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要闻 >> 编辑推荐
王悠然:内外因共同催生欧美反移民潮
2019年01月28日 17: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悠然 字号
关键词:移民;接收;难民;美国;叙利亚;人口;欧盟;欧洲;经济增长;危机

内容摘要:她在书中考察了席卷全球移民接收国家的民族主义和本土主义热潮、对外来移民的常见抱怨、移民群体的人口学特征以及驱动移民的经济和政策环境。她认为,助燃反移民情绪的是接收国接纳、吸收、管理移民的意愿,而非移民的数量或涌入速度,目前提出的反移民措施可能会引起不良后果,也无法阻止潜在移民。然而,移民依然成为当今世界最具分裂性的问题之一,外来移民提供了低成本或高质量的人力资源,也激发了接收国民众在经济、政治、社会层面上的担忧——移民可能会抢占本地劳动者的就业岗位、威胁接收国文化传统和国家认同、使接收国更多地暴露于恐怖主义与犯罪活动的风险之下。

关键词:移民;接收;难民;美国;叙利亚;人口;欧盟;欧洲;经济增长;危机

作者简介:

  近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哥伦比亚大学社会政策教授尼拉·考沙尔(Neeraj Kaushal)的新书《谴责移民:民族主义与国际运动经济学》(Blaming Immigrants: Nationalism and the Economics of Global Movement)。她在书中考察了席卷全球移民接收国家的民族主义和本土主义热潮、对外来移民的常见抱怨、移民群体的人口学特征以及驱动移民的经济和政策环境。她认为,助燃反移民情绪的是接收国接纳、吸收、管理移民的意愿,而非移民的数量或涌入速度,目前提出的反移民措施可能会引起不良后果,也无法阻止潜在移民。

  国际移民人数缓慢增长

  考沙尔首先谈到,“国际移民”在人们脑海中常常是一股需要控制的“巨浪”,但事实上近25年国际移民增多与全球人口增长趋势大体一致,过去100多年国际移民人数增长过程也较为缓慢。1900—2015年,生活在非出生国家的人口数量一直保持在全球人口总数的3%左右。然而,移民依然成为当今世界最具分裂性的问题之一,外来移民提供了低成本或高质量的人力资源,也激发了接收国民众在经济、政治、社会层面上的担忧——移民可能会抢占本地劳动者的就业岗位、威胁接收国文化传统和国家认同、使接收国更多地暴露于恐怖主义与犯罪活动的风险之下。

  考沙尔对本报记者说,最近半个世纪,国际移民增加不是因为移民输出国遭遇了比以往更严重的经济或政治危机,迫使国民外流。相反,中国、印度等一些输出国这一时期经济高速增长,中等收入群体规模显著扩大,有更多人能够承担迁移成本;同时,德国、加拿大、美国等主要接收国放宽了移民政策。全球范围内,许多国家减少了国际旅行限制,刺激了人口跨国流动。例如,许多国家之间实行了免签政策,落地签证、简化程序的电子签证也进一步普及。实际上,大部分国际移民是经由合法途径入境的,经过了较严格的审批流程,偷渡、强行穿越边境等非法入境行为并不占主流。

  移民易引发国家不安全感认同

  考沙尔将反移民情绪在欧美国家升温归因于七个因素:文化与国家认同、工业化国家经济增长放缓、工业化国家经济不平等加深、人口与社会变化、对政府和自由主义精英阶层的信心流失、难民危机、国际恐怖主义加剧。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16年的一项调查结果表明,72%的匈牙利人和66%的波兰人对来自伊斯兰国家的移民持负面看法,然而伊斯兰教徒在这两个国家总人口中占比均不足0.1%。2011—2016年欧盟接收了超100万叙利亚难民,占总人口的0.2%;土耳其接收了近270万叙利亚难民,占总人口的3.5%。从绝对数量和相对比例来看,土耳其接收的叙利亚难民都多于欧盟,但这股难民流在欧盟激起的反移民浪潮更高。即使是在2016年初叙利亚难民危机高峰期,仍有73%的土耳其人表示接收叙利亚难民是一个人道主义使命,而奥地利、德国、希腊等欧盟国家的极右翼政党将叙利亚难民视为“洪水猛兽”,这种差异的一个可能成因是土耳其与叙利亚在历史和宗教方面有更多共同点。

  从人口构成上看,同质化程度较高的社群对移民的不适感更强烈,有限的公共资源被外来者“瓜分”、日常生活中外来者的存在感增强令他们感觉不安。另外,传统上的移民城市或国家在制度、设施、文化方面已具备一定基础,例如美国纽约或加拿大,较新的移民目的地则缺乏大规模接收新移民的能力和经验,例如美国内陆州或波兰。

  传统接收国经济社会优势减弱

  21世纪以来,工业化国家经济增长缓慢,但新兴经济体蓬勃发展,这种对比令发达国家公民格外担心就业岗位包括一些高薪岗位被移民占领。1990—2016年,新兴经济体企业在“《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占比从5%升至26%;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前10年工业化国家外包给新兴经济体的主要是低质量重复性工作岗位,2010年后跨国企业在新兴经济体也设置了高技能部门,在新兴经济体中出现了一批全球领先的科技公司。英国《经济学人》杂志2018年发表的《数字优势的战役:美国科技霸主地位受到中国挑战》一文提出,“美国设计,中国组装”的时代已经结束,中国在超级计算机、人工智能、卫星导航、第五代移动通信网络(5G)、在线支付等领域已展现出强劲竞争力。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预计,美国在人口、教育、平等、全球化、能源和环境、居民家庭负债和财政赤字六个方面的停滞,可能导致未来美国经济年增长率进一步下降。欧洲的经济状况更不乐观,许多欧洲国家劳动年龄人口增长微弱甚至萎缩,2010年前后的“大衰退”(Great Recession)对欧洲冲击更大,其复苏速度也比美国慢。

  发达国家经济增长乏力的同时,收入和财富不平等问题愈发严重。在美国,1993—2015年家庭平均真实收入增长了25.7%,富裕程度排名前1%的家庭,收入增长了94.5%,其余99%的家庭收入仅增长14.3%。2007—2008年金融危机及随后的“大衰退”、少数极富人群与普通劳动者之间的财富分化、2011年开始升级的欧洲难民危机打击了欧美国家公民对政府和精英阶层的信心,致使民众对政府确保经济繁荣、管控移民流,甚至是提供教育、医疗、安全等基本公共服务的意愿和能力感到失望。

  移民相关的安全威胁常被放大

  据联合国难民署统计,2011—2016年全球难民人数从1520万增至2250万,增幅高达48%,前三大难民来源国是叙利亚、阿富汗、南苏丹。大量难民来自陷于内战的国家,这些国家的内战为国际恐怖主义提供了温床且许多内战参与者对西方国家抱有敌视态度,“大衰退”袭来不久后欧洲又爆发难民危机,这几点因素结合起来令难民接收国公民惧怕难民中出现恐怖分子或难民会带来催生恐怖分子的文化思想。

  在很多人看来,接收移民会使自己的国家更易遭受恐怖主义和犯罪活动的侵袭,美国芝加哥大学全国民意研究中心(NORC)的调查显示,75%的美国人认为外来移民拉高了接收国犯罪率,但事实并非如此。根据非营利组织美国移民学会(American Immigration Council)2015年发布的一项研究,1990—2013年,出生于其他国家的人在美国人口中占比从7.9%升至13.1%,美国暴力犯罪率降低48%,财产犯罪率降低41%。在1980年、1990年、2000年的调查中,本土出生的美国人监禁率是移民的2—5倍。还有一系列采用不同方法的研究表明,移民比美国本土出生的人更少参与暴力或非暴力反社会行为,更少成为“高风险”青少年中的惯犯。但是,身份特殊性造成涉及移民的个别案件会被大肆渲染,造就“移民犯罪率高”的舆论。同样,即使一次恐怖袭击事件与移民、难民无关,由于其输出国恐怖主义盛行,公众很容易将移民与恐怖主义联系起来。确实涉及移民或其子女的恐怖主义袭击(如2015年美国加州圣贝纳迪诺枪击案、2016年比利时布鲁塞尔爆炸案)和犯罪事件(如德国科隆2015—2016年跨年夜性侵案)则成为欧美极右翼政党反移民的理由,这些事件发生后支持移民的政治力量被削弱。

  (本报华盛顿1月26日电)

作者简介

姓名:王悠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