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比较教育学
世界比较教育二百年回眸与前瞻
2019年02月26日 11:26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2018年第7期 作者:胡瑞 刘宝存 字号
关键词:比较教育;研究范式;国际教育;发展教育

内容摘要:站在新百年起点上的比较教育将持续关注“国际教育”和“发展教育”研究,促进多元化研究方法的综合与平衡,推动符合时代特征的范式选择,服务国家及区域宏观发展战略需求。

关键词:比较教育;研究范式;国际教育;发展教育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胡瑞,女,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博士后研究人员。北京 100875;华中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刘宝存,男,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875

  内容提要:自1817年朱利安的著作问世以来,比较教育已经走过了200年的发展历程。参照库恩的范式理论,比较教育的发展经历了未形成研究范式的“前科学”阶段、形成相对稳定研究范式的“常规科学”阶段,现在正经历着研究范式动摇的“科学革命”阶段,同时孕育着走向新的研究范式的“新常规科学”。站在新百年起点上的比较教育将持续关注“国际教育”和“发展教育”研究,促进多元化研究方法的综合与平衡,推动符合时代特征的范式选择,服务国家及区域宏观发展战略需求。

  关 键 词:比较教育 研究范式 国际教育 发展教育

  中图分类号:G40-059.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667(2018)07-0078-09

  1817年,法国教育家朱利安(Marc Antoine Jullien)发表了《比较教育的研究计划和初步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赋予了比较教育的合法性与学科身份的独立性。2017年,比较教育迎来了学科创立两百年的历史性时刻。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比较教育两百年来的发展历程?如何理解站在新百年起点上比较教育的发展趋势?这是比较教育工作者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学界传统上将比较教育的发展历程划分为四个阶段:“史前时代”“借鉴时代”“因素分析时代”和“社会科学方法时代”,人们通过对不同阶段特殊性的分析与解读来认识比较教育学科的历史进程、基本规律与未来趋势。然而,传统划分方法存在着局限性,主要表现为“史前时代”和“借鉴时代”是依据时序逻辑展开的划分,而“因素分析时代”和“社会科学方法时代”则是按照学科的方法论体系展开的划分,这无疑导致了人们对于学科发展规律以及不同发展阶段边界认识的模糊性。

  著名的历史主义科学哲学家托马斯·库恩(Thomas S.Kuhn)基于对科学史的深入考察与分析,提出了独特的范式理论,不仅深入阐述了科学发展的规律,而且将科学中受传统约束的常规科学活动和科学史中非积累的革命阶段包含在范式理论当中。库恩将科学发展进程确定为“前科学”(pre-science)、“常规科学”(normal science)、“科学革命”(scientific revolution)和“新常规科学”(new normal science)四个阶段,且每个阶段包含了学科范式的不同发展特点。[1]科学由“常规科学”阶段向“新常规科学”阶段发展的进程中往往通过“科学革命”过程引发范式动摇,从而推动范式革新(见图1)。其中,范式革新主要表现为学科领域内的研究群体认同的基本假设、理论依据和研究方法上的变化。[2]库恩的范式理论为我们审视比较教育学科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图1 库恩的科学发展图示

  资料来源:[英]蔡汀·沙达.库恩与科学战[M].金吾伦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6.

  本文参照库恩的范式理论,以“前科学”阶段为逻辑起点探索比较教育的发展历程,不仅回顾了“常规科学”阶段、“科学革命”阶段的研究领域、研究方法和理论体系等关键性问题,而且分析了比较教育在目前所处的“科学革命”阶段所面临的各种挑战和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展望未来比较教育学科的发展趋势。

  一、确立“前科学”阶段的比较教育发展

  比较教育在“前科学”阶段之前经历了学科发展的序曲——“史前”发展阶段。在世界史当中,不难发现有很多关于跨地区和跨文化学习的早期记载。人们出于对别国社会生活的兴趣或好奇心,通过旅行的方式去考察其他国家,并以见闻的方式记录与传播,其中包含了访问国的教育状况,这一时期又被称为“旅行者见闻”(taveler's tails)阶段。

  1808年,法国学者巴塞(César-Auguste Basset)发表了《对国外教育和教学的不同模式考察结果的利用》,系统比较了欧洲普通教育中的共性问题,提出法国大学教师应将出国访问及教育信息收集作为一项重要职责。[3]随后,18世纪末19世纪初,德国伯克托尔(Leopold Berchtold)发表了论文《爱国旅游者调查研究》,提出教育应被视为人类及整个社会幸福或痛苦的源泉,应当引起旅行者的持续关注。[4]巴塞和伯克托尔对于教育问题的阐释为朱利安比较教育思想的形成与发展提供了成长土壤。

  朱利安及其著作的出现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意见》的发表标志着比较教育学科的诞生。依据库恩的范式理论,比较教育自1817年到1900年的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前科学”阶段。“前科学”阶段恰逢欧洲民族国家工业的良性发展时期,各国为了本国的繁荣逐步重视发展教育、提高国民素质以及培养人才。[5]这一特定历史时期,以朱利安为代表的早期比较教育学者,开始研究别国教育,借鉴别国经验。朱利安曾写道,“任何一位精明而见博广闻的政治家,都会从其他国家的发展和繁荣中发现繁荣自己国家的一种途径”[6]。当时,欧洲许多国家的政府已经开始关心教育的改革和进步,然而,他们对教育的了解不够,因而有必要“指出一个满足这一需要的最可靠、最有效和最迅捷的方法”,这便成为了朱利安撰写《意见》的根本目的之所在。[7]《意见》的第一部分简要阐述了建立和研究比较教育的必要性及其发展设想,第二部分则是比较教育研究的调查表格,《意见》奠定了比较教育学科发展的基础。[8]

作者简介

姓名:胡瑞 刘宝存 工作单位:北京师范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