争力和就业机会,为了迎接全球挑战和满足国家安全与外交的需要。因为全球胜任力教育的最直接体现就是要关注国际性,促进与其他国家人员的交流。2017年12月12日,OECD启动“让我们的青年为更美好的世界做好准备:经合组织PISA全球胜任力框架”项目,并将此作为PISA2018全球胜任力评估的基础。这次测试结果体现了全球胜任力教育的国际概况,也成为各国促进全球胜任力教育交流的重要范本。

  2.跨文化性与包容性

  全球胜任力教育体现出的另一个共同理念是跨文化性和包容性。英国、瑞典、印度等国相继开发了全球胜任力课程,以此促进课程的跨文化性与包容性。例如,英国国际发展部(the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在2010年通过“全球伙伴学校计划”( the Global Partnership Schools Program)将英国学校与非洲、亚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的学校联系起来,把全球发展问题纳入正式课程,探讨全球文化、全球发展。[9]瑞典斯德哥尔摩教育管理局开发了“全球公民计划”(the Global Citizen Program),旨在让学生、教师和学校领导了解对瑞典未来发展至关重要的国家,认为与中国和印度的学校建立合作关系,可以让学生为未来的实际需求做好准备[10] ,积极促进学生的跨文化能力与文化互鉴包容能力。印度“学校教育全国课程框架”(National Curriculum Framework for School Education)将国际教育嵌入学校现有科目,要求学校课程在促进国家认同和统一的同时,也要“提高促进国家间和平与理解之必要性的认识,以促进全人类的繁荣”[11]。

  3.可持续性与和平性

  全球胜任力教育还旨在促进世界可持续和平发展。正如哈佛大学官网首页所言:“我们培养学生的全球胜任力,是为了让世界更进步。”[12]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在2002年的《马斯特里赫特全球教育宣言》(Maastricht Global Education Declaration)中提出全球教育框架,指出全球教育是“为所有人创造一个更加公正、公平和人权的世界,包括可持续发展教育、人权教育、和平教育、跨文化教育、全球公民教育”[13]。我国公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要“培养大批具有国际视野、通晓国际规则、能够参与国际事务和国际竞争的国际化人才”[14]。2015年《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也提出:“全面提升学生的综合素质、国际视野、科学精神和创业意识、创业能力。”[15]我国是坚持和平发展的国家,坚持和平发展道路是我国对外交流坚定不移的政策。这里提到的国际教育、全球教育都是为了培养学生能胜任世界的需要,促进世界和平稳定发展所需的能力。从各国的重视程度,我们可以看到,进行全球胜任力教育的必要性是为了促进整个世界的和平与可持续发展。

作者简介

姓名:徐辉 陈琴 工作单位:西南大学教育学部

课题: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十三五”规划2019年度教育学重点项目“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视域下国际教育援助理论与我国教育援助策略研究”阶段性成果(课题批准号:ADA190016)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