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比较教育学
法国大学组织变革研究
2019年02月28日 10:54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18年第8期 作者:刘敏 王丽媛 字号
关键词:法国大学;新公共管理;教育全球化;大学组织变革;大学合并

内容摘要:全球化的未来并不明朗,大学在追求国际能见度的同时,更应该回归高等教育的本质,并更多地承担国家责任。

关键词:法国大学;新公共管理;教育全球化;大学组织变革;大学合并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敏,女,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副教授;王丽媛,女,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硕士研究生。北京 100875

  内容提要:由于历史原因,法国大学治理模式具有中央集权和学术团体“双重集权”的特点。20世纪80年代末,新公共管理改革深刻影响了法国高等教育的行政和组织模式,新的预算组织法、大学自治法、大学合并等政策及措施都进一步加强了校长责任制、绩效、质量等理念,削弱了传统上的学科组织逻辑。虽然法国大学变革的趋势在全球化背景下也受到同质性的质疑,但穆斯兰等学者的结论仍是支持本土化模式的探索与建构。全球化的未来并不明朗,大学在追求国际能见度的同时,更应该回归高等教育的本质,并更多地承担国家责任。

  关 键 词:法国大学 新公共管理 教育全球化 大学组织变革 大学合并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十二五”规划教育学一般项目“现代大学治理模式的国际比较研究”(批准号:BDA130023)课题成果。

  中图分类号:G649.3/56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667(2018)08-0086-05

  大学一直是组织社会学家研究的一个重要对象。中世纪大学起源于法国,其最早确立的大学理念深刻地影响了现代大学的发展。19世纪初,拿破仑建立“帝国大学”,确定了法国中央集权的行政管理模式,从组织的角度上讲,大学已经被消解,只剩下“学院共和国”。[1]1968年,《高等教育方向指导法》(“富尔法”)重新确立了大学自治、参与和多学科的组织原则,法国才走上了现代高等教育的发展之路。法兰西组织学派代表人米歇尔·克罗齐耶(Michel Crozier)曾指出,产生于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组织社会学理论并不能对法国的社会现状作出说明,法国社会学界需要一种新的组织理论,在高等教育组织研究领域,克罗齐耶的弟子克里斯蒂娜·穆斯兰(Christine Musselin)无疑是欧洲范式的代表。本文从20世纪末期穆斯兰建构的法国大学组织特点出发,论述了高等教育国际化和新公共管理对于法国大学组织发展造成的影响,总结了法国大学近些年呈现的新的发展特征和趋势。

  一、法国大学的组织特点

  穆斯兰在《寻找大学:法、德两国大学的比较研究》(En quête d'universités:étude comparée des universités en France et en RFA)(1989)、《法、德两国大学的正式化组织结构及其整合能力》(Structures formelles et capacités d'intégration dans les universités  et allemandes)(1990)等一系列成果中细致考察了法国大学的内部组织模型和外部治理关系。与克罗齐耶相比,穆斯兰的视角更偏向于组织内部的行动,也更关注组织内的个体。

  教师—研究人员是法国大学组织内最核心的个体,但学术工作个体化的特征使得大学教师之间的相互依赖性很弱,各自划分科研领域的意愿又强化了这一特征。[2]弱的人际关系又造成教研单位内部四分五裂,形成了以自我为中心的小团体,每个小团体内部又展现出可能进一步被分化的倾向。传统遗留下来的法国大学的学术自由,为组织内部的教师—研究人员独立寻求各类支持提供了可能,特别是这些个体可以从外部(国家机关、地方行政区域、研究机构、基金会和企业)争取到资金和合法性的支持。当然,大学组织的存在离不开内部的行动者,因为行动者是唯一的系统支撑者,是唯一能赋予系统生命,并且能让系统发生变化的要素。[3]所以,教师—研究人员之间疏离分裂,亚组织各自维持张力,大学与教师—研究人员之间若即若离又唇齿相依,成为法国大学的隐性组织文化。

  穆斯兰认为,大学亚组织的规模和数量在不同学校内部各不相同,但无论如何,以教研活动为中心的小型教学及科研单位都处于法国大学的中心位置,集中了同一学科或专业的教师和研究人员。因此,从理论上讲,教学及科研单位就是法国大学最基层的组织单位,但事实上,这些单位内部又产生了无数个正式或非正式的小群体组织。这些小群体组织不存在强有力的功能性依赖关系,却形成一种有效分离,即教师和研究人员能够以其身处的组织为屏障,减少与其他学部、院系或实验室成员的合作。[4]在这里,不同的小群体组织几乎扮演了一样的角色,即把不同的学科进一步分化,使得学科知识朝着更加专门化的方向发展。同时,小群体组织在学科之间还建立起了难以打破的壁垒,这些壁垒反过来又恰好成为学者们维护自身独立性的保护屏障。

  通过对德国大学和法国大学的组织特征比较可以看出,德国大学的自治程度高于法国的大学,德国大学教师的归属感和组织忠实度也更强。[5]可以从两国教师聘用制度为例来说明这种差异。

  在法国,由于历史原因,大学内部基层单位的权力很大,专业性也很强;在教师聘用过程中,专家教授的话语权有着绝对影响力;决策程序往往只是形式,对于大学组织的整合作用非常小;上层机构也不会反复认真研讨提议,基层组织的建议就是决议。高度的专业化赋予了法国大学教学与科研单位极大的权力,大学领导层能够发挥的余地很小。但是,法国大学各个基层单位之间的关系比较松散。法国大学决策机构在选举时往往充满着政治冲突,只不过在平时运行过程中显得一团和气,机构内部成员的到场和维护各自利益远远胜于他们在参与集体决策过程时所做出的努力。[6]

作者简介

姓名:刘敏 王丽媛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

课题:

国家社科基金“十二五”规划教育学一般项目“现代大学治理模式的国际比较研究”(批准号:BDA130023)课题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