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汪波 王雄军:精准扶贫的实践逻辑与理论创新
2018年11月29日 13:14 来源:《行政管理改革》 作者:汪波 王雄军 字号
关键词:精准扶贫;贫困户;区块链;形成;贫困人口;物质脱贫;福利;产业扶贫;扶贫模式;精神脱贫

内容摘要:[摘要]精准扶贫正由物质脱贫观转向三位一体脱贫观,即物质脱贫—能力脱贫—精神脱贫的有机统一。这五种路径不仅是扶贫政策执行的路径,其背后更蕴含着平等哲学的重新定义:由单纯追求物质脱贫转向能力脱贫,进而发展至精神脱贫,最终形成三位一体脱贫,即物质脱贫—能力脱贫—精神脱贫的有机统一。三、数字时代精准扶贫的优化随着精准扶贫实践的深入发展,精准扶贫逐渐由物质救济式扶贫转向能力救济式扶贫,最终导向精神救济式扶贫。中国当前精准扶贫正从单纯的物质脱贫观转向三位一体脱贫观,即物质脱贫—能力脱贫—精神脱贫的有机统一,并借助于互联网、大数据与区块链技术,不断优化数字扶贫的方式与路径。

关键词:精准扶贫;贫困户;区块链;形成;贫困人口;物质脱贫;福利;产业扶贫;扶贫模式;精神脱贫

作者简介:

  [摘  要]     精准扶贫正由物质脱贫观转向三位一体脱贫观,即物质脱贫—能力脱贫—精神脱贫的有机统一。物质—福利转化率不仅依赖于贫困户自身能力,更依赖于社会化大生产的强力组织。精神富裕成为物质—福利转化率的倍增器。数字技术正全方位渗入精准扶贫流程,催化着三元扶贫形态加速演进。区块链扶贫系统利用区块链不可篡改属性,形成数据分布式存储—数据溯源—智能闭环的扶贫区块链。

  [关键词]     精准扶贫;物质—福利转化率;精神脱贫;区块链扶贫

  [中图分类号] D63                                      [文献标识码] A

  中国共产党在新时代背景下确立了两个百年的宏伟发展目标,在此目标结构中,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构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节点,而贫困人口脱贫构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没有农村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不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1]在习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顶层设计与强有力的决心下,为实现2020年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的目标,中国扶贫模式正由粗放扶贫转向精细化管理,由政府扶贫转向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企业、群众全民共商共建共享的治理结构,变“输血”为“造血”,由前期扶贫转入最后攻坚阶段。这一战略判断逐渐形成一场国家动员型反贫困运动。行百里者半九十,如何打通扶贫攻坚的最后一公里?这就需要对当前精准扶贫进行调研、评估与思考,分析其发展内在逻辑与潜在风险,并进一步完善优化。

  一、精准扶贫:实践、评估与理论思考

  (一)中国特色扶贫实践:物质脱贫—能力脱贫—精神脱贫三位一体

  中国精准扶贫实践形成了脉络清晰的实施结构,政策实施过程形成了一系列政策术语:六精准、五个一批、四个坚持、两不愁。政策体系核心无疑是精准扶贫的方式与路径。当前精准扶贫的脱贫方案主要包括五种路径:生产脱贫、易地扶贫搬迁、生态补偿脱贫、教育脱贫、社会保障兜底。这五种路径不仅是扶贫政策执行的路径,其背后更蕴含着平等哲学的重新定义:由单纯追求物质脱贫转向能力脱贫,进而发展至精神脱贫,最终形成三位一体脱贫,即物质脱贫—能力脱贫—精神脱贫的有机统一。

  在现代市场经济环境中,物质—福利转化率不仅依赖于贫困户自身劳动能力,更依赖于资本与权力的社会化大生产的强力组织。只有当两者结合在一起时,贫困人口物质—福利转化率才能得到显著提升。现代化生产是组织化大生产,而不再是小农经济的以家庭为单位的小生产。资本与权力成为社会化大生产与贫困人口之间的两种组织桥梁,这两种组织桥梁相互配合,各具特色。

  从政府主导的扶贫路径来看,形成一系列模式,例如,河北省平泉市的产业扶贫的“三零”模式、山东省菏泽市的“扶贫车间”模式、江西省大余县的“生态+乡村旅游”扶贫模式、陕西省平利县的社区工厂扶贫模式、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兰县的特色品牌扶贫模式。在政府支持下,一些贫困地区发展形成了一系列特色农业。例如,山西省吉县的苹果产业、右玉县的森林生态产业,河北省平泉县的食用菌产业皆已成为脱贫致富的主导产业。

  从企业来看,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基于资本优势,将产业链延伸对接到每一个贫困户,形成一系列模式,例如,汉能集团的“薄膜发电+光伏扶贫”合作模式、腾讯集团的连接信息的“为村”模式、中国人寿的“一村一室一员”保险扶贫模式、京东集团的“互联网+扶贫”模式、碧桂园集团的教育扶贫模式。

  (二)习近平精准脱贫论述:三形态连续体

  精准扶贫形成了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企业、群众共商、共建、共享的治理结构,并为世界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中国经验与中国路径。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署长海伦•克拉克认为: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将人民从贫困中脱离了出来。[2]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实现减贫七亿多人,这充分体现出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3]

  习总书记精准脱贫论述在实践中形成科学的理论脉落,集中体现为三形态连续体。

  1.物质救济型脱贫。它以物质救济为核心价值,以产业脱贫、易地搬迁扶贫、生态补偿脱贫为主要政策,短期可形成显著绩效。在物质脱贫的基础上,精准扶贫的实践逻辑体现出物质脱贫转向能力脱贫的发展趋向,即变“输血”为“造血”,强化贫困人口的生产能力,使贫困人口能持续地将物质转化为福利与幸福。

  2.能力救济型脱贫。它以能力救济为核心价值,以政府主导型产业扶贫与企业主导型产业扶贫为实施政策,政策持续力强。能力救济型脱贫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阿马蒂亚•森的能力平等观。但是,中国精准扶贫实践又不局限于能力平等观,而是在实践中进一步发展了阿马蒂亚•森的“能力平等观”,将能力平等丰富发展至“精神富裕”。

  3.精神救济型脱贫。它是扶贫的最高形态,以精神救济为核心价值,以教育脱贫与数字扶贫为主要政策,旨在形成自我驱动式脱贫。“要想从根本上消除贫困,离不开教育。要将发展教育摆在优先位置,加大教育投入,不断提升贫困地区人力资源开发水平,增强贫困人口自我发展能力。”[4]

  这三种形态在扶贫空间中共存,在实施中互相协同,在发展中动态演进。三种形态构成连续共同体,其重心不断演进,从低价值向高价值演进发展。最底层价值为基本物质脱贫,中层价值为能力脱贫,最高层价值为精神脱贫。在保障最底层价值的前提下,扶贫不断由低层向高层递进发展,最终实现自我驱动型脱贫,从而体现新型扶贫思维。

作者简介

姓名:汪波 王雄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