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比较教育学
西方分布式教育领导研究的新进展
2017年01月29日 08:46 来源:《比较教育研究》 作者:罗建河 甘丽娇 字号

内容摘要:分布式领导的概念自提出以来便备受关注,关于分布式领导各方面的研究日益增加,近年更是取得了一系列的新进展

关键词:分布式领导;共同体;多元方法论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罗建河,甘丽娇,南昌大学教育学院,江西南昌 330031 罗建河,男,南昌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教育学博士;甘丽娇,女,南昌大学教育学院硕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分布式领导的概念自提出以来便备受关注,关于分布式领导各方面的研究日益增加,近年更是取得了一系列的新进展,主要表现为:在理论上,为理解分布式领导提供了一种情境化的视角,并提炼出分布式领导的组织要素;在研究方法上,从领导本体论与研究方法的关联性出发,提出了研究分布式领导的多元方法论;在实践上,更是开发出了一套帮助机构实施分布式领导的工具,即行动自我实现的反思性工具。

  关 键 词:分布式领导 共同体 多元方法论

  标题注释:江西省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西方分布式教育领导理论的新进展及其中国化研究”(JY1612)的研究成果之一。

  中图分类号:G5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7667(2016)05-0099-07

  近年,国内学者对西方分布式领导(distributed leadership,简称DL)做了大量的介绍,让分布式领导成为教育管理研究者们耳熟能详的一种领导概念。分布式领导在理论、实践和研究方法上的内在困境一直是其发展的动力。新近,分布式领导在理论、实践和研究方法上又获得了一些新的进展。

  一、情境化的分布式领导概念:领导共同体

  自分布式领导的概念被正式提出之后,其定义就一直是多种多样的,有规范性的定义,也有描述性的定义。过于多样化的定义造成了理论上的困惑,即“分布式领导”与其他领导概念的区别究竟是什么?戈隆(Gronn)认为分布式领导提供了一种全新的“分析单元”,通过这种分析单元可以将“领导”理解为一种整体性的、协同性的行为,而不是个体行为的简单叠加(“数量性行为”);这种协同行为包括3种形式:“自发性协作”、“直观性工作关系”和“制度化实践”。在这个基础上,形成了戈隆的“领导架构”理论。戈隆认为,分布式领导“更应该被理解为一种动态的、自然发生的现象,而不是一种固定不变的现象”。[1]随后,有学者进一步指出,在探讨和研究分布式领导时,还需要认识组织内的社会、政治和权力关系。这意味着有必要在组织背景和文化中去理解分布式领导。[2]斯皮兰和戴蒙德(Spillane and Diamond)亦指出,分布式领导是领导者、追随者和组织情境之间的复杂函数关系,而不仅仅是领导者和追随者之间的简单个体或二元关系。[3]从上述对分布式领导的经典定义可以看到,分布式领导的核心是“情境化的领导实践”,这与传统领导理论关注个体领导者的一般行动或特征存在根本性的区别。那么,如何实现分布式领导概念的情境化呢?

  事实上,最近已经有很多学者强调发展情境化的领导概念。在从分布式和情境化视角来研究“领导”的方法论上也取得了一些进展,如“领导者时刻”(leaderful moment,即在任务的某个时刻这个人是领导者,而另一个时刻,另一个人是领导者)概念的提出。[4]与此同时,一种流动性的领导观也正在形成,如有学者提出了一种“动态授权”(dynamic delegation)的观点。[5]此外,在组织理论早期出现的一些“组织伦理”、“共同利益”等概念也重新复苏,要求在分布式领导中得到表达。西英格兰大学的加雷思·爱德华(Gareth Edwards)教授认为,上述所有对分布式领导的思考和诉求都可以在“共同体”的概念中得到合适的表达;[6]此刻可以将分布式领导视为一个“领导共同体”,共同体中的每个成员都是可能的领导者,都可以在某个任务中、某个时刻下成为共同体的领导者。而且,共同体概念的一些要素能够很好地帮助人们从情境化的视角去理解分布式领导,这些要素包括象征意义、归属感、集体感、个人主义、价值观和道德观、语言、方言和言说、界限和友谊(见表1)。

  二、多样化的分布式领导研究方法:多元本体论的启示

  克兰菲尔德大学的迪克兰教授(Declan Fitzsimons 2011)等人认为,研究领导的方法与领导的本体论是紧密联系的。[7]分布式领导的研究可以划分为两类:一是教育部门类的研究;二是基于团队的研究。这两类研究的形成源于前者认为分布式领导仅存在于教育机构这种以专业知识为基础的组织中,后者认为分布式领导是一种团队领导;即两种研究体系的差异源于分布式领导的本体论的差异。基于团队的领导,其研究都试图通过问卷调查的方式测量“作为整体的群体”的影响力,测量团队层面的领导行为,测量垂直领导和分布式领导对于组织绩效的相对重要性。而关于学校分布式领导研究的范式基本上是以斯皮兰在西北大学开发的概念模型为基础,研究目的是理论范式的发展,具体方法是让个体以不同的方式谈论和思考领导,并为领导行为的改进提供实用的工具。这两大类分布式领导的研究体例在本体论、认识论和研究议程上缺乏必要的一致性和凝聚性,从而导致一些重要的问题缺乏必要的清晰度,如分布式领导是描述性的,还是规范性的?是由自上而下演化的,还是自下而上进化的?结果是分布式领导的概念并没有给教育机构提供多少实质性的帮助,仅仅是充当了一个修辞装置,以塑造成员对于“认同、参与和影响”的感受。

  迪克兰等人认为,领导理论的研究方法或认识论是与领导的本体论相关联的;现实中存在着四种分布式领导的本体论,即实体(entity)视角的领导本体论、结构(structural)视角的领导本体论、过程(processual)视角的领导本体论和系统(systemic)视角的领导本体论(见表2)。在这个基础上,研究者提出了四种研究分布式领导的方法。[8]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