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比较教育学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倡
2019年01月07日 14:31 来源:《外国教育研究》 作者:杨宇 张德伟 字号
关键词:中国特色;比较教育学;比较教育理论;比较教育发展道路

内容摘要:提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指明了中国比较教育学的发展道路,明确了中国特色比较教育学的突出特色所在,引领了中国特色比较教育理论的创建,应答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体系”实践的现实要求。

关键词:中国特色;比较教育学;比较教育理论;比较教育发展道路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杨宇,东北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博士生。长春 130117;张德伟,海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教育学博士。海口 571158

  内容提要:自20世纪80年代初起,有关学者开始提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这一提倡历经30多年,不断持续发展,期间可分为初步倡导期、深入发展期和新发展时期三个阶段。学者们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倡大体有四种情况:(1)直接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倡;(2)后辈学者对滕大春、王承绪、朱勃、顾明远、吴文侃、杨汉清、梁忠义等老一辈比较教育学家倡导和践行“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揭示;(3)对中国学者提出的四种代表性中国特色比较教育理论的认定;(4)对“创建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派”的提倡。提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指明了中国比较教育学的发展道路,明确了中国特色比较教育学的突出特色所在,引领了中国特色比较教育理论的创建,应答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体系”实践的现实要求。

  关 键 词:中国特色 比较教育学 比较教育理论 比较教育发展道路

  [中图分类号]G40-059.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7469(2018)06-0003-26

  2017年是法国比较教育学家、被誉为“比较教育学之父”的马克—安托尼·朱利安(Marc-Antoine Jullien)出版《关于比较教育的工作纲要和初步意见》200周年。在此之际,笔者在重温《关于比较教育的工作纲要和初步意见》这个伟大文献之余,感觉应该写点什么以示纪念。笔者首先想到的是讨论一下“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问题。新中国比较教育学的全面恢复和开展正常的教学、科研等活动有近40年的历史了。“文革”结束后,中国的比较教育学伴随着教育领域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教育现代化建设的推进,取得了空前的发展。在此进程中,“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倡,表现出当代中国比较教育学人以高度的主体性的学科意识和理论自觉为中国的比较教育学找到了发展方向、发展道路和奋斗目标,为我国的比较教育学科建设和理论建设实践提供了应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

  现有的文献资料告诉我们:学者们旗帜鲜明地提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始于1983年。福建师范大学的吴自强在《抚州师专学报》1983年第2期上发表《试论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比较教育学》一文;另外,在1983年7月21日~27日“全国比较教育研究会第四次学术年会”召开之际,原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现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邹进向大会提交了《比较教育研究的方法论初探》一文,大会主席张天恩在闭幕词中提出争取在十年左右的时间内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科体系,这些论文、发言的发表可能是我国比较教育学界最早提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标志性事件。这样看来,在时间节点上,我国学者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倡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此后,这项工作一直绵延不绝,直到今天。

  通览我国学者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倡状况,大体有以下四种情况比较显著:第一种是直接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倡;第二种是后辈学者对滕大春、王承绪、朱勃、顾明远、吴文侃、杨汉清、梁忠义等老一辈比较教育学家倡导和践行“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揭示;第三种是有关学者对几种有代表性的中国特色比较教育理论的认定;第四种是最近有关学者对“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派”的提倡。

  虽然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学者们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倡是一个客观事实,“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也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字眼,但是目前在我国比较教育学界,对它为什么被提倡、是怎样被提倡的、提倡的结果如何、其提倡有何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尚未发现有专门的梳理和分析。所以,本文主要采用文献研究法,在对提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演变历程和主要理论主张、观点进行梳理的基础上,探讨提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

  一、提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演变历程

  如上所述,在我国比较教育学界,有关学者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倡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自此以来的30多年间,学者们的这一倡导从未间断。笔者依据中国社会转型、教育改革发展、比较教育学科建设实际,将这30多年的“提倡”历史分为三个阶段,即:(1)20世纪80年代初至90年代初的初步倡导期;(2)20世纪90年代初至21世纪初的深入发展期;(3)21世纪初至今的新发展时期。下面对各个时期提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社会变革和教育改革背景以及“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倡情况分别加以阐述。

  (一)初步倡导期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倡

  根据现有的文献资料可以判断:“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初步倡导期的始点是1983年。其终点是下一个阶段(“深入发展期”)的开始之际,可以以1991年或1993年为界。

  这一时期提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社会变革、教育改革的背景是:1976年10月,中共中央粉碎“四人帮”,结束了持续10年的“文化大革命”,不久又否定了“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路线;1978年12月,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重大战略调整,决定全党工作的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并且将“改革开放”确定为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1982年9月,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邓小平同志致开幕词,提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伟大方针;1983年9月,邓小平为北京景山学校题词:“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这“三个面向”后来被确定为新时期教育领域的战略方针和发展方向;1985年5月,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随之教育领域掀起了一场改革热潮,其目标是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使教育更好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

  在上述重大社会变革、教育改革的背景下,中国的比较教育学得以恢复和重建,当时建设一个什么样的比较教育学科、怎样建设这个学科就摆在了外国教育或比较教育学者们的面前。当此之际,邓小平提出的“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以及教育的“三个面向”理论,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的提出产生了重要的指引作用。

  具体一点说,粉碎“四人帮”、“文革”结束后,中国的各项事业百废待兴。那么,怎样推进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邓小平在十二大开幕词中给出的答案是:“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无论是革命还是建设,都要注意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但是,照抄照搬别国经验、别国模式,从来不能得到成功。这方面我们有过不少教训。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1]这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的正式提出,也是对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发展道路的正确选择。

  从比较教育学的角度讲,1983年9月,邓小平提出的教育的“三个面向”理论,特别是教育要“面向世界”理论,以及1985年5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提出教育体制改革要“注意借鉴国外发展教育事业的正反两方面的经验”,尤其要注意发达国家的有关经验的方针,给比较教育研究指明了方向。在推行对外开放政策的形势下,在比较教育学刚刚得到恢复和走上重建的背景下,面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和教育的对外开放对比较教育学提出的明确要求,又面对中国的比较教育学面临着资本主义国家的比较教育学和社会主义国家(如苏联)的比较教育学这两种不同发展模式的现实,当时的比较教育学人开始寻找中国比较教育学科建设的发展方向和发展道路,值此之际,“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比较教育学”理论的提出是这种“寻找”所取得的重要成果。

作者简介

姓名:杨宇 张德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